凌茵慕答应下来,拿起自己准备的药箱,这药箱还是邓院判送给自己的,跟太医院太医的药箱大同小异,外表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内容嘛,单是自己的那套黄金打造的手术器具就值不少银子,不过凌茵慕希望这黄金器具已后可以为凌茵慕带来更多的收益。

  镜花和水月留在寝殿中等候,却不忘让凌茵慕披上一件厚厚的披风,叮嘱凌茵慕不要碰凉水,这二个姑娘还真是贴心呢!

  走出殿外,凌茵慕才发现外面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宫殿的房顶和地上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积雪,一行人走过留下一排排零乱的脚印。

  凌茵慕的寝殿离太医院还有一段距离,这一路上足够凌茵慕从荀公公那里知道事情的原委。当然这其中免不了汉武帝对荀公公暗示:让凌茵慕了解这其中的情况。

  原来是飞将军李广为了磨砺自己的儿子李敢,便让李敢进了军中卫大将军主要管辖的营部,一来卫大将军颇受皇上赏识,跟着有前途的将领自己的前程也指日可待,二来卫大将军的营部是皇上重点培养的对象,在这里机会也多。前段时间霍去病领皇命从卫大将军的军中挑选自己中意的军士,组建一支八百骑的骑兵队伍。飞将军李广的儿子虽有些顽劣,但资质确是极好,且李敢对霍去病也算不打不相识,有了在曾经“天一香”的“接触”,二人在军中也相互较量着。可霍去病却处处胜李敢一头,李敢虽然不服气,却也有大将风范,英雄惜英雄,心里对霍去病则由之前的厌恶转变为敬佩,但二人武功和谋略上的较量可从来没有少过。霍去病倒也乐见其成,身边有一个对手也可以时时提醒自己积极进取,后来霍去病询问李敢是否愿意当他骑兵队伍的副官,李敢直接答应了……

  本来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却不想在练兵的过程中李敢却被一个兵士的弓箭误伤,若是平常的弓箭根本伤不了李敢。可这个兵士弓箭精准,且擅长三箭齐发,又在这寒冬腊月的,兵士们手连刀剑都有些拿不稳,这个兵士发箭的时候正好有另一个士兵不知详情的从靶前经过,作为副官的李敢见状忙快步向前救了那从靶前经过的士兵,可眼见三箭向自己齐发过来,李敢只能避开自己的要害,却不想一支箭从左臂轻擦而过,而另两支都射中他的左腿。

  既然太医院众太医都无从下手,这箭伤应该很棘手了。听到荀公公的叙述,凌茵慕对李敢的为人倒是有些改观,看来曾经认为的那个只会欺负弱者的玩劣公子,这份舍己救人的壮举倒着实让人敬佩。

  “哎,以前也时常有兵士们在误伤的情况,可都没这次严重。”荀公公自顾自的叹息着。

  可不知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以前也时常有兵士们误伤的情况吗?”凌茵慕反问道。她记得当时女扮男装在军营的时候可没见过几个误伤的事件。

  “这天寒地冻的,兵士们的手都多少有些皲裂,可又不能停止练兵,误伤自然多些。”荀公公解释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凌茵慕边走边想着,或许自己也可以为这汉朝的军士们做些贡献。

  说着话,不知不觉中便到了太医院殿外,门口守卫的太监远远的见到荀公公带着凌茵慕向这边走来,忙进去禀告。

  皇上则早就等候在太医院,一来是想告诉飞将军自己对老将军的重视,二来如果凌茵慕医治不好,有皇上在,飞将军李广也不好太责怪,三来皇上非常好奇邓院判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这凌茵慕能解决吗?

  太医院的窗子早已挑开,在太医院殿内便可看到荀公公带着凌茵慕缓缓走来,淡蓝色的披风在大雪纷飞中显得格外飘逸,莲步轻移,快而优雅,淡定清冷,让凌茵慕周身环绕着一种仙子的灵动……

  殿内众人除了担心自己儿子伤势的李广,皆被眼前的情景看的痴了。

  最)新章节Z上(酷-匠/q网$

  卫青大将军和霍去病作为李敢的上级,对于此事当然有责任留在这守着。卫青大将军统领三军,且伤的又是飞将军李广的儿子,所以基本上所有将领们都来了。霍去病倒是不怀疑凌茵慕的医术,但他心里仍忍不住担心,一个不好,凌茵慕就会惹祸上身。

  期间皇上劝走了许多将领回去,这治病又不是人多就有办法解决的。这样一来太医院才空旷了些许,要不然凌茵慕来了也没法施展开来。赵信跟随在卫青将军身旁,对救了自己一命的凌茵慕还会医术倒是颇感好奇,有机会可以见示一下当然不会离去。

  杨岭身为皇上的御前统领,皇上都在这,他当然也要在这里,顺便看一眼凌茵慕也是好的,只是不知道凌茵慕能否解决这个事情,最好不要牵连上凌茵慕就好。

  东方朔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好奇,他的徒儿可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这太医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东方朔倒是想看看凌茵慕如何解决,本来他都准备离宫了,可一听这事,忙又上赶着跑来了。

  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空档,凌茵慕已来到太医院殿门口,殿内武将征战沙场的气势扑面而来,凌茵慕不禁驻足。现代世界的急救室也没这么强烈的气势啊,看来在古代看病还真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

  凌茵慕悄悄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扫了一眼殿内的众人,正准备一一行礼,皇上则第一个反应过来,“不必多礼,凌茵慕快进来看看李敢是否还有救治的办法。”

  凌茵慕也不扭捏,轻轻一福“民女谢过陛下。”说着便走进太医院殿内。

  飞将军李广,一听凌茵慕来了,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擦了擦鬓角的泪,忙向凌茵慕鞠躬一礼,哀求道:“凌茵慕姑娘,麻烦你帮犬子看看,能否有救。”完全没有战场上的英勇洒脱,眼眸中尽是一个父亲害怕失去自己儿子的担忧。看来疾病面前人人平等这话真是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