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清脆了敲门声蓦地响起,“姑娘,早膳准备好了,现在要用吗?”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清脆的女声打乱了寝殿内忘情的二人,是水月。

  凌茵慕忙推开霍去病,嘴,唇红,肿,小脸熏红,喘,息着,让霍去病有些欲罢不能,炽热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女子。

  想着门外的水月,凌茵慕忙扭头避开霍去病的视线,深吸气,调整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不了,我还有些困,想再休息会。你也累了一晚了,先下去休息吧,我一会起来再用膳。”

  “那奴婢先帮姑娘热着,姑娘起来了再叫奴婢,奴婢就在侧殿候着。”水月不疑有他,说着便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远去,霍去病轻抚着凌茵慕有些红肿的樱,唇,凌茵慕想起刚刚的罪魁祸首,狠狠瞪着眼前的霍去病,流,氓!

  凌茵慕娇俏的模样让霍去病移不开视线,嘴角的笑意尽显无遗。想着凌茵慕的“天一香”没了心里应该很不是滋味,开解道:“‘天一香’没了你不用难过,以后跟有机会了,想开再开一个,只是换个名字而已!”

  “有机会?什么时候叫有机会?”凌茵慕不解的问道。

  “跟我成亲已后啊!放心,到时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会护着你的!”霍去病平静的说道,好像只是说着今天天气如何一样,自信的气势尽显无遗。说着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递到凌茵慕手中……

  这个,这个不就是那把丢失的匕首吗?!

  “霍去病!”凌茵慕咬牙切齿的喊道。

  “嗯”某男慵懒的回答着。

  “你耍我!”某女再次气愤的怒斥。

  “那你再惩罚回来好了!”说着某男死皮赖脸着躺在塌上,嘴角噙笑,眨着无辜的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这,这,这世上还有比他更无赖的吗?!有木有?!有木有?!

  凭什么只准你耍无赖不准我耍流氓?!凌茵慕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慢慢靠近霍去病。不知怎的,这笑却让霍去病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你说让我惩罚回来的啊,你说我要做什么!”凌茵慕仍旧笑着靠近霍去病,声音温柔的能掐得出水来。

  她,她这是要主动吻我的节奏吗?霍去病欣喜的有些不知所措,脑海中盘旋着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凌茵慕慢慢伏在霍去病的宽阔的胸膛上,清新的女子馨香甚是好闻,温热的体温让霍去病手脚僵硬,有些凌乱的衣衫松,松,垮,垮露出精致的锁骨,看的霍去病不禁口干,舌燥,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喉结上下滚动,大脑一片空白……

  很好,就是要这种效果,凌茵慕纤纤玉指轻抚霍去病的喉结,迷离的眼眸看着不知所措的霍去病,似乎要把他吸进去。嫣然一笑,这一笑如同夏日盛开的白莲般,清新夺目,指尖,顺着,喉结轻轻向下……

  “轰……”霍去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下腹流窜着一股燥,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她,她这,她这是挑,逗,赤果果的挑,逗!“你,你,你……”

  还没等霍去病“你”出来,凌茵慕直接轻眨了一下左眼,霍去病瞬间心跳剧烈像是要脱离自己的胸腔,脸庞潮红,呆愣的看着凌茵慕。

  凌茵慕能清楚的听到他那快速且强有力的心跳,心里暗自偷乐了一把。这样就不行了?!凌茵慕慢慢将粉,唇移到霍去病的耳边,吐气如兰,轻轻的吹着他的耳畔……

  即使还没有十八岁,可再怎么着霍去病也是个男人,佳人如此挑逗受得了才怪,呼吸加速,心跳更剧烈,双手不自觉的要将凌茵慕再次揉入,骨血……

  可是凌茵慕此次可是有备而来,在霍去病控制不住要抱住自己的时候,一个闪身让霍去病抱了个空,“水月”清灵的呼唤声让正在云端的霍去病瞬间摔到了泥里。

  “姑娘可是醒了?”伴随着水月的询问声,霍去病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站在离凌茵慕一丈远的地方,眼睛看向窗外,面部的红润之色还未褪去,宽大的手掌捂着自己的胸口,喘着,粗气……这个小妖精,一定是故意的!

  如此窘迫的霍去病看的凌茵慕心里舒服极了,哼,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

  “水月,看看我的药是不是煎好了,喝完药了再用膳吧!”想着水月还在门外,凌茵慕压抑着心中的开心吩咐道。

  “诺,奴婢这就去帮姑娘煎药。”水月说着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听到水月远去的脚步声,凌茵慕终于止不住的大笑起来。

  听到凌茵慕的笑声,霍去病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却故做严肃的看着凌茵慕。凌茵慕可不怕他,挑衅的看着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在自己面前耍无赖!

  咳咳,霍去病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想着一会水月就会回来,凌茵慕和自己还没成亲,为免落人口舌,自己还是先走吧。“姨母已经将你们商量的事告诉我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取得战功迎娶你的!你要乖乖喝药,好好休养,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X酷…匠网《正版,0首发

  听着霍去病温柔的话语,凌茵慕突然有些舍不得眼前的人离开。急着唤了句“霍去病!”

  眼前的人当即停下了,转身看着塌上的佳人,自己又何尝舍得离开?!

  对上霍去病深邃而又温柔的眼眸,凌茵慕竟一时语塞,低头看到塌上的匕首。“嗯,这个匕首还是你拿着吧!”

  “没关系,留在你身边防身也好!”霍去病温润一笑,他可不是那种小器到在乎一把匕首的人,别说匕首没丢,就是凌茵慕真弄丢了也没什么,只要她没丢就行了!

  “还是你留着吧,战场上危险重重,你留着用处大些,我应该没机会用到了。”凌茵慕执意要把匕首给霍去病,不是怕把匕首弄丢,想来霍去病也不会因为一把匕首真生自己气的,只是想着自己暂时还会住在皇宫之中,要匕首实在没多大意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