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汉武帝是矛盾的,一方面他认为自己作为汉朝的君王,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无比的尊贵,相比于霍去病而言,就算自己以后重用他,他霍去病也不过是一个将军,只不过是他汉武帝的一个臣子而已;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害怕比自己年轻的霍去病占据凌茵慕的心,害怕凌茵慕的心里眼里只有霍去病,害怕再一次听到凌茵慕提到霍去病的名字……

  夜深了,这秋日的冷风呼呼的吹着,给这威严的皇宫平添了几分悲凉。霍去病和杨岭直挺挺的站在殿门口,心中的苦涩与疼痛远胜于秋风带给他们脸上的疼。

  龙塌之上,凌茵慕迷糊的睁开朦胧的睡眼,第一眼便看到守在自己身边的荀公公,不等凌茵慕开口,荀公公便惊喜的叫道:“醒了,醒了,凌茵慕姑娘你终于醒了!”

  凌茵慕明显感到左腿和左肩上的疼痛,她看了一眼四周,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思贤苑,更不是未央宫。“荀公公,这里是哪里?我睡了多久了?”凌茵慕挣扎着想要起身。

  荀公公忙扶凌茵慕起来,顺手拿了软枕让凌茵慕靠着。“你这丫头,都睡了一整天了,可把皇上吓得不轻!不过你也是个有福的,这里当然是长乐宫,你睡的是皇上的龙塌!”

  凌茵慕一听,龙塌?什么情况?不是只有妃嫔才能睡龙塌的吗?本来半坐着的凌茵慕忙起身要下来。

  “使不得,使不得,你可得好好躺好,邓院判说你身子虚着呢,可要多休息,这烧才刚退,再一着凉,老奴我可担待不起。”荀公公说着将凌茵慕推回床上,好似想到了什么忙尖声叫道:“哎呀,睢我这记性,皇上还让我第一时间告诉他你醒了的消息,我这一高兴可不就忘记了嘛!你快躺下休息,老奴这就去禀告皇上去。”说着荀公公飞快的跑出寝殿。

  什么?第一时间告诉皇上?我没听错吧?凌茵慕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自己不是正在跟黑熊搏杀吗?是汉武帝救了自己,但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会在皇上的龙塌上?看着自己肩上和腿上处理的伤口,难道是汉武帝带自己回宫的?应该是如此了,要不然谁有权利带自己来这里?!

  凌茵慕坐在床头理着自己的思绪,这下完了,这卫皇后要知道自己睡在龙塌上肯定会生气的。任哪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吃醋,更何况她还是皇后,师父还说让我借助卫皇后的力量躲开汉武帝的视线,这下还借助个屁呀!这汉武帝什么意思?不会真想纳我为妃嫔吧?凌茵慕想得有些害怕了,头上的虚汗不由得流下脸颊……

  未央宫中,卫皇后得知马车中人是受伤的凌茵慕,心中不由一沉。她也知道凌茵慕聪慧可人,绝非池中物,只是没料到皇上竟对她如此上心。遥想当年,自己从皇上的姐姐平阳公主府中被皇上一眼看中,疼爱有加,在当时的皇后陈氏阿娇面前百般维护,可也没如对凌茵慕这般上心。直接坐着汉武帝专用的马车回来的,要知道汉武帝专用的马车只有汉武帝和与汉武帝亲近的几个王爷才有资格坐,就连汉武帝的奶奶太皇太后窦氏都没坐过。一回来便不顾大臣和后宫妃嫔,径直带凌茵慕去了未央宫,且不顾自己的身体先让太医院院叛邓浩哲给凌茵慕诊治。就后宫妃嫔来看,还没一个女人有这种殊荣。

  再听到慧心打听上林苑发生的事,卫皇后更觉得胆战心惊,堂堂大汉朝的国君竟会为了一女子,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去和黑熊搏斗……一股空前的危机感让卫皇后紧紧握起了有些颤抖的手,用力过狠生生的把指甲掐断一节去全然不知,卫皇后在心里想着凌茵慕的点点滴滴,眼中闪现出前所未有的哀怨。卫皇后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一切是皇上给的,一直以来皇上喜欢什么她便投其所好,可凌茵慕的到来让卫皇后感到空前的危机和压力,以皇上对凌茵慕的喜爱,封妃指日可待,且自己的皇后之位和据儿的太子之位能否保得住都是个问题。虽然现在的凌茵慕心性纯良,可以皇上对凌茵慕疼爱有加,假以时日,不保凌茵慕没有夺后之心,以凌茵慕美貌才气,许以皇后之位也不为过。

  不行,不能让凌茵慕有可乘之机,卫皇后思索着,眼神中竟透出一股杀气。看来这后宫还真是培养杀手的好地方!

  看正版章7n节/I上t酷-匠‘网

  长乐宫偏殿内,汉武帝接到荀公公的禀报,汉武帝忙放下手中的奏简,一路小跑着回了寝殿,看着靠在枕头上满脸是汗的凌茵慕,心疼的说:“怎么出了这么多汗?邓太医,你过来看看!”说着便伸手帮凌茵慕擦汗。

  荀公公见状,忙上前递了一条干净的帕子,“陛下,用这个”。

  凌茵慕忙掐了自己一下,疼痛让她顿时清醒了不少,看到面前的人确实是汉武帝和荀公公,忙起身准备行礼。

  不想却被汉武帝看出,一个跨步上前按着凌茵慕坐了下来,“你有伤在身,不必多礼。”

  “谢陛下救命之恩,民女感激不尽”凌茵慕当然要先谢过汉武帝的救命之恩了。

  听到凌茵慕如此说来,汉武帝的心一下子舒服了不少,还知道是朕救了她。“先不说这个,关键是先把伤养好!”转身对院判邓浩哲说:“邓太医你再仔细看看凌茵慕的伤势如何了!”汉武帝是想让凌茵慕感激自己,用关心来打动佳人,他可是这西汉的君王,还有他得不到的女人吗?!

  邓院判忙上前为凌茵慕把脉,片刻过后,恭敬的说道:“姑娘的烧退了一些,但伤口太深恐还会再烧,臣准备了退烧和补血的药,待服下后好好调理便可慢慢好转!”说着亲自把煎好的汤药端了上来。

  汉武帝一手接过药碗,径直坐到凌茵慕床边,舀起一勺药自己尝了下,感觉不烫才喂到凌茵慕嘴边。

  这什么意思?你都喝过了还让我怎么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