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后面的马车紧跟着汉武帝向长乐宫中赶去。

  “诺”太医院院判忙一路小跑向长乐宫中跑去。

  卫皇后见此情形,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这还是她当皇后以来,第一次皇上没理她,每次迎接皇上回宫,就算是皇上最累最忙的时候也会跟她寒暄几句,可现在,连最基本的“平身”二字都不屑说出口了吗?

  卫皇后压抑住内心的不快,对后宫众人说道:“都起来吧,皇上太累了,各自回宫去吧!”

  “诺”各宫嫔妃回答着,起身,向各自的寝宫走去。

  待各嫔妃走远,卫皇后小声对身边的宫女说道:“慧心,去打听一下皇上的马车上坐的是什么人。”

  “诺,奴婢这就去办。”慧心回答道。

  卫皇后对身后的宫女和太监命令道:“立刻派人去长乐宫中看看皇上是否受伤,其余众人跟本宫一起先回未央宫!”

  “诺”宫女和太监回答道,太监总管派了两个太监去长乐宫中打探消息,其余的人都侍候卫皇后回未央宫了。

  汉武帝一行人已来到长乐宫中,汉武帝纵身下马,径直走到马车旁,将躺在马车中的凌茵慕横抱起,不管不顾的走进长乐宫中。

  周围的太监宫女皆交头接耳,大多数宫人是认得凌茵慕的。荀公公见状忙让太监宫女们散开,怒斥道:“自己的事都忙完了?!还有空在这嚼舌根?!脑袋还想不想要了?!”

  太监和宫女们听后忙不敢再言语,四散开来。

  太医院院判带着皇上吩咐过的汤药已熬好放在长乐宫中。汉武帝将凌茵慕平放在自己歇息的龙床上,回头命太医院院判为凌茵慕诊治。

  太医院院判忙上前为凌茵慕把脉,结论跟胡军医的差不多,只是又开了些益气补血的药丸来给凌茵慕。

  太医院院判将汤药递到旁边服侍的宫女手上,让宫女喂昏睡中的凌茵慕将汤药服下,“启禀陛下,姑娘将此药服下之后不时便可醒来。只是姑娘此次失血过多,醒来后必会发烧,切不可再着凉,且退烧后还要一段时间调理才可康复。”

  汉武帝拿过宫女手上的汤药碗,“朕来喂就好了,院判邓浩哲留下,其余的人都下去吧。”

  话言一落,众人皆面面相觑,不敢动弹,荀公公忙招呼众人出去,“陛下,奴才就在门口,有事您招呼一声。”

  “嗯,你们都下去吧。”汉武帝坐到凌茵慕床边,头也不抬的说道,言语里尽是不耐烦。

  服侍的宫女和太监忙出去,在殿门口候着。汉武帝不顾院判邓浩哲在侧,滔了一勺凉好的汤药轻轻的喂予凌茵慕。可凌茵慕已经昏睡,对汉武帝喂到嘴边的汤药根本没有意识,汤药全都顺着凌茵慕的唇边流了出来,汉武帝忙拿出锦帕帮凌茵慕擦试……

  一旁的院判邓浩哲低头提醒道:“陛下,姑娘失血过多,虚弱的昏睡不醒,这么喂恐怕有些困难,不如稍等片刻,待姑娘休息一会,气血恢复一些再喂吧。”

  S$最“新章iP节V上酷4z匠Ym网

  “早些喂进了汤药,凌茵慕才能早些恢复!”汉武帝显然不同意院判邓浩哲的观点,这么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看着躺在自己面前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凌茵慕,汉武帝蓦地想出了办法,他端起盛药的玉碗仰头喝了一大口,顺势将碗放在床边,俯下身子,口对口的将药喂给凌茵慕……

  院判邓浩哲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是知道自己这君王是个敢想敢做的主,只刚才把宫人遣出去自己喂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汤药的事,就已经让他大开眼界了,没想到他还有这一出。看来这凌茵慕姑娘为嫔为妃也是指日可待了。

  汉武帝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将汤药全数喂予凌茵慕,又用锦帕先将凌茵慕口唇上的药渍擦拭干净后才将自己的口唇擦拭干净。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君王,如此举动,无不是在告诉世人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在他心里的位置。

  院判邓浩哲心里不由得一惊,他是宫中的老太医了,自先皇在世时他已在宫中,在他的印象深处,汉武帝自即位开始都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再看看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虽已昏睡在龙塌之上,可满脸的病容仍掩饰不住她那倾国倾城之姿,眉宇间的气质更显示出此女子并非一般人。如此一个可人儿,任谁见了都会怜爱有加。

  汉武帝看了一眼龙塌上的凌茵慕,眼眶中满满的柔情。凌茵慕眉头紧锁,不知是在睡梦中为白天的事害怕担忧还是伤口太疼痛……

  汉武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直到看到凌茵慕紧锁的眉头渐渐预展,才缓缓的起身。瞟了一眼站在旁边低头不作声的院判邓浩哲,目光转为凌厉,严肃的提醒道:“此事不可跟任何人提及!朕若发现再有人知道此事,小心你的脑袋!”

  “诺!臣断不会跟任何人提及一字!”院判邓浩哲忙跪地表态道。至于什么事,在场的二人都心照不宣的明白。

  “凌茵慕姑娘就暂住于此,伤口和用药你全权负责,务必要让她尽快调理恢复,懂吗?”汉武帝严厉的命令道。

  “诺,臣遵旨!”院判邓浩哲在宫中行医多年,自认为对于宫闱之事游刃有余,对于皇上的脾性也甚是了解,皇上是绝不允许自己真正在意的人受伤害的。心中不禁暗自庆幸:还好这姑娘的伤势不算太严重……

  看到了汉武帝身上的血渍,院判邓浩哲忙恭敬的提醒道:“陛下是否也有些不适?可否让臣也为陛下诊治?”

  汉武帝坐在塌边的旧案旁,有些疲惫,“朕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疲累,你且来诊下脉吧!”

  “诺”邓浩哲说着上前为汉武帝把脉、诊治。须臾,院判邓浩哲说道:“陛下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上有些淤血且体力耗损过大。待臣开些活血化淤、补气安神的药,陛下服用过后多休息,不日即可痊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