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大帐内,雷被正屈膝着向坐在桌案前的汉武帝揭发着淮南王意欲谋反的罪行。旁边的大将军卫青和郎官霍去病正低头待命,大帐内只有雷被的声音回荡着。

  在从崖边回营地的途中,大将军卫青和郎官霍去病已将遇到雷被之事尽数告知汉武帝,汉武帝本就让韩嫣找借口将淮南王一干人等问罪,这个雷被来得正是时候!

  雷被言毕,汉武帝命廷尉受理此案,因汉武帝本想以举国之力对抗匈奴,曾下征兵诏命,任何人不得因一已之利阻拦任何意欲参军之人,所以先从淮南王刘安和太子刘迁阻挠雷被参军入手,逼淮南王刘安一行人等就犯,又下密诏让韩嫣的人里应外合,务必将淮南王等谋反之罪坐实!

  夜已深了,这个平日威严又理性的君王此时却坐卧不安,他一方面激动于自己终于将要把准备谋反的淮南王等人治罪,一方面又担忧于是否会打草惊蛇而事倍功半。荀公公在旁边小心的侍奉着,不敢吱声……

  凌茵慕正欲就寝,一个宫婢进来禀报说:“姑娘,苑外一个将领问姑娘是否已经就寝,想要求见姑娘,不知姑娘是否想见?”

  将领?难道是霍去病?凌茵慕想着嘴角微微上扬,脸颊上动人的酒窝尽显无余。“知道了,我一会就出去!”凌茵慕笑着说道。

  “诺,奴婢这就去回了那将领”那宫婢恭敬的说着,退下去了。

  凌茵慕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一切完好后才拿着妆台上的匕首欢快的跑了出去。

  看r√正《版章节8I上X酷匠网8

  苑门口果然一个将领等候在那里,凌茵慕笑着迎了上去,可走近了才发现,那人并不是凌茵慕心中所想的霍去病,而是白天那个落水将领。

  那落水将领看着笑靥如花的凌茵慕,一袭白衣缓缓靠近,美丽的墨发随风飞舞,婉如仙子下凡般清丽可人,落水将领顿时愣住了,原来想好的感谢的话语竟不知从何说起。

  凌茵慕看到那落水将领的表情,还以为自己手中的匕首给人一种恐惧感,忙将匕首放入腰间,盈盈一福道:“将军有礼了,不知将军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那将领忙回一礼客气的说道:“姑娘不必多礼,在下深夜前来并无他意。只是,只是想谢过姑娘今日的救命之恩。”

  “将军不必客气,今日之事换作是谁都会施以援手的,何况今日救你的不只凌茵慕一人,将军实在不必挂怀!”凌茵慕说辞的说道。

  “霍去病确也是在下的救命恩人,但若无姑娘的救助怕是在下根本等不到霍去病的相救。我们匈奴人将救命恩人看作是神明的使者,请受在下一拜!”说着那将领屈膝在凌茵慕面前行了跪拜大礼。

  凌茵慕忙侧身让开,“将军的好意凌茵慕心领了!但将军如此大礼,凌茵慕实在受之有愧!凌茵慕略通医术,也曾因此救治于人,将军只当这是凌茵慕另一种行医方式吧!”

  那将领缓缓起身,仍歉疚的说道:“不想姑娘胸襟竟如草原般宽广,在下今日若不一意孤行小看了姑娘也不至于酿成如此大错!”

  “将军言重了,没什么错不错的!凡事因果循环,自有天理,再说了,我跟霍去病不都好好的嘛!”凌茵慕开解道,也许是淮南王命数已尽所以上天让他们遇到雷被的吧!想起那将领说自己是匈奴人,凌茵慕又好奇的问道:“将军刚才说自己是匈奴人?”

  “正是”那将领并不否认。

  “现汉朝不是正在与匈奴交战吗?为什么大将军还会让一个匈奴人追随左右?”凌茵慕不解的问道。

  那将领认真的回答道:“在下确曾是匈奴小王,家族之人因不喜战乱故与军臣单于结仇,当时正值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在下虽被俘却深受大将军恩惠,大将军不仅命在下与匈奴兄弟同伍且对我们照顾有加,故在下愿为大将军征战匈奴,为汉匈之间赢得和平!”

  “匈奴小王?你叫什么名字?”凌茵慕有些担心的问,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以前的名字不提了,在下给自己起了一个汉人名字,叫赵信!”那将领坚定的说道。

  赵信?!他就是赵信?!原来自己和霍去病舍命救回的人竟是以后会再度叛变回匈奴的赵信?!凌茵慕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遍遍重复道:“赵信?!你是赵信?!原来你就是赵信?!”

  “如假包换!”赵信诧异的看着凌茵慕语气仍坚定的说道。

  “那你以后还要回匈奴吗?”凌茵慕若有所指的问道。

  “笑话!军臣单于与在下早已结仇,在下一旦回匈奴定会必死无疑,此生怕是不会再回去了!”赵信提醒道。

  “那匈奴是你的故乡,如果匈奴换个单于,你是否还要回去?”凌茵慕再一次问道。作为未来世界的人,凌茵慕当然明白历史上的赵信会再一次被俘回到匈奴成为“自次王”,但凌茵慕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祸根”竟因自己的善念而起,早知如此,今日应该不救他的……

  看着出神的凌茵慕赵信再一次表明了态度,“再换单于也不过是军臣单于的直系,匈奴怕是早已没有在下的容身之所了,又谈何回去?!”

  “我救了你,不需要你报恩,只希望你能答应我无论何时何种情况都不要再回匈奴了,更不能背叛汉朝!想必将军给自己取的名字中有个‘信’字是因为将军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凌茵慕想未雨绸缪,所以有些牵强的借赵信报恩的心理来交换。

  “这跟答应不答应的没关系,你的恩情在下定会相还,至于匈奴,在下也不会再回,姑娘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搪塞在下!”赵信以为凌茵慕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淡化今日的救命之恩,但自己却无法忘却凌茵慕的恩情。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双瞳剪水,像是藏着说不尽的柔情,一身白衣轻盈飘逸显现出婀娜的曼妙身姿,一头乌黑的秀发随风飘飘,赵信再坚硬如磐石般的心也无法不由得颤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