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凌茵慕愣在那里,荀公公忙提醒道:“你这丫头,还发什么呆啊!陛下亲自喂你喝药,别说后宫嫔妃娘娘们,就是皇子公主们都是人人祈盼的殊荣啊,还不快些喝了,别让陛下久等啊!”

  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便是了。什么叫有苦说不出,这便是了。明明喝人家喝过的汤药,还要做出感恩戴德的样子。凌茵慕纵使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愿,可还是要低头做小状,乖乖将勺内的药给喝了,好苦!这中药也忒苦了,太难喝了!可又必须咽下去,如果吐出来这皇上肯定是会发怒的,想着,凌茵慕费了好大的劲才咽下去。

  凌茵慕不禁觉得有些委屈,要是喂药的人是霍去病那该多好,自己可以随意耍性子,霍去病不仅不会对自己发火还会安慰自己。正想着汉武帝的又一勺汤药便递到了凌茵慕的唇边,“快些喝了,才能早些好!”汉武帝软言软语的说道,看着凌茵慕的眼眸中说不出的温柔。

  你妹的,又不是甜汤,干嘛让姐一勺勺的喝,还摆出一副柔情的样子。“陛下喂药,民女诚惶诚恐,愧不敢受,还是民女自己来吧。”凌茵慕轻声回道。祈求的眼睛中泛着泪花,怕是只有凌茵慕自己知道,这泪是因为药实在太苦了。

  汉武帝显然被佳人的这一祈求弄的不知所措,看着凌茵慕好一会才缓缓将手中的勺子放入碗中。凌茵慕见状,忙十分“有眼色”的将药碗接过,死就死吧,反正这药对自己又有益处,仰起头,豪爽的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

  一股浓烈的苦味令人作呕,可凌茵慕只能强撑着,不能吐,不能吐,在龙塌上一吐肯定要吐到床边的汉武帝身上,到时自己怕是没命活了!

  在后宫混迹多年的荀公公看出了凌茵慕的难堪,忙命宫女上前又是递水又是甜枣的奉上,好一会,凌茵慕才将药尽数咽下。看着佳人如此的汉武帝难免又是一阵心疼,只好又给邓院判施压:“邓院判,把药都换成不苦的!”

  最:新1章y◎节sI上酷:匠^:网q|

  “诺”邓浩哲忙答应着,在后宫中当了这么多年的院判当然不是白混的。汉武帝对面前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可不是一般的上心,看来这姑娘封嫔封妃也不过指日可待了。

  药都喝了,皇上仍坐在床边没有要走或者让凌茵慕走的意思。皇上不说话,宫女太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寝殿内寂静无声,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

  服侍汉武帝多年的荀公公当然明白汉武帝的威严和自尊心有多强,要是凌茵慕再不说话,这皇上恐怕更不会说话的。想到这,荀公公忙给凌茵慕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可口。

  得,谁让人家是皇上的,这整个汉朝都是人家的,自己这点子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凌茵慕理了理思绪,硬着头皮开口道:“多谢陛下关心,只是民女在这会影响陛下休息,民女回未央宫中休息便好了。”

  回未央宫?这样再想见凌茵慕便不太容易了!汉武帝一阵心凉,但又不忍拒绝佳人提出的要求,而且作为君王的他不会在众人面前露出自己的不舍,“嗯,朕让荀公公送你回未央宫。路上注意别着凉了,回去好生休养!‘天一香’也不用你再费心了,女儿家家的抛头露面总不太好,朕会让东方朔帮你解决‘天一香’的后续问题,你只要安心养好身子就好了!”汉武帝想了想说道。

  汉武帝这是在为自己的计划作前期准备,预想纳凌茵慕入后宫,必不能向天下百姓昭告后宫的嫔妃身份是某酒楼的老板!让凌茵慕放弃“天一香”,天下百姓、众大臣和后宫众人就不会以此来做文章抵毁凌茵慕,阻挠自己。而且没有了“天一香”,凌茵慕便只能呆在未央宫中,霍去病见凌茵慕就不会太方便,自己则去未央宫便可有机会见凌茵慕。当初赐给凌茵慕“天一香”的牌匾是汉武帝亲自下的旨,现在要收回来必须要找个借口,而凌茵慕现在意外的受伤就是个机会,所以此时要凌茵慕放弃“天一香”的做法是一步绝好的棋!

  听到汉武帝的话,凌茵慕愣住了,头上的虚汗冒得更多了,还是荀公公机灵,忙吩咐了宫人将凌茵慕抬至软轿上,“快,快,别让凌茵慕姑娘冻着了!”边指挥边拿了床金丝被盖到凌茵慕身上。

  凌茵慕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默不作声,若反驳汉武帝的意思恐怕会激怒汉武帝,可若违心的说谢恩之类的话,凌茵慕实在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而汉武帝并不以为意,以为凌茵慕只是体虚,不知作何回答,想着以后多多补偿她就好了!

  凌茵慕不知自己怎么回的未央宫,卫皇后早已接到皇上口谕,吩咐宫女们好生照顾凌茵慕,凌茵慕头昏昏沉沉的,只想静一静,故只装作昏睡的样子。

  听着周围的太医们和宫人们忙活了好一阵子才安静了下来,凌茵慕才轻轻睁开眼。守在一旁的水月忙关切的说道:“姑娘,你醒了就好了。太医说你身子虚要多休息,你呀,先把这碗参汤喝了再睡吧。”说着端过旁边的参汤准备喂凌茵慕喝下。

  看着水月烂漫的笑容,凌茵慕想着这参汤可是好东西,自己身体如此还是先喝点再说吧,便起身任由水月服侍着将参汤喝完了。

  见水月准备守在自己身边没有半分离开的意思,凌茵慕只得开口道:“水月,我没事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我习惯一个人休息。”

  水月并不明白凌茵慕的心思,固执道:“不行,平日是平日,现在姑娘你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水月不在身边服侍不放心!皇后娘娘也说了要奴婢好生照顾姑娘,如果姑娘有什么闪失,别说慧心姑姑了,就是姐姐也饶不了奴婢的!”

  凌茵慕一想也对,就算把水月打发走了,依汉武帝的性子,也会让另一拔宫人过来,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自己熟悉的水月留在这了。想到这凌茵慕点点头,不再言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