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从容走上前去,纵身上马,英姿飒爽不输男子,霍去病和杨岭是见过凌茵慕马上英姿的,他们轻轻笑着点头赞赏。其余众人见到此时的凌茵慕皆是一愣,在此时的西汉朝,女子皆以柔弱为美,且不说行走时的纤纤莲步,就连出门什么的皆坐马车,像凌茵慕这样会骑马的女子本就少见,在马上不顾外人眼光、英气外露的更是少之又少。

  j酷◎%匠'网正v…版《《首…发☆

  凌茵慕确是故意如此打扮,想让汉武帝看到自己无拘中性的一面,或许可以让他“知难而退”,可汉武帝倒觉得眼前一亮,凌茵慕看到汉武帝惊艳的眼睛无奈的苦笑,这君王的心思还真不好琢磨!

  将领们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这女子倒还像是那么回事”

  “听说她曾女扮男装混入军营呢”

  “在下也听说她曾从匈奴单于的手中救过不少人呢”

  “……”

  “一个女娃娃,就算穿着军装那也不能跟男人一样浴血沙场!”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远近闻名的飞将军李广。

  凌茵慕莞尔一笑,谦逊的说道:“飞将军所言甚是,凌茵慕一介女流,不过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罢了!”

  李广仰天一笑,自负的说道:“哈哈,你这女娃娃还挺有自知之明!想我李广,征战沙场数载,什么样的对手没见过,恐怕老夫见过的匈奴人比你见过的汉人都要多!”

  我见过的汉人?!凌茵慕敛眉仔细想了一番,自己来到这汉朝确实没见过多少人的,哎,这大岁数了,由他说吧!

  “征战沙场,凭的是魄力和胆识,就算征战数载,上了战场打不赢又有何用?”霍去病看不得别人轻视他的凌茵慕,开口对峙道。

  “你,你个小娃娃……”李广怎能忍受被霍去病这小辈羞辱,当时龙城一战卫青一举成名,而自己则兵败还险些被擒,后来皇上顾忌着自己曾经的战功,特命李广去驻守右北平,这是李广一生的耻辱,霍去病如此说来,李广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霍去病吼道。

  “好了,好了,功绩当然要在沙场上建,你们如此争执不休,朕要何时才能启程狩猎?!”汉武帝怒吼道,言语间显然是护着霍去病的。

  众人皆不再做声,卫青大将军开口道:“启禀陛下,全军已准备就绪,何时启程望陛下明示!”

  “启程”汉武帝剑眉舒展,看向前方,威严的说出这两个字。

  “诺”众人齐声回答后挥舞着马鞭,浩浩荡荡的追随着汉武帝策马奔腾向不远处的山谷,山谷中气候湿冷,众人顺着山谷中的小路一路前行。

  转眼间便到了一个断崖的高处,此时的太阳还没有出来,断崖下的山脉有些模糊,山谷中幽深的让人有些害怕。汉武帝驻马俯瞰那断崖下连绵起伏的山脉,众人皆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

  不一会,旭日东升,第一缕朝阳的金光撒向眼前的断崖下,瞬时万物蓬生,红艳艳的阳光与层叠起伏的山峰交相辉映,云雾缭绕的山脉中不时有早起的鸟儿飞出,空谷中潺潺的流水声和鸟鸣声不绝于耳,此情些景甚是壮美。

  汉武帝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景色,看来他很喜欢这里,众人也都看着,不敢打扰。

  片刻之后汉武帝开口说道:“朕甚是喜爱此地的景色,每次前来都会看上一会!凌茵慕姑娘,你觉得如何?”

  被汉武帝这么点名问话的凌茵慕有一时恍惚,你是皇帝,你喜欢哪就呆哪呗,干嘛还要当这么多人面特意问人家的意见?!抬头看汉武帝回头看向自己,似乎在等自己的答案,凌茵慕只好柳眉微蹙,额头微低作羞愧状,“‘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凌茵慕不是英雄,不过一区区女子,便只能寄情于这山水之间!”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汉武帝重复着凌茵慕说的话,又深深看了眼凌茵慕说道:“些话甚好,朕甚是喜欢,驾”说着策马奔向那侧边的密林中。

  凌茵慕只好远远的跟着,皇上,你甚是喜欢我说的话呢?还是凌茵慕这个人呢?

  众人在骏马的奔跑中,铠甲摩擦的声音在这空谷的山林中异常清脆。众人所到之处,群鸟高飞,落叶缤纷,每个人的马背上都有一张弓和几十支箭,凌茵慕也不例外。但她并不想杀这些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动物们,而且,许久不练,她那本就不太拿得出手的箭术怕是更生疏了,反正跟大家一起,看看就好了。

  大家四散开来,寻找有利的地势猎取自己想要捕捉的猎物。杨岭跟随汉武帝左右,保护汉武帝的安全。卫青特意命霍去病跟随左右,想要趁狩猎的机会让霍去病给汉武帝留个好印象。看出了霍去病对凌茵慕不放心,卫青特命自己的部下带了一小队人马保护凌茵慕和与凌茵慕同行的东方朔。霍去病见此安排才舒了一口气,安心的同卫青一起策马狩猎了。

  面对一个个策马奔腾、狂野彪悍的将领们,身为女子的凌茵慕与醉心于卜卦、诗书和棋艺的东方朔二人显得格格不入。

  凌茵慕看了看远去的汉武帝和众将领们,又回头看了看紧跟在他们身后的那队人马,他们长相粗犷、高大魁梧,一看就知不是中原人,为首的那个队长看上去倒是相貌堂堂,眉目中有一种不平常的气质,眼神像鹰一样凌厉,看得凌茵慕不由得一栗。再转过来看看旁边自得其乐、缓缓而行的东方朔,凌茵慕只好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人跟人之间的区别可不是一星半点的。

  想起早上勿勿忙忙的起床,连早饭也没顾上吃,又行至这荒郊野岭之处,哎,怎么受苦的总是自己?!

  “凌茵慕徒儿,可是饿了?”东方朔似乎看出了凌茵慕的想法,好像没有看到凌茵慕诧异的目光,东方朔接着说道:“为师也还没来得及吃早膳呢,这些将士们起得太早了,让为师也跟着起得如此之早,可现在他们倒是跑得连个人影都没有了。恐怕只有天黑了才会回来,连晚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不是为师说你,昨天至少应该留点酒菜今天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