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例假”凌茵慕看到镜花仍一副疑惑的样子,不由得解释道:“就,就是女子每月会来的那个……”

  “姑娘是说葵水吧!”镜花利索的说道。

  “对,对,就是葵水!”凌茵慕都忘记了这月信在古代叫葵水。接着红着脸问道:“我来葵水了,这个,要怎么办?”

  “这是好事啊,说明姑娘长大成人了!”说着看了看躺在塌上一动不动的凌茵慕,再看看凌茵慕红润的俏脸,顿时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声的说道:“姑娘等会,奴婢给你拿东西垫着!”说道便跑出去了。

  不到一刻钟,镜花过来拿了一个包裹,一个床单,还有一套干净衣服。凌茵慕不由感叹:这镜花真是个聪明贴心的丫头,以后谁娶了她可真是有福了!

  “姑娘,将这个垫上吧”镜花说着将包裹打开,里面一堆长方形的小布包,小布包四角都有绳子应该是用来系在身上的,小布包里面鼓鼓的,凌茵慕仔细摸了摸,里面装的应该类似于碎棉布、棉花之类的。

  看着凌茵慕拿着小布包看得仔细,镜花忙上前告诉凌茵慕这是什么做的怎么用,跟凌茵慕想的相差无几。

  凌茵慕到屏风后面将衣服换好,收拾妥当出来后,镜花已经将床单换好,将床单包裹着凌茵慕被血污了的衣服一起抱了出去,还端了热水过来给凌茵慕梳洗。

  镜花边帮凌茵慕梳头边嘱托,“姑娘这几日可不能沾凉水,多休息,一会奴婢炖点汤过来给姑娘喝。”

  “嗯,好,谢谢你了”凌茵慕真诚的说道。

  “这都是奴婢该做的,姑娘莫要跟奴婢生分了。”镜花笑着说道。

  凌茵慕在镜中打量着身后的这个给自己梳发的女子,她眉清目秀,举止细致又优雅,看着比一般的大家闺秀还亭亭玉立,倒是个可人儿。“镜花,你可有喜爱的男子?”

  镜花拿梳子的手不由得抖了抖,脸上染起了一丝红晕,低头害羞的说道:“姑娘说这话莫不是嫌弃奴婢了?”

  “没有,你和水月都很好。我只是想着你们若是有喜欢的男子,我可以跟皇后娘娘说说,让你跟那个男子好好在一起过日子。难道你们要一辈子呆在这宫中?”凌茵慕缓缓说道。

  镜花想起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杨岭,张了张口又止住了,恐怕他并不希望自己陪在他身边吧,若是让皇后娘娘作主跟他在一起了也是难为他,而且现在自己和他都在宫中,只要偶尔见一面自己都心满意足了。“劳姑娘费心了,奴婢想着一辈子守着姑娘就好!”

  “一辈子守着我?这不太可能吧!”况且凌茵慕自己都在准备想办法离开呢。“我看你常常做好吃的给杨大哥送去,还以为你心仪的人是他呢?”哪个女子会没事经常做好吃的给一个男子吃?难道不是喜欢他?

  “奴婢,奴婢不敢心仪杨统领,只是他曾经帮奴婢解过围,奴婢看他平日值勤辛苦……”镜花越说声音越小。

  凌茵慕已然明白了七八分,看来是镜花对杨岭有意,而杨岭可能还不知吧。算了,这感情之事还是要看二人如何发展,自己就且看且帮忙吧!思及此,凌茵慕不由得笑了笑!

  “姑娘就不要取笑奴婢了”镜花看到凌茵慕的笑,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好,好,我不笑了,快准备些吃的吧,我有些饿了。”凌茵慕摸了摸空空的肚子说道。

  “嗯,奴婢这就去准备”镜花说着跑了出去。

  吃饱了之后坐了片刻凌茵慕便有些支持不住,可能本来伤刚好,元气还未恢复,如今又来了月信,身体有些吃不消,只好又躺着睡了起来。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三更(大约23:00~01:00)时分,镜花和水月急切的敲响了凌茵慕寝殿的门,她们二人看着凌茵慕睡眼惺忪的样子于心不忍,可也不敢多言,谁让荀公公急急忙忙带来皇上的口谕,非要凌茵慕姑娘起来接旨。

  凌茵慕本来迷迷糊糊的赖在塌上不想起来,本来还准备在心里骂下哪个不长眼的扰了自己的美梦,可一听镜花说荀公公亲自带的皇上口谕,看样子十万火急的样子,凌茵慕一个激灵起身,睡意顿时全无。

  皇上,汉武帝那个人现在这个时间给自己传口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他现在就忍不住了?可听说这段时间皇上不是跟后宫的嫔妃们正火热嘛,难道那些只是假象?想着想着手心里、额头上都不自觉冒出冷汗。

  酷8#匠+网A正4版^首!发v

  为凌茵慕梳洗的镜花用帕子轻轻擦着凌茵慕的额头,还以为凌茵慕只是身体太虚弱才会如此……

  待凌茵慕梳洗完毕来到前厅,焦急的来回走的荀公公看到凌茵慕也顾不上其他,忙迎上前。

  凌茵慕的心绪已梳理完毕,输人不输阵,心里再害怕也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结果只会越来越糟,缓缓上前,微微一福,“民女凌茵慕,见过荀公公。”

  荀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虽然后宫里的嫔妃都敬他几分,但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凌茵慕姑娘的礼他可受不起,忙上前扶着凌茵慕起身,“姑娘这可折煞老奴了,老奴可不敢受姑娘这礼。老奴只是受皇上之托来请姑娘的。”

  凌茵慕就势起身,袖中的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但表面上仍不着痕迹的问道:“不知皇上这么晚了召民女所为何事,荀公公可否告知民女一二?”

  “呃……”荀公公一拍脑门,顿时明白了这时已经三更了,“瞧老奴这记性,真的是年纪大了。姑娘不要见怪,这真是急事。是邓院判向皇上举荐姑娘的,飞将军李广之子李敢身受重伤,太医院众太医皆束手无策,邓院判便向皇上举荐了姑娘,希望姑娘能尽力一试…….”说着荀公公便把来意尽数告知了凌茵慕。

  凌茵慕舒了口气,看来自己还真是草木皆兵了,只是要医治这飞将军李广的儿子可不是小事,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医术生涯现在还没开始,可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