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统领所言极是,为师看这匕首也是个难得的宝物,徒儿收下也好!”东方朔在旁边敲着边鼓。横竖是自家徒儿占便宜,为什么不拿?!

  本被霍去病这一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凌茵慕还觉得有些委屈,凭什么他说什么我就要照做的?!但转念一想留把匕首在身边也好,而且杨岭和东方朔所言非虚,留把防身的利器在身边甚好。这样一想,凌茵慕心里舒服多了,她心安理得的将匕首放回腰间,还振振有词道:“这可是你逼着我收的!”

  “哈哈哈哈……”旁边顿时传来霍去病、杨岭和东方朔三人爽朗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男生送女生西不是很正常嘛!”凌茵慕白了他们一眼说道。想着昨天赵信来找自己的事,凌茵慕忙接着说道:“你们知道我们昨天救的那将领是谁吗?”

  “赵信啊,陛下刚封的翕候,怎么了?”霍去病回答道。

  “赵信他是匈奴人,你们可知道?”凌茵慕紧接着问。

  “知道啊,怎么了?”霍去病听凌茵慕的语气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妥啊,不管是匈奴人还是汉人,只要一心向汉,大家和乐融融岂不甚好?!”杨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徒儿是否意有所指?不妨直说来听听。”东方朔觉得来自未来世界的凌茵慕是有自己看法的,故如此说来。

  凌茵慕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你们知道我是从未来世界来的,我所知道的历史中赵信后来又叛变回匈奴,匈奴单于还封他当了‘自次王’,我有些担心和害怕。”

  三人闻言,皆沉思了起来,片刻之后,霍去病率先开口道:“现在的赵信一心向汉,并无半点差错,他昨天还主动跟我言谢来着,或许他以后可能不会叛变呢。”

  “是啊,我们现在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赵信以后会叛变,如果贸然向皇上或大将军禀告,不仅难以服众,而且很有可能适得其反让赵信找到叛变的借口。”杨岭也附和着说道。

  “徒儿既然如此说来,大家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我们现在确没证据,不过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那赵信若真的叛变,不知有多少生灵又将涂炭!不过凌茵慕也不必太过担忧,虽是你和霍郎官昨日舍命救的他,但若换成另一个人遇到赵信落水就会袖手旁观吗?既然我们现在都没什么好的策略,倒不如静观其变再做打算,如果发现他叛变就尽全力让损失降为最低,如果他的初衷并无反叛之心,我们太执念于此恐怕真的会适得其反!”东方朔分析道。

  凌茵慕点头,苦笑道:“师父所言甚是,早知会有今日,我以前就多学学这汉朝的历史了,也罢,管它历史不历史的,活得开心最重要嘛!”说着凌茵慕欢快的策马往走狗观中赶去。

  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也忙跟了上去。走狗观中各种犬类在汉朝算是一应俱全,有很多都是凌茵慕没见过的,当然也有凌茵慕在现代世界常见而这里没有的。

  宫奴们将他们四人引到环形阁楼上入座,茶水点心也不怠慢,从阁楼向下能清晰的看到最下面擂台上斗犬的情形。

  斗犬的方式有多种,可以就选这上林苑的犬付过银子就可以了,也可以自带犬但也要付出场费,不斗犬的也可以买输赢,只是概率并不高,但所有赢了钱的人都要拿出银子算作走狗观的提成。走狗观和走马观的形式差不多,都是对外开放的,能来这里的人也是非富即贵,看来这里是汉武帝从王候权贵们手中获取银子的一种方式。

  斗犬开始了,人们的呐喊声相继传来,众人的注意力皆在擂台上拼死搏杀的斗犬身上,赢了则皆大欢喜,输了便垂头懊恼,看来赌博在这个朝代已经根深蒂固了。

  凌茵慕对这种斗犬赛马什么的倒是没太大的兴趣,只是从没见过觉得新奇罢了,东方朔倒是有些兴趣,不过运气倒是有些不佳,接连赌了几次都输了,真有些打击他卜卦之术的信心,霍去病和杨岭也忙趁机打击,“这东方先生的卜卦之术遇到赌局可就不灵了!”

  四人笑闹了好一阵子,终于让东方朔忍不住先行离开了,三人也笑着起身追上有些懊恼之意的东方朔。

  四人漫无目的逛着、聊着,不经意间走到了一个宫殿门口,“葡萄宫,徒儿对这个可有兴趣?”东方朔看着宫门口那篆体的三个大字不禁想起了太中大夫张骞的葡萄,顿时怒意尽消。

  “如此冒然的前来,不知可否会打扰了太中大夫?”凌茵慕笑着说道。

  “这个应该不会吧,我们几人专程前来拜访,太中大夫岂有不欢迎的道理?!到时再顺便弄点葡萄岂不美哉!”东方朔边说边想着张骞的葡萄,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VP看{正8版章节`上酷/(匠|网MH

  葡萄宫的宫奴们向太中大夫张骞禀告:东方朔、杨岭、霍去病和凌茵慕前来拜访。张骞听后甚喜,忙停下手中的事情前来宫门口迎接,四人见到太中大夫寒暄了几句后便开始进入葡萄宫中游园。

  张骞将葡萄宫整理的甚好,一眼望不到边的葡萄园中的葡萄架上垂挂的如珍珠大小的葡萄让东方朔垂涎欲滴,随处可见的西域植物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太中大夫张骞也似乎很乐意将种植西域作物的经验分享与别人。

  大家坐在葡萄架下品着茶,一边听着张骞讲述着西域的所见所闻,一边吃着张骞热情款待的西域水果,这感觉甚是惬意!

  就这样闲聊闲逛中,一日很快便过去了,回到营地,用过晚膳,大家早早的就寝了。

  汉武帝的心情似乎有些平复,下令第二日全军围猎。这里的围猎是指全军从各个方向借助地势,对上林苑的珍奇异兽进行围捕,是这个时代特有的培养将士兵法、谋略的实践科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