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霍去病忙着翻弄着烤鱼,他肩膀上那道明显的伤疤,这伤疤是自己当时缝的那道,凌茵慕不禁想起当初在战场上经历的种种,他背上的伤痕虽浅却有很多,错宗复杂的交织在他的脊背上,一直到裤子下面,这些伤应该就是当初他为了保全自己和卫青将军挨的军棍留下的。虽然有自己的药可以让伤好的快一些,但伤得这么重,又没有好好的调理,留下疤痕是肯定的,凌茵慕几乎不敢想象当时霍去病被打的血肉模糊、皮开肉绽的样子……

  待霍去病拿着刚烤好的鱼转过身才看到凌茵慕眼眶中闪烁的泪花,看到凌茵慕正看着自己后背上的伤疤,笑着安慰道:“早都已经好了,你不是饿了吗,鱼烤好了,快吃吧!”说着把鱼递到凌茵慕手上,见凌茵慕接过鱼,霍去病仍笑着说道:“快趁热吃吧,还有很多呢!”说着又拿了条烤好的鱼吃了起来。

  凌茵慕将鱼放在嘴边咬了一口,想了想问了一个很二的问题:“疼吗?”

  霍去病拿着鱼的手顿了顿,转过头看着凌茵慕说道:“想着你就不疼了!我已经跟舅舅说过了,下次出征跟他一起,到时建立功名便可娶你过门了!”

  A最新章l节*k上?“酷匠D网z.

  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傻傻的只会为自己着想。凌茵慕有些哽咽,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吃着鱼。

  见凌茵慕没作声,霍去病忙接着说道:“你不说话,是默认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说不定还没等你建立功名,我就已经回未来世界了……”凌茵慕反驳道。

  “那我就去你的世界找你!对了,你先教教我未来世界的文字,这样的话,我去找你也方便些!”霍去病说着往凌茵慕身旁靠了靠。

  凌茵慕不禁觉得好笑,这还是第一见过么爱学习的人呢,“你要学什么字呢?”

  “先学你的名字吧,‘凌茵慕’这两个字怎么写的?”

  拗不过霍去病的凌茵慕只好拿着树枝用未来世界的汉字在地上写了“凌茵慕”二字,霍去病认真的学习着,一遍又一遍的写着……

  “你们汉朝的字好难,我都还不会写你的名字呢。”凌茵慕惭愧的说道。

  霍去病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不用学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念给你听,你想写什么我帮你写就好了。”

  “那不是什么隐私也没有了?”凌茵慕反问道。

  “隐私?什么是隐私?”霍去病好奇的问。

  “隐私都不知道,就是我的私事,我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事。”凌茵慕解释道。

  “你的私事?你若嫁给我了,什么事我都要知道的啊,为什么还有事是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霍去病认真的问道。

  凌茵慕一听头都大了,跟古代人聊天还真不是一般的有代沟!凌茵慕赶紧转移话题道:“那我天天做什么?”

  “这还要问?!你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了啊!不过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的,这样有什么事,我就可以保护你了啊!”霍去病的回答总是能温暖凌茵慕的心。

  映着跳跃的火舌,霍去病看着旁边的凌茵慕,她的一举一动间让他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曾经在小溪边救过自己的女子,“那个,在小溪边的女子是你吧?!”

  正在吃鱼的凌茵慕手不由得顿了顿,他终于想起来了,想来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认识了他,这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凌茵慕点了点头,看着霍去病回答道:“嗯,当时刚来到这里,从淮南王府逃出来,就遇到你了……还以为你以后都不会再想起呢。”

  “我说呢,当时的凌木总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想来,原来我们本就相识!”霍去病的眼睛望着远方,回忆的说道:“当时我去找我的父亲,结果嫡母百般阻挠,父亲没见成,倒是差点丢了性命,还好遇到了你!”

  这古代的女子如此狠辣,究其根由不过是男子的多情,真是可怜又可叹!

  凌茵慕看到曾经的出现在电视剧里的情节,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不知所措。“我当时也没有做什么,你应该都不需要我救吧!”

  “当然需要的,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很快就从小溪边离开。”看出了凌茵慕的无措,霍去病理解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怎么恨我嫡母,她这么做不过是害怕我跟她的儿子们争,不过这缘由却是父亲的滥情,所以我只想对一个女子一心一意,这样对大家都好!”

  “也是,真没想到,你的思想真的很不像你们这个时代的人!”凌茵慕想着,霍去病一定是以前跟着他的生母受过不少苦所以才有这样的想法。

  “呵呵,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这霍去病倒惯会顺杆子爬。

  谈笑间,凌茵慕已经吃了两条鱼了,好饱好饱。霍去病也吃了三条鱼了,还剩两条拿着准备路上吃。衣服也都烤干了,凌茵慕将自己衣服穿上,把霍去病的外套还给他。

  “你穿着吧,太阳一下山这谷里便会越来越冷的”霍去病没接衣服,关切的对凌茵慕说道。

  “还你穿着吧,我这衣服已经很厚了,这荒郊野外的,你若得了风寒,我可不会管你的!”凌茵慕威胁道。

  霍去病笑着接过衣服穿在身上,那带着余温和凌茵慕体香的外衣往身上一披的瞬间,霍去病顿时觉得心里一暖,想着凌茵慕刚刚只穿着裹胸便披着这件外衣,曾经不小偷看凌茵慕洗澡的一幕顿时浮现眼前,霍去病不禁脸红起来。

  凌茵慕看着霍去病低头坐着没无起身的意象,便自己一边一边起身提醒道:“还坐着做什么?快走啊,再不去找路天都要黑了!在这过夜,我害怕……”

  霍去病听后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扯了些周围的草在手中编着什么,凌茵慕看着霍去病忙着的手,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二人从山崖上掉下来的时候都没穿鞋子,这霍去病是想要编草鞋的节奏啊,只是这也太全能了吧,这种高手工技术含量的东西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也会?!

  似乎看出了凌茵慕眼中的吃惊,霍去病解释道:“以前我跟我娘相依为命,用布做鞋子太浪费了,我娘就经常编草鞋给我穿,时间长了我便也学会了。”说着递给凌茵慕一只编好的鞋子,“试试吧,再等一会另一只也能编好的。”

  凌茵慕接过霍去病手中的鞋子,心里酸的厉害,这样一个男子,以前遇到这么多不公平的事,他还能这么阳光,努力的活着,真不知道老天的眼睛是怎么长的!

  鞋子穿在脚上正好合适,虽然不如平时的鞋子舒服,但比光脚在平地上要好太多了。

  鞋子编好之后,二人便朝谷外走去,由于二人都不知出口在哪里,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东走走西寻寻。

  凌茵慕紧紧的跟在霍去病的身后,待霍去病探得前方的路可行时才让凌茵慕前行,凌茵慕乖巧的听着霍去病指挥,一步也不敢走错了。

  二人寻了好一会,终于在丛草密布的山谷一隅找到一条又陡又窄的小路,小路蜿蜒曲折,环山而上,看样子像是许久之前,河水高涨蔓延而下形成的,现小路上的水已干涸,只留下荆棘密布,二人顺着小路慢慢朝上爬的非常吃力。

  汉武帝已闻迅赶到河边,看到湍急而下的河水。汉武帝剑眉一皱,不屑的瞥过已经成为落汤鸡的带队将领,严肃的对身旁的大将军卫青提醒道:“大将军,你的兵士是得好好学一学游泳了!”

  卫青忙行了个军礼,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诺,臣遵旨!都是臣平日治军无方,才使得今日之事有所发生,臣甘愿受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