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听着东方朔如此说来,看着东方朔的时候不免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东方朔说的对,早知今日是如此情况,自己确实应该留点吃的今天吃了,哎呀,真不知道自己的肚子还要饿到什么时候?!

  t酷N匠/网l首S发Jr

  听着后面整齐沉稳的马蹄声,凌茵慕灵机一动的对东方朔挤了挤眼,“师父,不如我们让这些将士们帮我们弄点吃的,您看怎么样?”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这么做。”东方朔有些顾虑的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们早上也没吃饭呢!我们先跟他们套套近乎,然后再……呵呵呵呵……”凌茵慕小声的跟东方朔谋划道,东方朔点头表示赞同。

  语毕,东方朔和凌茵慕故意拉紧缰绳放慢了速度,待后面的军士们走近之后,东方朔客气的对带队的将领说道:“将军相貌气质看来都不似中原人,还不知将军如何天称呼?”

  可领队的将领只当东方朔是空气,不仅不回答东方朔的话,甚至目光也只注视着前面的路,瞟也不瞟东方朔一眼,东方朔见此情形不再说话,尴尬的看着凌茵慕。

  凌茵慕回应了东方朔一个白眼,又转过头笑盈盈的对带队的将领说道:“那个,将军,您看这都走了快一上午了,咱们的午饭还没着落呢,不知将军可有什么好主意?”

  那带队的将领淡淡的看了凌茵慕一眼,严肃的说道:“我等奉大将军之命,保护你二人的安全!至于干粮,我们每人都带着自己的那份,不劳姑娘费心!”

  每人都带着自己的那份?那就是我们饿肚子跟他们没关系了!大老远的跑来狩猎,自己还带着干粮就算了,而且只带着自己的那份,真是没脑筋!凌茵慕愤愤的看了带队的将领一眼回过头去,不再理他。

  东方朔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只能你我师徒二人自己想办法了!”

  “师父,不如我们到前面找条河钓鱼吧,反正有人保护!”凌茵慕提议道。

  “甚好,只是钓鱼的工具哪里有呢?”东方朔问道。

  “这个嘛,徒儿自有办法。”凌茵慕笑着说道。

  他们一路前行,路途中凌茵慕还找了两根又直又长的树枝当钓杆。阳光穿过密密的丛林中照射在地上,斑斑驳驳的如星辰一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刚才与带队将领交谈的尴尬也一扫而空,又走了半晌,太阳照射的更强烈了,树木的影子也渐渐消失了,看来已到午时了,凌茵慕和东方朔的肚子已经“咕咕”的叫了好几遍了,一路上经过的小溪倒是不少,但能钓到鱼的河水却没看到,凌茵慕心里嘀咕着:还不如回思贤苑呢!

  他们一行人还在朝丛林中走到,走着走着东方朔和凌茵慕听到湍急的流水声,看样子,前方应该有条河。凌茵慕和东方朔忙快马加鞭,很快便到了河岸边。

  河水宽约五六丈宽,河水蜿蜒流长,视野的尽头是一个断崖,河水顺着断崖直泻而下,形成一个壮观的大瀑布,河水湍急深不可测,岸边丛草横生,一看便知人迹罕至的样子。

  凌茵慕和东方朔下马,让马匹休息下,吃些青草,凌茵慕便开始准备钓鱼用的物件了。

  凌茵慕将发间最简易的发簪取下,这发簪是两股银丝拧结而成的,凌茵慕慢慢将发簪还原成银丝状,再把银丝折断成几节,在岩石上将折断的银丝磨尖后弯成钩状,再把随身的腰带拆开一些变成细线,最后用细线把树棍与银鱼钩连接,这样一来,钓鱼用的工具钓鱼杆就做成了。

  东方朔夸赞的点点头,忙在岸边捉了些蚯蚓放在钩上,二人坐在岸边,闲静垂钓中……

  那带队的将领和军士们也将马牵至岸边悠闲着吃着草,将士们则喝些水吃些自带的干粮,许是没见过钓鱼,都好奇的看着二人。

  正在凌茵慕和东方朔专心致志的钓鱼的时候,“扑通”一声巨响传来,河水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二人的衣服,二人一惊,忙放下手中的钓杆,转过身去。

  只见带队的那个将领已经跌入河水中,他急忙想抓住岸边的水草,可是水流太急,那带队的将领身形硕大,每抓一次那水草很快便断了,几个军士见状准备上前拉他起来。

  “慢着,先别过去!”凌茵慕看了看岸边喝道,那岸边岩石上青苔厚重,那带队将领之所以跌入河中应该就是不小心踩到青苔滑跌入河水中的。

  那几个军士听凌茵慕这么一提醒忙止住脚步,看到自己将领在岩石上被青苔滑倒的痕迹急的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怎么办?将军他不善水的”

  “怎么办?怎么办?早知道会有今天,我们就该好好学习游泳的”

  东方朔也着急的问道:“这可如何是好?凌茵慕徒儿,这要怎么办才好?他们都不是汉人,不熟悉水性,为师我也不善水的啊!这可如何是好?”

  说话间,那带队将领已将伸手可及的水草全部抓断了,他本能的想要伸手再抓稍远些的水草,可湍急的水流已将他带往河中央,那带队将领害怕的水中扑腾着,呼救着,很显然,他也不会游泳。

  此时的凌茵慕已顾不了太多,她一边脱靴子一边对那几个军士说:“你们快分几个人去找绳子,再分几个人快马到附近求救!”说着“扑通”一声跳入河水中,虽然这个将领很让人讨厌,虽然他不是汉朝人,但凌茵慕确不希望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在她面前逝去。

  刺骨的河水让凌茵慕异常的清醒,凌茵慕快速朝着那个在河中央扑腾的带队将领游去。

  东方朔忙反应过来,照着凌茵慕刚说的话安排那几个军士们,两个人去找绳子,四个人分别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去附近找帮手,剩下三个同东方朔一道留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凌茵慕快速游到那带队将领的身后,拉住他的领口往岸边游去,那带队将领见有人下水救他,也配合着不再扑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