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叹了口气,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假如自己早已知晓面前的男子便是赵信,假如再经历一次舍生救人的选择,凌茵慕的答案还是会与当时一样,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罢了!罢了!就让历史来得更猛烈些吧!

  凌茵慕敛眉颔首,耸了耸肩,“时候也不早了,凌茵慕先回去休息了,赵将军也早些就寝吧!”凌茵慕说着朝赵信盈盈一福,转身朝思贤苑中走去。

  赵信愣愣的看着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就此离去,眼睛中满是不舍,嘴唇动了又动却连一句道别的话也没能说出口!他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直到凌茵慕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转身朝自己的营帐走去,凌厉的冷风给他燃如烈火般的心带来丝丝凉意。凌茵慕的身影不停的闪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努力的想回忆关于凌茵慕的一切事宜。

  赵信正思索着便走回了营帐中,正碰到刚忙完准备回营帐就寝的霍去病,赵信上前一揖,“见过霍郎官”。

  霍去病一愣,他是知道赵信是匈奴人,骁勇善战,熟悉匈奴军的作战方式,是大将军亲自提拔的将领。霍去病忙上前拉住赵信说:“赵将军不必多礼,若是因为白天的事赵将军实在不必挂怀!”

  “霍郎官说的跟凌茵慕姑娘一样,但我们匈奴人是不会忘记救命恩人的恩情的,在下只想借此机会先谢过霍郎官!”赵信心直口快的说道。

  听到赵信说自己跟凌茵慕一样,霍去病倒是开心的笑着谦辞道:“区区小事,赵将军不必多礼,常听大将军夸赞赵将军骁勇善战,有勇有谋,深知匈奴作战方式,不知赵将军可否不吝赐教?”

  “这个也是区区小事,这个包在我身上了,一定教会你!”赵信豪爽的说道。

  “好,一言为定!”霍去病也爽朗的笑了笑。

  “一言为定!”赵信重复道。二人约定好便回营帐歇息去了。

  凌茵慕回思贤苑的寝殿中,将腰间的匕首放在梳妆台上,觉得有些困意,躺在塌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时天已大亮,宫婢早已准备好早膳在侧。缓缓起身,梳洗完毕,吃过早膳,凌茵慕不由得感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真是惬意!

  吃过早膳,凌茵慕便走出思贤苑想要再逛一逛这个汉朝的上林苑。汉武帝在渭水边饮着茶,想着淮南王的诸多事宜。大将军卫青维持着队伍的秩序,一些将士们带领着手下的兵士们或是进行小的围猎或是下河捕鱼。

  凌茵慕发现,他们这个朝代好像不太流行钓鱼,捕鱼的方式要么徒手要么用织网,难怪自己制的钓杆除了前卫的东方朔大家都不能接受。

  正闲逛着,东方朔便迎了过来,“徒儿今日可有安排?”

  “暂时还没想好要做什么,师父可有什么好的建议?”凌茵慕回答道。

  “为师常听有些将领说上林苑的斗犬挺有意思的,今日天气正好,不如徒儿陪为师一起去走狗观瞧瞧?”东方朔提议道。

  “那就去瞧瞧,斗犬我还真没见过的!”凌茵慕同意了东方朔的提议。

  二人正欲策马前行,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二人去能否带上我们呀?”一回头,霍去病那亲切的笑脸正在阳光下对着凌茵慕,站在他身边的正是杨岭,四个人又聚在了一块儿。

  “杨统领和霍郎官想赏光哪有不允的道理,人多了热闹嘛,只是怕皇上有事会找二位。”东方朔也笑着说道。跟这两个人在一起他随意多了。

  “皇上说今日想要静一静,正在渭水边喝茶呢,特命我跟杨统领自行活动。”霍去病仍笑着回答说。

  “如此甚好,老夫还正愁没人保护呢!”东方朔爽快的答应道。

  “保护?!我没听错吧,东方先生还要我们保护的吗?!”杨岭打趣的说道。东方朔一时语塞。

  “呵呵呵呵……”杨岭、霍去病和凌茵慕三人开心的笑着策马朝走狗观中走去。

  “凌茵慕今日不留在思贤苑中休息,身体可还吃得消?”杨岭关切的询问道。

  r=看$正版'#章节V4上$酷MQ匠网G

  “多谢杨大哥关心,虽说昨天有些受凉,但喝过祛寒的汤药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凌茵慕笑着回答道。

  “昨天得知你跟霍去病跌落山崖,我跟东方先生着实担心了好长时间,不过我想你跟霍去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杨岭平淡的讲述道。

  “这个当然,就算我自己有事也不会让凌茵慕有事的!”霍去病坚定的说道,像是在跟杨岭和东方朔表态。

  杨岭和东方朔不由得瞥了霍去病一眼,嘴里发出一阵“唏嘘”声。霍去病并不以为意,以后他们会习惯的。

  倒是凌茵慕脸上泛起了红晕,她白了霍去病一眼,拿出腰间的匕首丢到霍去病的怀中,“这个,还给你”说着拉紧缰绳策马行到东方朔旁边去了。

  骑在马上的霍去病拿起怀中的匕首,也拉紧缰绳策马跑到凌茵慕旁边,又将匕首递到凌茵慕的手中,温柔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这个,你留着吧!”

  “霍郎官的贴身之物,凌茵慕岂敢留之?!再说了,我一介女流,舞刀弄枪的多不好!”凌茵慕没有接匕首,脸侧到另一边没有看霍去病。

  “什么情况?霍郎官连自己的贴身之物都舍得给我的徒儿了?!这算定情信物还是什么?”东方朔起哄道。

  杨岭浅笑着没有作声。

  霍去病并不就此作罢,他径直拉过凌茵慕的胳膊,强硬的将匕首塞到凌茵慕手中,“还是你留着吧,这匕首锋利异常,你带着以防万一!”

  “嗯,还是留着吧,这上林苑确实不大太平,有如此利器,你一女子正好防身!”杨岭开口劝道,他刚一眼便认出来那匕首是大将军卫青偶然得的宝物后赠予霍去病,匕首虽看似简单,但确锋利异常,霍去病一直视若珍宝,贴身携带,从不示人,他如此回执要把匕首给凌茵慕,证明凌茵慕在他心中的位置非同一般,且杨岭也希望看到此情此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