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卫青忙命几位羽林急速去宫中请太医前来,又让羽林军中的军医前来,请示道:“陛下,臣已命人快马加鞭回宫请太医前来,这位是羽林军的胡军医,可否让他先为陛下和凌茵慕姑娘诊治?”

  “可行,快让胡军医先为凌茵慕姑娘诊治!”汉武帝急切的说道。卫青忙示意胡军医上前。

  那军医正欲行礼,汉武帝便命令道:“不必多礼,快上前来为凌茵慕姑娘诊治!快!”

  那胡军医也不拘礼,拿着药箱上前,恭敬的说道:“请陛下先将姑娘放下,微臣也好帮姑娘检查伤口!”

  i酷匠网◇唯o'一+正版X,…d其#他m都fn是K!盗a版:

  汉武帝忙将怀中的凌茵慕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胡军医上前仔细的查看凌茵慕的伤口,诊脉,过会又从药箱中拿了颗药丸放入凌茵慕口中,又撒了些药粉在凌茵慕腿上和肩上的伤口上,见伤口血流的少些了才用干净的布将伤口包上,后恭敬的跟皇上禀告:“启禀陛下,姑娘身子本来有些受凉,现又失血过多且受了惊吓,才会昏倒,刚微臣已给姑娘服了益气的药丸,伤口上也敷过了止血的药粉,待醒来后再服些益气补血的汤药好好调理便会好转。只是姑娘伤口甚深,恐恢复之后会留下疤痕。”

  汉武帝听后不禁松了口气,“一点疤痕又有何妨?!”转头对卫青命令道:“卫青,上林苑的事情你来处理,传令,即刻回宫!”

  “诺,臣遵旨!陛下的身体也让胡军医检查下吧。”卫青当然明白汉武帝急着回宫是为了凌茵慕的伤,但看到汉武帝身上的血迹也有些担心。

  “朕的身体无恙,那个畜牲还不足以伤到朕!”汉武帝傲慢的看着地上黑熊的尸体说道。看着旁边低头不语的荀公公,汉武帝命令道:“荀莜,你先回宫让太医们准备益气补血的汤药!”

  荀公公闻言忙跪伏在汉武帝面前,哭求道:“陛下,奴才一步也不离开陛下了,奴才刚才的疏忽已经让陛下险些受伤,奴才让宫奴们回去让太医们准备汤药,请陛下恩准奴才跟随左右。”

  汉武帝想了想对荀公公说:“罢了,你便留下吧,让羽林快马回宫通知太医院,你先准备马车,朕要即刻回宫!”

  “诺”众人点头应道。

  不一会,荀公公便寻来一辆马车,恭敬的说道:“陛下,奴才把马车准备好了!”

  汉武帝一把将凌茵慕横抱起放在马车上,自己则骑马。

  “陛下,这,这可是陛下专用的马车……”荀公公见状忙提醒道。

  汉武帝瞪了荀公公一眼,“朕看你如今的差事当的越发好了,连朕的决定你都敢违抗?!”

  “奴才不敢,奴才害怕陛下骑马劳累……”荀公公忙低头解释道。

  “出发,回宫!”不等荀公公说完,汉武帝便命令道。

  众羽林忙跟随汉武帝,快马加鞭的向皇宫中赶去。荀公公也不敢再言语,忙紧紧跟着汉武帝左右,卫青命羽林军的将领保护皇上左右,自己则留下处理上林苑诸事。

  大将军卫青命人收拾了倒在地上的黑熊残局,清楚的看到刺入黑熊身上的匕首,这个,不正是自己曾送给霍去病那小子的那把匕首吗?!而且霍去病甚是喜爱这把匕首,从不离身。看刚才打斗的痕迹不难发现这匕首应该是凌茵慕刺入黑熊后背的,那这匕首定是霍去病送予凌茵慕的,这个浑小子,让他离凌茵慕远一些,他不仅不听还陷得如此之深……

  各将领还沉浸在追捕白麋鹿的围猎中,霍去病和杨岭已埋伏起来,眼看白麋鹿就要被霍去病和杨岭擒获,一个羽林军过来告知汉武帝和凌茵慕的事,二人皆是一愣,霍去病和杨岭也顾不上围捕白麋鹿了,忙往回赶。

  途中遇到匆忙寻找众将领的卫青,卫青将匕首交还给霍去病,霍去病看到匕首上的血渍心中不由得一紧,心中一遍遍的责骂自己,应该守在凌茵慕身边的,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凌茵慕也不会受伤了……

  “皇上已将凌茵慕抱回宫救治,你无须担心!”卫青没有提及匕首的事,反倒特意提醒霍去病,皇上跟凌茵慕已有了亲密接触,希望他能适可而止,毕竟看上凌茵慕的是决定他们生死荣辱的君王。

  霍去病心如刀绞,说不出话来。无须担心?他怎么可能不担心,皇上对凌茵慕有意不假,可凌茵慕对自己的情意霍去病又何尝不明白,他不在乎皇上是抱凌茵慕还是背凌茵慕,他懊恼的是凌茵慕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她身边。

  “有些事情该放弃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卫青不理会霍去病径直去找别的将领。

  放弃?!这要如何放弃?!情不知何时起,一往而深之,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放心吧,凌茵慕吉人自有天向!不会有事的!”杨岭拍了拍出神的霍去病。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霍去病说这话既是表明白自己的态度,又是告诉杨岭他不会放弃对凌茵慕的感情。

  二人相视一笑,快马加鞭的向皇宫赶去。

  对于凌茵慕受伤事件杨岭的心中也满是自责,自己不应该也跑来围猎,他是御前统领,应该保护皇上左右,寸步不离的,这样的话便可救下凌茵慕了……

  汉武帝策马冲向长安集市,并不顾忌逛街、摆摊的市民们,所到之处皆一片狼藉,市民死伤无数。汉武帝却全然不顾这些,反倒命令驾车的车夫直冲过去,以最快的速度回皇宫,这便是君王独裁制最可怕的地方,只要是君王的意愿,无论对错任何人都不能违背!

  皇宫苑内,太医院院判接到羽林将士紧急送来的密旨,忙准备上好的益气补血的汤药。卫皇后也收到消息,知道汉武帝就快回宫了,而且不知是否负伤,卫皇后也是一阵担心,忙命太医院多准备些上好的治伤药材,焦急的等待着汉武帝的到来。

  不多时宫门打开,汉武帝风尘仆仆的进了久违的皇宫,身后的马车紧跟而上。卫皇后带着后宫众人在皇宫门口迎接着汉武帝,汉武帝一进宫门,扫视一眼行跪拜之礼的众人,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一角的太医院众人身上,“直接去长乐宫!太医院院判也到长乐宫待命!”汉武帝说罢便径直策马向长乐宫中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