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说这些没用的,立即增派人手去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汉武帝威严的命令道。他不希望自己看上的女人和培养的将领就这么失去了。

  “诺,臣定会加派人手继续搜寻!”卫青忙恭敬的回答,他低着头,不敢看汉武帝那怒气冲天的容貌。

  队伍全部停止了狩猎,全部加入了搜寻的行列。大家四散开来,用尽办法去找寻下崖的路。东方朔也顾不上饥肠辘辘的肚子跟着大家一起寻找,凌茵慕如果真的遇难他会寝食难安、坐卧不宁的。

  霍去病和凌茵慕仍吃力的向谷外走去,天色近暗,群鸟回巢,空谷中回荡着各类鸟兽的叫声,显得格外瘮人。凌茵慕不由得害怕的朝霍去病的背后躲了躲,霍去病紧紧的拉着凌茵慕的手,想给她点安全感。

  “拿着”霍去病将随身携带的匕首递到凌茵慕的手中。

  “那你怎么办?”凌茵慕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霍去病将手握拳在凌茵慕面前晃了晃,“我有这个”

  二人正说着,就着夕阳的亮光,凌茵慕低头看到前方草丛中隐约有着斑斑驳驳的血迹,难道是野兽相互搏斗留下的?凌茵慕拿着匕首的右手不由得一紧,霍去病将凌茵慕护在身后径直上前查看,凌茵慕紧跟其后,二人寻着血迹向草丛深处探去。

  蓦地,一双带血的脚从草丛中露了出来,见惯了生老病死的凌茵慕也有些害怕了,忙拉着霍去病的衣襟不敢松手。

  }最i新b章◇g节l上'p酷@U匠/g网y@

  “你先在这等着,我先过去看看再说。”霍去病对身后的凌茵慕说道,感觉到前面很可能会有危险。

  凌茵慕摇头固执的说:“不,我要跟你一起去,你要不带我去,我就自己一个人先去!”说着自己便径直往前走。

  霍去病见状忙拦着,一把将凌茵慕拉回身后,“要去的话只能跟在我身后!”

  凌茵慕老实的呆在霍去病的身后算是同意了,二人小心翼翼的向脚的主人寻觅着,扒开茂密丛生的杂草,只见一个人趴在那里,看身形和着装应该是个男子,身上有几处明显剑伤和多处擦伤、碰伤,像是从山崖上摔下来所致。

  既然遇到了一定要救了,凌茵慕摸了下那男子还有脉搏,霍去病上前把人放平,看到那男子的面孔的一瞬间,霍去病和凌茵慕不禁异口同声的惊呼道:“是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霍去病为了凌茵慕在淮南国截亲时的手下败将,淮南王刘安的幕僚之一,雷被!

  霍去病和凌茵慕对视一眼,二人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致,要救雷被的一致。

  霍去病把雷被移到一个稍平稳点的位置,凌茵慕在附近的草丛中找了些止血的药草,在岩石上碾碎后敷到雷被的伤口上。看到雷被身上还带着水袋,霍去病喂雷被喝了些水,雷被到底也是练过功夫的,没多久便醒了过来。

  此时天已透黑,有几颗星星不远不近的陪着明月闪烁着。雷被醒来后看到眼前的霍去病和凌茵慕,这二人他是识得的,当初败在霍去病的剑下后,雷被每日更加勤于练剑,本想找机会再与霍去病一较高下,结果现在却被这二人所救,虽心有不甘,但做为一个侠客,感恩之心还是有的。

  “你醒了”见雷被睁开了眼睛,霍去病开口道。

  “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雷被支撑着起身感激的谢道。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只是不太明白,你的功夫也算上乘,何以被人重伤至此?”霍去病不解的问道。

  “哎”雷被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我雷被虽说出身市井,但也明白‘侠义’二字的的含义,本想着淮南王刘安会是识英雄的伯乐,可未曾想过他的心胸竟如此狭窄,叹只叹在下空有一腔抱负!”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你既然有所抱负,又何必非要选择在一棵树上吊死?!淮南王刘安和太子刘迁怕是无法容忍比他们有才干之人,而且他们恐怕也是命不久已!”凌茵慕提点道。

  雷被诧异的看了看凌茵慕,叹息道:“难怪姑娘有离开淮南王府的决心,原来姑娘你早已明白淮南王以后的路!悲哀的是在下并不明白姑娘为何如此肯定淮南王刘安和太子刘迁都将命不久已?!”

  历史终将是历史,在看到雷被的那一刻,凌茵慕已然明白,淮南王刘安和太子刘迁的身份和富贵将会因为雷被这个支点而撼动,进而丧命!凌茵慕将剩下的鱼递给了雷被,“先吃点东西吧,想你也饿了。”

  雷被拿了一条鱼,谢过凌茵慕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见雷被吃完了鱼,凌茵慕才幽幽的说道:“你既是淮南王刘安的幕僚,却身受剑伤,想必是淮南王刘安或太子刘迁派人所致,现你已跌入山谷,他们以为你已经死了。但如果他们知道你还没死,怕是还会加派人手对你灭口吧!”

  “姑娘所言非虚,在下本是淮南王的幕僚。因不久之前淮南国太子刘迁学剑,自认为剑术精湛,便要与在下相较高下,在下一再避让,可太子却步步紧逼,后在下不小心误伤了太子。太子与淮南王不悦,表面上不予理会,可暗中却派人追杀在下。在下见大势不好,便向淮南王辞行说在下想要去大将军卫青处投军,结果却彻底激怒了淮南王和太子,他们派众人一路追杀在下。在下身受重伤,情急之下跳下悬崖,被二位相救。二位的大恩大德,在下今生定不想忘!只是不知二位能否将在下引荐给皇上,实不相瞒,在下有重要的事禀告皇上!”

  “你可是想告知皇上,淮南王刘安密谋造反一事?”凌茵慕一针见血的问道。

  雷被不由得一愣,低头叹道:“看来姑娘心中早已有数,在下确已发现淮南王谋反的蛛丝马迹。想是淮南王也是怕在下泄密才决定杀人灭口的!他们既然不仁,就休怪在下不义!只是,恕在下冒昧,姑娘是否真是淮南王刘安的庶女?在下曾在淮南王的书房中有幸看到淮南王的美妾菁菁的画相,单就相貌相论,你二人的长相非常相似,只是姑娘的气质怕是其他女子无法相及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