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的字也学得有些日子了,还时不时的写写信让东方朔转交给霍去病。信写在小竹简之上,竹简的正面写着东方朔教的西汉文字,反面则写着现代的汉字,这样既可以向霍去病炫耀下自己学习的汉朝文字,也可以让霍去病学习下现代的汉字,一举多得。

  霍去病每次收到凌茵慕的竹简都视若珍宝的反复观看、学习,临摹多遍后觉得自己写得现代汉字跟凌茵慕差不多了才将竹简放在自己做的一个精致小盒子中。无论多忙都会抽出时间来写回信,有时也会在信中加上几句自己掌握了的现代汉字,他写的现代汉字确实还不赖,凌茵慕有时觉得他写的甚至比自己写的都好呢!

  两人如此反复,乐此不疲,倒有挺有些谈恋爱时写情书的感觉。

  被霍去病和凌茵慕救了的雷被,一心想参军抗击匈奴,进入卫青将军的军营中,被霍去病选中当了副将。杨岭则留在宫中仍旧当统领,霍去病也同意,至少他在宫中凌茵慕会多一分安全。杨岭自己倒也乐意如此,至少他可以时不时的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镜花偶尔也会做些以前在“天一香”学的小菜带去给杨岭尝尝,美其名曰:自己一下子做多了,且又觉得杨统领平日太忙太辛苦了,便送过来让杨统领多吃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当然做的最多的就是杨岭最爱吃的肉夹馍……

  杨岭倒是没有点破,每次都会吃得干干净净,且毫不吝啬的夸奖。对于镜花的心思杨岭是明白的,只是他觉得心里已经住着一个人了,不想再打搅镜花的生活,但镜花做的饭菜总能让他想起某人的味道。

  镜花也清楚杨岭的心里那人是谁,所以每次过来都会跟杨岭说凌茵慕的趣事,她不介意杨岭的心里有凌茵慕,只想着在他身边静静陪着他就好!

  哎呀,这两个人呀!真让人有点那什么……

  凌茵慕伤好了之后,常常拿着她的手术工具练手。金制的手术工具相对要重一些,再加上凌茵慕的身体还在调理中,握一会刀便觉得有些吃力,看来还是要加强练习才行的。

  凌茵慕练手最多的莫过于宫中的马,很多马受了严重的外伤或是被诊断为郁结之症(肿瘤之类的病症)马医们都会束手无策,凌茵慕则用金刀尝试着解决,收效还算不错,大多经凌茵慕治疗的马匹都存活下来了,不少马匹仍旧可以上战场。

  邓太医特意叮嘱太医院的药房可以让凌茵慕自由出入,很多药凌茵慕都可以随意取用,这倒给凌茵慕带了诸多便利,连药名都快认全了……

  汉武帝这段日子特别忙,即使有空来未央宫也是看看卫皇后、太子和公主们便离开了,如果不是宫门的守卫军得到圣旨不让凌茵慕离开,真以为汉武帝已经不在乎她了……

  岁月匆匆,静美安谧!

  枯叶落尽,朔风凛冽,漫天飞雪彰显着冬天已经来临。凌茵慕一日比一日起得晚,这样天天暖暖和和,吃喝不愁当米虫的日子彻底激发了凌茵慕的惰性。每日起来后也是跟镜花水月围着炭炉聊聊天,吃吃糕点,日子还算过的惬意!

  这样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凌茵慕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开朦胧的睡眼,凌茵慕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四肢发软……

  怎么回事?难道是这几日睡的太多了?

  慢慢起身,掀起被子,刚准备下床,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被子下面自己的裤子和床单上血红一片,原来是自己的月信来了,凌茵慕想着自己的这个身体差不多也快十五岁了,古代的说法十五岁就算及笄,喻意说是女子已经成人,可以嫁人之类的。

  还好是现在才来,如果是在军营的时候来的话真是不堪设想……可是现在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凌茵慕又不是真的汉朝人,平时也没留意这个世界的女子来了月信要怎么处理……哎……这还真是个问题!

  水月站在门口听到里面的动静忙轻声问道:“姑娘是不是起了?要不要奴婢进来帮姑娘梳洗?”

  -s酷…:匠=网唯…一正q版“,)o其wO他x都f是,e盗◇版

  “不,先别进来”凌茵慕小脸一红,声音也有些发颤。手忙脚乱的把被子裹的严严实实,她可不好意思让别人看着这丢脸的一幕。

  “姑娘是不是不舒服?奴婢这就去叫邓太医过来看看!”水月听着凌茵慕的声音不对,而且今日凌茵慕着实睡的比平日还要久,以为天气太凉凌茵慕生病了。

  “等等,我,我没有事,只是,只是……”一听要让邓太医来,这事哪能跟邓太医说,凌茵慕急着叫住水月,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水月,你,你让镜花过来……”镜花比凌茵慕还大两岁,而水月比凌茵慕小一岁,所以凌茵慕想着可能水月还不知道月信是什么,而镜花应该知道吧……

  “镜花姐姐在给姑娘准备早膳在,奴婢进来侍奉不行吗?”水月好奇的问,难道姑娘是嫌自己侍候的不好?

  “那个,水月,你去换镜花过来吧,我,我有急事找她”凌茵慕只好如此说。

  “好的,姑娘稍等,奴婢这就去换镜花姐姐回来!”水月一听有急事,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原来姑娘没有嫌自己。

  “好”凌茵慕说罢,继续躺到塌上。

  不多时,门口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脚步急切而又零乱,像是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凌茵慕忙坐起身准备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姑,姑娘,不知姑娘找奴婢有什么急事?”门外传来镜花气喘吁吁的声音。

  本来不是什么急事,被镜花这么一弄,凌茵慕更加不好意思了,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那个,镜花,你进来一下,我有点事问你。”

  镜花忙推门而入,进来后还有忘小心翼翼的将门关好。

  待镜花来到塌边,凌茵慕不好意思的小声问道:“镜花,那个,我来月信了……”

  “月信?何谓月信?”镜花疑惑的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