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水中有一定的浮力,但河水湍急,凌茵慕又是一个女子,带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还是有些吃力的。凌茵慕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落水的将领拉到靠河岸的地方,可刚要靠岸,湍急的河水就将他们又冲向了河中央。

  东方朔见此情形急得团团转,可派出去的人仍示回来。突然,东方朔看到了他和凌茵慕扔在一旁的钓杆,没有绳子,钓杆先凑合下试试也好。东方朔忙把钓杆拾起,趴在岸边一手抓着钓杆的一头将钓杆的另一头递向河中间的两人。

  凌茵慕见状忙用尽全力把那落水将领往钓杆旁边推,落水将领还有些意识,忙伸手去抓钓杆,剩下的三个军士忙趴在岸边学着东方朔的样子,拉他们的将领。

  湍急的河水毫不停歇的拍打着水中的两个人,钓杆被河水冲洗过之后特别滑,那落水将领连抓几次都没抓住。

  正在大家焦急的时候,东方朔的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来人是霍去病。在附近狩猎的霍去病听到军士的求救声,他一眼便认出那个军士是保护凌茵慕的,寻思着凌茵慕有危险,连刚打的猎物也没来得及捡,就径直快马加鞭的赶来了。

  刚到岸边便看到凌茵慕在水中费力的推着那个带队将领往东方朔手中拿的棍子的另一头游,霍去病眉头一皱,两三下就把身上的盔甲扯了下来,又快速的将靴子脱下,毫不犹豫就“扑通”一声跳入刺骨的河水中,快速向凌茵慕游去。

  不一会霍去病便游到凌茵慕身边,他一把拉过那将领的衣领往钓杆那边游,霍去病的力道甚大,几下便把那将领推到钓杆旁边,可钓杆太滑,落水将领仍抓不稳,就算勉强抓住不一会又滑入河水中。

  霍去病见状直接拉着那落水将领的衣领朝岸边游去,凌茵慕也帮霍去病推着那落水将领往岸边游去。

  待凌茵慕和霍去病合力把落水将领推至岸边,东方朔等人忙拉着落水将领的衣衫齐力将他拽上河岸。

  凌茵慕见状不禁松了口气,可她早上都没有吃早饭,一个女子刚刚用尽全力救那落水将领,又空腹在冰冷的河水中呆了这么久,凌茵慕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湍急的河水丝毫不给凌茵慕一点喘息的机会,片刻间就将她冲向河中心,任凭她用尽全力也难游向岸边了。

  e酷匠。j网/C永;久-‘免.l费‘0看小gF说mI

  霍去病见状径直转过身向河中心游去,河水似乎很不怜惜此时落水的女子,冰冷湍急的向凌茵慕身上拍打着,凌茵慕只能尽力将自己浮在河水之上,可要游近岸却没有丝毫办法,无情的河水将凌茵慕带向远方。

  东方朔急着在岸上追着,喊着,霍去病则用最快的速度向凌茵慕游去,在离悬崖还有一丈多远的地方霍去病拉住了凌茵慕的胳膊,可这里的河水流得特别急,河水仍旧很深,连个凸起的石头也没有,霍去病只能吃力的拽着凌茵慕逆着河水的流向岸边游着。

  这里的阻力特别大,凌茵慕心里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他们二人只会因为体力消失殆尽而随河水坠入崖下。凌茵慕冻得发紫的嘴唇张了张,果断的说道:“霍去病,你快放手,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

  霍去病头也不回的吼道:“闭嘴,保存体力!”

  看着面前极力游着的霍去病,凌茵慕瞬间觉得无比的害怕,害怕这个男人就这么死去。凌茵慕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想要拉开霍去病抓住自己的手,一边拉一边说道:“快放手,你别管我了,快游上岸,快走,快走啊!”

  感受到凌茵慕的拉扯,霍去病猛的转身,更用力的拽着凌茵慕,深邃的眼睛瞪着凌茵慕吼道:“你在这我能去哪?!”

  这一瞬,凌茵慕不禁一时闪神,真希望时间就此停住!可时间不会停住,河水也流得更猛烈了,伴随着岸边东方朔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河水将二人直直的冲入崖下。

  此刻,霍去病唯一能做的只是把凌茵慕紧紧的搂在怀中,难道这便是凌茵慕来到这个世界的结局吗?这世上再没有凌茵慕也再没有霍去病了吗?

  见霍去病和凌茵慕坠入崖下,东方朔急着在岸上哭喊了起来,闻迅走赶来的大将军卫青忙命军士们分头下去找下崖的路,东方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也跟着一起寻找起来,他心里还存都会一线希望,他的徒儿可是个有能耐的!

  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老天给他们二人开的一个玩笑,这崖下是一个潭,潭水并不太深,河水顺着断崖直泻而下流入潭中,再分成几个小溪流向远方。

  霍去病和凌茵慕从崖上随水流落入潭底后又反弹到水面,霍去病见势忙拉着凌茵慕游向岸边,潭边的水不深,两人很快就潭边,霍去病拉着凌茵慕从潭边到岸上的草地上,两人瞬时瘫坐在草地上喘着气。

  “呵呵呵呵”看着霍去病盯着自己傻傻的笑着,凌茵慕气不打一处来,不知哪来的勇气,她不顾形象的扑到霍去病身上,小拳头用力捶打着霍去病的胸膛,边哭边哽咽的说道:“谁让你下水的?!谁让你来救我的?!谁让你不放手的?!谁让你跟我一起掉下来的?!打死你!让你不听话!打死你!让你死心眼!打死你!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大笨蛋……”

  霍去病只是静静的看着,任由凌茵慕一下下的捶打着自己,不躲不闪,直到凌茵慕打累了,霍去病才轻轻的帮凌茵慕拭去脸上的泪水。

  见霍去病如此任打任怨,凌茵慕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着,霍去病见状一把将凌茵慕揽入怀中,温柔的安慰道:“好了,不怕!别哭了!我若不在这,你还能打谁?!我若不在这,你哭了谁帮你擦眼泪?!再说了,你在这我能去哪?!”

  凌茵慕听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是啊,如果霍去病不在,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凌茵慕把脸埋在霍去病的胸口,嘤嘤的哭着,她本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她本以为自己的结局已然注定,可是上天还是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而且连霍去病也对自己不离不弃。此时的凌茵慕既感动又害怕,如果历史真的会照旧,凌茵慕真希望自己就此死去,至少现在的自己是幸福的,至少以后不用再经历生离死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