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累了,凌茵慕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生死不弃的男人,认真的问道:“霍去病,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你会怎么办?”

  霍去病看着凌茵慕温柔的说道:“傻丫头,这还用问吗?!你在哪我到哪!如果不跟你在一起,你若再遇到今日之事怎么办?!你一个人在这里又要怎么办?!”

  说着,霍去病从紧贴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块熟悉的琥珀,凌茵慕眨了眨眼“这个,你还留着在?!”

  “当然”霍去病轻轻抚摸着凌茵慕的头说道:“你看这里面的这对小虫子,像不像你我二人?!就算沧海桑田,我只认定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哼,谁要跟你一起做虫子”凌茵慕故意把头扭一边,心里却美滋滋的。

  “咕噜噜”凌茵慕的肚子又开始抗议了,似乎在提醒这两个人:喂,你们两个,别只顾着说情话而忘了我呀!

  “饿了吧”霍去病关切的问道。

  凌茵慕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道:“嗯,早上起得太早了,连早饭都没顾上吃,刚准备和师父钓鱼来着……”

  “钓鱼?你不带着弓箭的吗?为什么要去钓鱼?”霍去病似乎明白了什么故意问道。

  凌茵慕更加不好意思了,看了霍去病一眼,就把头扭到一边去狡辩道:“都怪你,当初非要照顾我,非要让我用那个什么弓弩的,结果现在我连弓箭都用不好了!”

  听了凌茵慕的“怨言”,霍去病没有反驳,他轻轻一笑,然后起身在附近找了些干柴和干草,用打火石将干草点着,再放干柴,见火势平稳,就在火堆旁边用树枝搭了些架子。

  待霍去病转身看到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坐着一动不动的凌茵慕,急切的说道:“还坐那做什么?快过来把衣服脱了,放这架子上烤一烤。”说着,霍去病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放在其中一个架子上。只着里衣的霍去病挽起袖子径直走到水浅一些的潭边,躬下身子将双手放在潭水中,不一会便敏捷的抓起一条鱼扔上了岸……

  凌茵慕愣愣的看着潭水中抓鱼的霍去病,原来他这么厉害呀!霍去病湿漉漉的里衣紧紧的贴在身上,强健的胸肌尽显无遗,阳光照射在霍去病的身上,甚是好看!凌茵慕不禁有些恍惚,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在潭水中忙着捕鱼的霍去病。

  捕了七条一尺左右的鱼之后,霍去病在潭边用随身携带的刀子将鱼刮洗干净,再用树枝串好才走上岸来,看着呆呆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凌茵慕,霍去病一愣,随即吼道:“愣着干嘛!不是让你脱衣服的吗?怎么还坐这不动,这么冷的天湿衣服穿在身上很容易得风寒的,快点脱下来放这烤烤!”

  凌茵慕瞬时反应过来,听话的解开腰带,将外衣脱下,放在架子上烤了起来。

  霍去病一边把鱼摆在架子上一边说:“一会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下,趁着天没黑,我们去找找出去的路,舅舅现在可能已经派人在找我们了也说不定!”见凌茵慕没吱声,霍去病转过头看了看凌茵慕。此时的凌茵慕已经发育成熟,白色里衣已然湿透,下身虽穿着裤子可仍无法掩饰那婀娜的身姿……

  霍去病顿时觉得气血上涌,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他忙转过头,专注于火堆旁边的鱼,不敢再看凌茵慕。凌茵慕也看出了霍去病的窘迫,不敢出声,虽然这汉代不同于现代,人们还是很保守的,但这荒郊野外的就只有他们二人,凌茵慕当然明白还是不要惹霍去病的好,就算他再有定力终究还是个男人……

  霍去病开始只想着秋天湿衣服穿身上容易着凉,见凌茵慕没动就着急的催促,却没想到他们虽对彼此有意但毕竟还没成亲,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但他是君子,岂有趁人之危的道理?!

  霍去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外衣,想着要狩猎早上就直接穿了件比较薄的外衣,这会,他的外衣都已经差不多干了,他将外衣拿下来递给凌茵慕道:“先把这个披上,顺便把里面的那件也脱下来放这烤烤吧。”

  霍去病说这话时脸一直对着火堆,看也不看凌茵慕一眼,倒是凌茵慕一愣,迟迟不肯接过霍去病手中的衣服,这个男人未免也太得寸进尺了吧!本来就来自未来世界的凌茵慕还不是太在意这荒郊野外,他们又是孤男寡女的,可霍去病这么一说,凌茵慕就算再前卫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内衣吧!

  “快点换吧,放心好了,我不会偷看的!”见凌茵慕迟迟不动,霍去病抖了抖手中的衣服说道。

  凌茵慕瞪着霍去病的背影一眼,接过衣服,只把里衣脱了,穿着裹胸将霍去病的外衣披在了身上,再把里衣放在架子上烤。霍去病见状也不再言语,凌茵慕取下发簪将头发解开,湿漉漉如墨的秀发就这样直泻在凌茵慕小小的肩膀上。

  霍去病不禁闪神,愣愣的看着,凌茵慕看着霍去病心里竟有此委屈:凭什么要我脱衣服我就要脱?!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现代人!

  “喂,霍去病,你的衣服也湿了,你怎么不脱?”凌茵慕理直气壮的问道,眼睛愤愤的看着他,好似自己吃了大亏一般。

  “哈哈”霍去病看着凌茵慕不禁大笑出声来,他两三下把里衣脱了,露出结实的胸膛,手放在裤带上,转过头,坏笑看着凌茵慕问道:“裤子还要脱吗?”

  凌茵慕不禁一羞,不过,她很快定了定神,哼,开玩笑!自己当医生那会,什么场面没见过?!“你想脱便脱,我以前在未来世界救死扶伤的时候,什么样的病人可都见过,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吓到我!”

  霍去病笑了笑,但放在裤带上的手却迟迟没有动,“等我们成亲了再脱吧!”

  什么?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凌茵慕羞的小脸红通通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霍去病正专注于火堆旁的鱼,烤鱼的香气四溢充满了整个山谷。

  V0酷}匠网c1正!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