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之事难料,能立得战功固然是好的,只是姨母更希望你能全身而退。凌茵慕这姑娘也确实不错,不像别的姑娘爱权贵这些世俗之物,倒是值得你去为之争取。不过你可知道她希望的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生活?”卫皇后担忧的说道。

  “去病知道,对于凌茵慕,去病也只会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除了她,别的女子对于去病而言都一样!姨母不用担心,战场上去病一定会全身而退,不会让姨母失望的!”霍去病铿锵有力的说道,深邃的瞳眸中满满的坚毅。

  卫皇后看到此时的霍去病倒有些羡慕凌茵慕了,曾几何时自己也希望能找到这么一个愿意只为自己勇敢的男子,可惜现在……哎,希望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吧!“这样甚好,本宫本来还有些担心,你这么想,本宫也为你们高兴。只是本宫还是有些顾忌,毕竟皇上不是一般人,有很多事是无法预料的,凌茵慕的光彩也不是只有我们看到,我们也只有全力以赴,走一步看一步了!”卫皇后说着,眼里露出一丝淡淡的哀愁。

  “尽人事,听天命,去病明白!对于凌茵慕,去病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霍去病跪在地上,挺直胸脯,凛冽的气势不露自显。

  “嗯,一切小心,凡事三思而后行。好了,快点去看凌茵慕吧,本宫也要去处理后宫事宜了。”卫皇后温和的提醒道。

  3更新最!M快)*上☆r酷j^匠Y6网r

  “谢过姨母”霍去病对卫皇后再叩首后才起身向凌茵慕的寝殿走去。

  卫皇后点点头,准备用膳后处理些后宫锁事。

  霍去病走的极快,可能是想快点看到凌茵慕吧,不一会便到了凌茵慕的寝殿。

  凌茵慕昨夜跟卫皇后畅谈许久,又自己处理了伤口,已经累的吃不消了,躺在塌上闭着眼睛小憩。镜花还在忙“天一香”的后续事宜,水月则准备早膳在。

  霍去病一进寝殿便看到蜷缩在塌上的凌茵慕,三千青丝如上好的墨色绸缎般铺散开来,均匀的呼吸轻轻浅浅,静美的睡姿让霍去病心跳不已。

  霍去病不禁轻声走上前去,方才发现,熟睡中的凌茵慕,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娥眉微蹙,好似在担忧着什么事情,羽扇般的睫毛微微翘起,在眼睑下投出一抹阴影,琼鼻高挺,粉嫩的樱唇轻轻抿起,不知是不是因为伤口太过疼痛……

  霍去病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抚平凌茵慕微蹙的眉头,可能是凌茵慕太过敏感,也可能是那带着薄茧的玉手有些粗糙,凌茵慕的睫毛颤了颤,清泉般的瞳眸眨了眨,待看清来人是霍去病的凌茵慕丝毫不惊讶。

  “你来了”缓缓坐起来,清澈的眸波流转,薄唇轻启,平平淡淡的三个字却包涵着太多的情愫。

  “嗯,伤可好些了?”霍去病坐在塌边,轻声且自然的回答着,没有丝毫的尴尬,深邃的目光中满满的柔情。

  “好多了,只是,皇上那边可有为难你?”想起昨夜卫皇后说霍去病在长乐宫殿外站了一夜,凌茵慕担忧的问。

  原来她眉心间的担忧是因为自己,“我没事,皇上让我今天休息,明日陪他练剑,想必气也消了大半。”霍去病如玉的大掌握着凌茵慕的柔荑,指腹轻轻抚摸着,像是在珍惜稀世珍宝一般小心。

  凌茵慕并没有避开的打算,正如现代世界的男女恋人一般,男子本应珍惜所爱的女子不是吗?!想到上林苑的狩猎遂又问道:“那白色麋鹿你可抓到?”

  “没有”霍去病摇摇头,平淡的说道:“本来我跟杨岭派人包围了它,但听到军士传来你跟皇上受伤的消息,只好放弃,连忙赶了回来。”

  想起自己跟黑熊搏斗的“壮举”,怕是古今女子第一人了吧。想到跟黑熊搏斗时弄丢的那把匕首,霍去病应该很在乎那把匕首的,希望他不要太生气才好。想到这里,凌茵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你送我的匕首,我好像不小心弄丢了……”

  看到凌茵慕因害羞而微红的脸颊,因做错事而闪躲的神情,霍去病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怎么可能因为一把匕首生她的气,可是她也太胆大了,拿着把匕首就敢跟黑熊肉搏,不给她点颜色,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好像吗?不小心吗?”霍去病强忍住笑,故做严肃的问道。

  “不是好像,是我跟黑熊搏斗的时候不小心弄丢的。我知道那匕首对你意义重大,你说多少钱,我赔给你好了。”看着霍去病严肃的神情,凌茵慕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小声的建议道。想着“天一香”也开不成了,至少银钱还是有的,反正匕首已经丢了,难道赔钱还不成吗!

  赔钱?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自己怎么可能问她要银子?霍去病这次更生气了,这女人怎么一点认错的态度也没有,就这么准备用银子把自己打发了吗?!“你觉得有钱就能买到那把匕首吗?”握着凌茵慕的手指越发用力,温柔的眼眸中带着些许凌厉。

  “好疼”凌茵慕想要挣脱开来,可霍去病的力气太大,根本甩不开。霍去病意识到自己太用力,微微松开些手掌,但并没有放开凌茵慕的意思,那双眸中略带凌厉的目光让凌茵慕不禁害怕起来。

  一味的害怕并不是办法,况且凌茵慕何许人也,就算害怕也不能就这么一味逃避的,死就死吧。凌茵慕抬头对上霍去病的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反正丢都丢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说完赌气似的把头扭到一边。

  看着凌茵慕那可爱的样子,霍去病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当然是要惩罚你的!”

  凌茵慕脸色一变,什么?一个大男人为了一把匕首要惩罚自己?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霍去病吗?这么小器!

  没等凌茵慕思索完,霍去病的另一只手径直将凌茵慕揽入怀中,温润的唇毫不迟疑的印上了凌茵慕冰凉的唇,轻轻吸吮。凌茵慕惊讶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他的眼中不再是严肃和凌厉,取而代之的则是炽热和温情。凌茵慕心绪慌乱,她甚至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霍去病则紧紧的抱着凌茵慕,不容拒绝,趁着凌茵慕张口呼吸的瞬间,更加深了这个吻,唇舌相交,辗转厮磨,抱着凌茵慕的双手也不禁加深着力度,似乎要将凌茵慕揉入他的骨血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