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就按邓太医说的办!你先下去吧,有事朕自会叫你!”汉武帝说道。

  “诺,万望陛下保重龙体!”院判邓浩哲应承着退了下去。

  长乐宫的寝殿内只剩下汉武帝和躺在龙塌上的凌茵慕,这张躺过无数妃嫔的龙塌并没有给凌茵慕的到来渲染出什么暧昧的气氛。汉武帝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心中满满的爱怜之情尽显无余。曾几何时,他特别希望凌茵慕躺在他的龙塌之上,可此时的汉武帝只剩下关心。虽然院判邓浩哲和胡军医都说凌茵慕的伤无碍,可汉武帝仍希望凌茵慕能快点好起来,他渴望看到她的一笑倾城,想听到她的声音。有时他也恨自己,恨自己如此不堪,后宫佳丽三千,形形色色的女人自己都见过,可自己竟还会因眼前这个女子而魂牵梦萦。

  汉武帝轻抚着凌茵慕的秀发、脸庞,他也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卸下身上的负担,将自己的情感展露出来。好似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守护自己心爱女子的男人。什么万人之上,什么君王之位王者之尊,什么后宫三千佳丽……所有的所有都与自己无关……

  “你为什么不早些出现在朕的身边?!”痴情于此的汉武帝喃喃的说着。

  “小,小心,你要小心……”凌茵慕小声的迷糊的说着。

  汉武帝惊喜的看着凌茵慕,看来她是在让自己小心!汉武帝紧紧的拉着凌茵慕的手,内心深处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看来邓浩哲的药还挺有效的,凌茵慕就快醒了。

  汉武帝兴奋的摸了下凌茵慕的额头,有些烫,看来确实是发烧了,汉武帝忙起身将被子为凌茵慕盖好,又将邓院判准备的冷帕子敷到凌茵慕的额头上。

  “小,小心,小心,霍去病,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凌茵慕仍呓语着。

  汉武帝的手愣在半空中,身子不由得僵在那里。霍去病?!她的心里就只有那个霍去病吗?!汉武帝瞪着躺在龙塌上的凌茵慕,恨不得用眼神将凌茵慕吞噬掉!作为男人,他不希望自己看上的女人心里想的是别的男人!作为君王,他更不能允许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身体躺在自己的龙塌之上,心却留在别的男人身上……

  一股深深的耻辱感油然而生,霍去病!朕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好的,竟让凌茵慕如此留恋!

  “来人!”汉武帝近乎愤怒的吼道。昏睡中的凌茵慕似乎也查觉到了帝王的怒意,紧锁双眉不再呓语。

  荀公公闻声忙进寝殿,请示道:“陛下,您有什么吩咐的?是不是凌茵慕姑娘的伤势又反复了?要不要奴才去把邓院判再请来……”

  “把凌茵慕姑娘送回未央宫!”汉武帝不等荀公公说完再一次吼道。

  “诺,启禀陛下,现在就要送吗?”荀公公当然看出汉武帝对凌茵慕的心思,想着让汉武帝与凌茵慕多呆一会也是好的,毕竟汉武帝的心情好了,自己的差事也好办些。

  “即刻!”汉武帝冷酷的命令道。

  “诺”这帝王的心思还真是捉摸不透,荀公公不敢再言语,顾不上额头上的冷汗,忙命宫人们找了软轿,欲将昏睡的凌茵慕抬走。

  在看着宫人们合力挪动凌茵慕的时候,汉武帝的心骤的一痛,像是被什么抽空一般,“放下!都别碰她!”顾不上宫人在侧的喝道。

  宫人们被汉武帝这一喝都收回手,不敢再动了,皆祈求的看着荀公公。

  T酷,匠e网永+久$~免!费~看*小说us

  荀公公也被汉武帝这一喝惊得不敢再动,紧握的手心已被汗水浸湿。顿了顿,看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凌茵慕的汉武帝试探着问道:“陛下,这,凌茵慕姑娘要是不回未央宫,陛下要在何处歇息,陛下您可都累了一天了……”

  汉武帝瞪了荀公公一眼,荀公公忙将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宫人们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寝殿内安静的让人窒息。片刻之后,汉武帝缓缓开口道:“等凌茵慕姑娘烧退了再回未央宫吧。”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刺骨的寒风吹着寝殿外的树木呼呼作响,更深露重的,汉武帝实在不忍心让正在发烧的凌茵慕回未央宫去,而且他不相信凭自己君王的身份和细致体贴的照顾还赢不过一个小小的霍去病?!

  “诺”荀公公应承着,又试探着说:“陛下也累了一天了,不如稍事休息,让奴才代为照顾凌茵慕姑娘,等凌茵慕姑娘醒了,奴才第一时间禀告陛下,您看这样可好?”

  “朕先到偏殿看下这几日的奏折,你们留下好生照顾凌茵慕姑娘,待她醒来你即刻告诉朕!”汉武帝说完又忍不住看了看仍躺在龙塌上昏睡的凌茵慕,才移步偏殿。

  “诺”荀公公恭敬的答应着,忙示意身后的宫女和太监们上前侍奉,茶水和点心皆挑汉武帝平日喜爱的奉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整个皇宫在黑夜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威严。霍去病和杨岭快马回宫,叩见正在批阅奏折的汉武帝,为白天的事请罪。得知凌茵慕仍未醒来,疲惫的双眼遮不住内心的忧虑。

  汉武帝本想寄伤心于国事中,可看到风尘仆仆、心急如焚的霍去病便气不打一处来。但作为君王的他对一个郎官发脾气未免有些太有失身份,且他不可能让别人知晓他之所以生气的是因为听到自己心爱女子呓语中喊了别的男子……想到这些汉武帝不禁心烦意乱,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稍稍梳理了一下自己烦乱的心绪后,让霍去病和杨岭在殿外守候,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汉武帝发现,现在的霍去病很像年轻时的自己,有勇气,有胆识,有魄力,有傲骨……在今天之前,汉武帝是准备重点培养霍去病,想着他对于征战的兴趣和意见都与自己不谋而和,比卫青更能领悟自己对匈奴的作战方案,汉武帝原本是准备让霍去病代替自己去征讨匈奴的。可现在有了凌茵慕,汉武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对凌茵慕感兴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只要一看到凌茵慕就会觉得满心舒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自己的梦里都是凌茵慕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