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很快便到了,凌茵慕仍旧穿了套轻便的装扮,与前几日不同的是她早早的便起来了,吃过早膳后还准备了些干粮,甚至连绳索都准备好了……

  大军在汉武帝的命令下出发,凌茵慕和东方朔在队伍的后面悠然自得的聊着闲话,与凌茵慕相同的是,东方朔也早早起来吃得饱饱的,甚至还带了壶小酒,看来这二人是被前天落水之事吓得不轻。

  队伍气势宏伟,井然有序,各将领都准备从指定地点向上林苑正中进行围捕,听各位将领的言语方才知晓在围捕前几日发现了麋鹿群,领头的麋鹿还是非常少见的白色麋鹿。

  诸将领照着地图认真的比画着,这景象俨然不输于任何一场战争。各将领确定好自己的职责和进入围猎的地点后皆四散开来。

  东方朔和凌茵慕自然跟着汉武帝这一队,汉武帝身边是大将军卫青,紧跟其后的是杨岭、霍去病和众羽林将士,凌茵慕和东方朔皆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撼,没有再聊闲话,而是静静的跟在队伍后面,观摩围猎。

  可一行人策马行了半晌,凌茵慕仍旧连个麋鹿的影子都没看到,不由得开始怀疑情报的真假。何况这里的通信设备如此落后,别说wifi和无线通讯了,连个最基本的电台或者对讲机也没有啊,完全靠传令兵来回奔袭获取信息,这种情形之下真不知什么时候能抓住那些所谓的麋鹿。

  队伍在崇山峻岭中不停的穿梭,惊的一些小型的兽类在林间草丛中跳跃着、逃离着、哀鸣着,但队伍中的众人却没有一个分心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围猎。

  待队伍到达溪水边,夜已入幕,汉武帝当即下令安营扎寨,第二日再继续行军。看来想回思贤苑休息是不可能的了,汉武帝特意命人为凌茵慕搭了一个小帐篷,这个君王这几日看着像是醉心于狩猎,实则心中所思无不是淮南王的案子。

  凌茵慕随意吃了些烤肉和干粮,将就着在溪边简单梳洗完后,便就寝了。

  一连几日皆是如此,凌茵慕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应不应该答应汉武帝的请求,这郊游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真不知道“天一香”的生意如何了,镜花应该没问题吧。

  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让凌茵慕觉得好笑,就是每晚都能看到营帐旁边的湖水中大将军卫青教诸将士游泳的情形。赵信倒是学得挺快,对于这秋夜里冰冷而又刺骨的湖水,赵信却并未退步,每次他都是第一个下水最后一个上岸的,他的内心深处,对凌茵慕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眷恋。

  在这几天的观察中,赵信不难发现郎官霍去病对凌茵慕的心意,也不难看出凌茵慕对霍去病的情意,看到二人在一起说说笑笑,赵信不禁有些失落和羡慕。但只要一想到凌茵慕那清亮的眼眸、明媚的笑靥,像没有一丝阴云的晴空,赵信的心便会暖暖的,他不认为自己比霍去病差,更希望凌茵慕永远如此无忧无虑,永远快乐的生活下去!对于霍去病请教赵信关于匈奴人作战方式,赵信则知无不言,他认为公平竞争没什么不好,也只有在一切对等的情况下赢了霍去病,赵信才觉得赢得光荣。

  可凌茵慕并不能感受到赵信心中所想,而且对于每天的行军都有些厌烦,但又畏惧于汉武帝的淫威,故又不得不骑马跟在队伍的后面。

  这日,队伍开始起拔,天有些阴沉,像是快要下雨了,传令兵带来消息:麋鹿群就是前方不远的灌木林中!带队的大将军卫青也在树林中、岩石上特有的记号看出各位将军正带领兵士在附近合围!

  可凌茵慕却仍旧没看到一只麋鹿,汉武帝命全队人马皆不要发出声音,准备弓弩,轻慢的向灌木林中靠近。

  这里的灌木林比别处的高大、茂密很多,根本不像有人来过的样子,所有人屏息凝神,好似面前的是他们最强大的对手。

  不知谁的马匹踩到了地上的枯树枝,树枝被马蹄踩断的清脆声随即传来。蓦地一道白光应声而起,在灌木林中跳跃几下后不见了踪影,随着那白光落地,不断有麋鹿三三两两的跳跃而起,接着跳跃起来的麋鹿越来越多,它们像是听从了那白光的指引,发现了周围四伏的危机准备逃离。

  那白光应该就是各将领口中所说的带头的白色麋鹿,它速度极快,灵敏的躲避着它认为的一个又一个危险。

  汉武帝回头看了一眼队伍后面凌茵慕惊喜的目光,顿时扬起嘴角下令道:“全军开始围攻,势必活捉那头白色麋鹿!”

  一声令下,四周潜伏着的各将领即刻冲进灌木林,喊杀声,命令声,此起彼伏,麋鹿如溃军般四惊而逃。各将领命令着自己的将士追击逃走的麋鹿,各将士兴致高昂、血气冲天,所到之处,麋鹿无不被俘获,凌茵慕不禁感慨: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原来这个看似喜爱声色犬马的汉武帝,就是这样在这上林苑狩猎中培养自己和将领们学习战场中的谋略和决断的。凌茵慕的心灵深处再一次被深深震撼!

  凌茵慕策马走近灌木林,一些麋鹿已被制服,将士们皆去追寻那带头的白色麋鹿,只留寥寥可数的兵士来捆绑这些已被俘获的麋鹿,就连平日喜爱寄情山水的东方朔也被刚才的阵仗所感染,也跟杨岭和霍去病他们去追捕那带头的白色麋鹿了。

  7q更√新(最:h快☆上,P酷",匠&g网、

  汉武帝仍细致的查看着每一处痕迹,细细的在心中总结此次围猎的教训。凌茵慕下马看着四周的环境和数不清的麋鹿们,看来真是什么样的将领指挥什么样的战争啊!

  这几日行军的疲惫瞬间消失殆尽,凌茵慕觉得无比兴奋和开心,她这里走走,那里看看,乐此不疲的参观着刚刚经历过血战的灌木林。渐渐走着,人声越来越远,一个人置身于原始灌木林中的凌茵慕却觉得无比惬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