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水月在旁边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大多都是从镜花那听来的,凌茵慕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思绪早就飞跑了。

  凌茵慕不是笨蛋,刚自己在长乐宫中醒来看到眼前一切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个独裁专断的君王对自己是势在必得了。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想到自己以后在后宫的凄凉日子,想到自己辛苦经营的“天一香”就因为君王的一句话即将消失,凌茵慕有一种莫名的孤独和无助。不知不觉中凌茵慕的眼泪便顺着脸颊流趟了下来。

  水月还以为凌茵慕是因为伤口太痛才会流泪的,忙帮凌茵慕擦着眼泪安慰道:“姑娘别担心,邓太医可是太医院的院判,有他给姑娘疗伤,姑娘很快就会好的!”

  凌茵慕不再作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哭一点用也没有,她要想个万全之策,然后全身而退……

  霍去病一直站在长乐宫门口,内心的苦涩与酸楚可想而知,皇上的意思他心知肚明,可放弃凌茵慕他无法做到!他的心思早已飞到了未央宫中,虽然从太医的言语中得知凌茵慕伤的并不重,可他仍忍不住担心。担心凌茵慕能不能忍受伤口带来的伤痛,担心凌茵慕有没有乖乖喝药,更担心凌茵慕能否承受失去“天一香”的打击……

  呼呼的冷风吹打着霍去病的思绪,他不断的回忆,回忆着与凌茵慕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凌茵慕的喜怒哀乐在霍去病的记忆中都是弥足珍贵的,他放不下她,也不可能放下,但他只能站在这里,也必须站在这里!

  如果他向皇上请罪,以皇上的性子定会直接下旨让他离开凌茵慕。如果他离开了便是抗旨不尊,皇上定会以此治罪,后果可想而知。只有他站在这里了,皇上才会从他的忠心中打消顾虑,这样无论是凌茵慕还是自己,亦或是卫青和卫皇后,大家都是安全的……

  巡逻回来的杨岭看着身边的霍去病,眼中的担忧转变为欣慰。做为御前统领的他自然明白,皇上这是在告诉霍去病他的权威!在君王面前,臣子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可看到霍去病对凌茵慕如此坚持反倒有些欣慰:霍去病果然是个敢于担负的男人,如果换成自己,杨岭真不知道自己能否如此坚持……

  未央宫皇后寝殿内

  卫皇后坐在那里一个人思索着,此时的卫皇后十分矛盾,想着凌茵慕曾经对太子和三个公主的好,而且,她已让慧心探得皇上对凌茵慕的态度,自己也应该去凌茵慕的寝殿表示关心,这样皇上才能看到自己的贤德,但想到自己贵为一国之母却要纡尊降贵到一个民女的寝殿嘘寒问暖,卫皇后又心有不甘起来……

  慧心看着卫皇后紧锁的眉头,忍不住提醒着道:“皇后娘娘,已经三更了,不如让奴婢侍候您歇息吧。”

  卫皇后没有回应慧心,仍旧深思着,慧心也不敢再言语。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后,卫皇后问道:“凌茵慕姑娘歇息了吗?”

  ‘L酷#匠15网y永3久%免gw费看小Ka说m

  “回娘娘的话,凌茵慕姑娘还未曾歇息,奴婢吩咐了水月一直守着姑娘在。”慧心不明就里的回答道。

  卫皇后看着窗外的夜色,缓缓开口道:“给本宫更衣梳妆,本宫要去看望凌茵慕姑娘!”卫皇后还是决定应该要去看看凌茵慕,无论是为了搏得皇上的信任和好感还是为了凌茵慕曾对太子和公主们的情份,她都应该纡尊绛贵一次。

  慧心跟了卫皇后多年,明白卫皇后的心情,但也心疼卫皇后,想着白日后宫必会有更多的事务要劳烦娘娘处理,不由的劝慰道:“娘娘,这更深露重的,明日还有后宫诸事……”

  “按本宫说的办!”卫皇后打断了慧心的话,慧心不敢再多言忙招呼守在门口的宫婢们帮卫皇后更衣、梳妆。

  卫皇后特意穿着大红色宫装,发丝间精致的凤钗彰显着贵气和庄严。伴随着内侍的通报,这个后宫最尊贵的女人一踏进凌茵慕的寝殿,让躺在病塌上的凌茵慕瞬间觉得蓬荜增辉…..凌茵慕顾不得身上的伤,忙起身在水月的搀扶下行礼。

  卫皇后看到匍匐在自己面前的凌茵慕,心里有些释然,顿了顿卫皇后走上前去将凌茵慕虚扶起来,作关切状询问了凌茵慕的病情后送了很多补品。

  见这阵仗,聪明如凌茵慕当然明白卫皇后此来的目的,恭敬的答谢卫皇后的好意:“民女平日得蒙皇后娘娘精心照拂,感激不尽,现皇后娘娘又深夜探望民女,真是令民女受宠若惊!民女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身份尊贵,民女实在愧不敢受!”

  听到凌茵慕谦卑的言语,看到凌茵慕恭敬的态度,卫皇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看来这丫头的心里还是有分寸的。卫皇后给慧心使了个眼色,慧心点头会意,示意寝殿内的宫女内侍们退出去,寝殿内只剩下卫皇后和凌茵慕二人,安静异常。

  卫皇后径直坐到凌茵慕塌边的椅子上,温柔的说道:“天凉了,你身上还有伤,快快躺下吧。”

  凌茵慕也没客气,缓缓走到塌边,坐到塌上将锦被盖好,看着卫皇后国色天香,母仪天下,尊荣不凡。凌茵慕不动声色,清冷的面容和淡雅的气质也无法掩饰住她绝色的容颜,樱唇轻启,悦耳的声音飘荡在空空的寝殿内,“这里没有别人了,皇后娘娘有话不妨直说。”

  卫皇后收回打量凌茵慕的目光,暗叹凌茵慕的聪慧伶俐,倒没有再拐弯抹角,“本宫知道你非池中物,皇上对你也着实上心,以皇上对你的喜爱,封为夫人指日可待。”

  果然不出凌茵慕所料,卫皇后久居深宫怎么可能一直如表面这般和善无知,她来的目的一是告诉自己她卫子夫才是后宫的主人,二是来看自己对汉武帝的态度,好采取措施稳固她和据儿的太子之位。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一味的逃避和掩饰根本没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