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之下长相相似之人如此之多,单凭长相能说明什么问题?!而且当初在皇宫之中、大殿之上,凌茵慕当着皇后娘娘和淮南王之女刘陵翁主的面已验明正身,她怎么会是淮南王的庶女?!怕是淮南王强迫凌茵慕当他女儿,好让凌茵慕去匈奴和亲吧!”霍去病帮凌茵慕解围道,他可不想自己当时的军棍白挨,更不想让凌茵慕与淮南王再有半分瓜葛。

  “原来如此,在下也认为姑娘的气质才情岂是淮南王府所有?!只是不知二位可否引荐在下去面见圣上?”雷被恳求道,他不仅知道霍去病是大将军卫青的外甥,还知道霍去病在皇上身边当郎官,且霍去病又对身边的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如此在乎,他想面见必然要先求霍去病和凌茵慕二人了。

  凌茵慕莞尔一笑,玩笑的说道:“这事可都包在霍去病身上了,他跟皇上熟,不过得先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姑娘但说无妨!只要在下能做的,在下定当全力以赴!”雷被急切的说道。

  凌茵慕白了雷被一眼,学武功的人脑子这么不灵光吗?“这还要问,当然是要先出了这山谷啊!”

  霍去病上前将一头雾水的雷被拉了起来,“别跟她一般见识,姑娘家的,心思重!我们可都是从上面的悬崖上掉下这山谷来的,先出去再说吧!”

  雷被伤的很重,三个人的速度更慢了,天已透黑,霍去病找了些油脂比较大的树枝点燃充当火把,不太明光的火光在“噼啪”作响声中照耀着脚下的路,三个人就这样相扶着一步步的沿着小路前行着。

  凌茵慕几次想要扶雷被都被霍去病拦下了,这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霍去病还是有些自己的小私心:他既不想让凌茵慕受累,更不想让她的凌茵慕与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陆续有喊声传来,“霍郎官~~~凌茵慕姑娘~~~”

  三人闻声忙高兴的不顾脚底的疼痛,挥动着手中的火把,高声回应道:“嗨~~~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不一会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越来越多,时不时的能听到有人声“快点”

  “找到他们了”

  “他们在这下面,快下去”

  很快一队人挥舞着火把来到三人面前,带队的是卫青大将军,霍去病忙行了个军礼,“郎官霍去病见过大将军”。凌茵慕也是盈盈一福,“凌茵慕见过大将军”。雷被也跟着行了礼,“雷被见过大将军”。

  卫青忙示意三人起身,“快起身!用不着这些虚礼!来人!快将他们扶到山谷上去!”又转头对后面的人说:“你们先回山谷去跟皇上汇报情况!”

  “诺“后面的那一小队人忙往回走,靠近霍去病的人齐力接过霍去病手中的雷被,一起顺着小路向谷外走去。

  霍去病将雷被的情况全数告知卫青,卫青点头,准备将此事告知汉武帝,让汉武帝定夺。

  走出山谷,谷外壮观的火把密密麻麻的将黑夜照的如同白昼般明亮。汉武帝坐在马上焦急的等待着,一看到他们东方朔不顾身份的连忙上前道:“凌茵慕,我的好徒儿,你可回来了,吓死为师了!”

  看到一身狼狈的三人,汉武帝命身边的荀公公“你先回营地让宫人准备好热水、吃食和祛寒的药汤!”

  “诺,奴才这就去办!”荀公公回答后忙往营地跑去。

  霍去病、凌茵慕和雷被三人皆行跪拜礼“叩见陛下……”

  “免礼,起身吧,折腾一天了,快些回去歇息,明日先休息一天,后天再继续狩猎!”汉武帝关切的说道。

  “诺,谢陛下隆恩”三人皆感激道,起身上了马,随大队往营地走去。

  东方朔在凌茵慕的身边唠叨道:“徒儿有所不知,今日可把为师吓得不轻,为了找你们,为师连水都没顾上喝一口的,看来为师是得好好学一学游泳了。”

  酷*匠z网k正版首K*发

  凌茵慕听后不禁笑了笑,想起身上还有一条烤鱼,便拿了出来递给东方朔。“师父受累了,想必师父饿了一天了吧,先吃点东西垫垫。”

  东方朔蓦的想起自己都饿了一整天了,忙接过烤鱼谢道:“多谢徒儿,还想着为师呢,你跟霍郎官掉落山崖,为师着实担心了一整天了,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次掉下山崖,凌茵慕也以为是凶多吉少呢!还真是多亏了霍去病,他将我从山崖下的潭水中救出,还徒手抓了许多鱼呢!师父你吃的这鱼也是他抓来烤好的!”凌茵慕跟东方朔讲述道。

  东方朔听后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是霍郎官有办法,好在这次有惊无险,要不然为师真要愧疚一辈子的!”

  紧跟在汉武帝身后的杨岭听到凌茵慕和东方朔谈话,嘴角上扬,露出久违的笑意,当他得知凌茵慕和霍去病一起掉入山崖的时候,他就感觉二人应该会没事的,他了解霍去病的能耐,明白霍去病会比自己做得更好,知道无论任何时候霍去病都会尽全力保护凌茵慕周全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心甘情愿的放手,让霍去病跟凌茵慕在一起的真正原因!现在看来,他果真没有看错人,失落之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欣慰。

  说话间,队伍已到达营地,荀公公早已传达了汉武帝的旨意,宫人们准备好了热水、吃食和祛寒的汤药等着众人,大家吃饱喝足后各自回营。

  凌茵慕跟宫人们回思贤苑洗澡更衣,环绕在身边的热洗澡水与白天那冰冷刺骨的河水形成鲜明的对比,凌茵慕从来不知道,原来洗热水澡是这么舒服的事!

  凌茵慕洗完澡后,换上了一套白色的裙装,水湿漉漉的墨发如瀑布般从肩上直泻下来。惊心动魄的劳累了一天,凌茵慕却还没有丝毫睡意,她静静的坐在塌旁的梳妆台边照着镜子,尝试着为自己画着淡妆。

  淡淡的远山黛眉,清纯明净的大眼睛,白皙且透着红晕的双颊,粉嫩如樱桃般的小口,让妆台上还未来得及还给霍去病的那把凌厉的匕首也被同化的柔和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