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战场,立得战功,然后娶她!”霍去病坚定的回答道。

  “去战场,那战功就那么容易立的吗?”卫青威严的说道,如果可以,他不希望再有亲人上那生死未卜的战场了。

  “战功我是一定要立的,为了凌茵慕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罪我也愿意!”霍去病目光如炬,毫无畏惧的说道。

  “你这个愣小子,难道你看不出皇上对凌茵慕的心意吗?你知不知道随成候赵不虞就因为一道请旨纳凌茵慕为妾的折子而被贬去戍边,非诏不得回京。皇上对凌茵慕的心意昭然若揭,凌茵慕也非平常女子,被皇上看中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只怕君命难违,舅舅是怕你也步了他的后尘啊!”卫青急切的劝诫道。

  “赵不虞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不过是太过于居功自傲了,舅舅的好意,霍去病明白。只是我对凌茵慕已付真心,她确非平常女子,皇上若不下旨,我便对她好为她努力奋斗!皇上若下旨,我霍去病便终身不娶守候于她!此生我只认定凌茵慕为我的妻子,无论以后的结果如何,我都无怨无悔!”霍去病字字坚毅,深邃的眼中多了些许无可奈何。

  酷Js匠网N首发

  卫青摇了摇头,帮霍去病拿了些柴禾,“我就知道劝不了你小子,但我就想试上一试,希望你能回头,哎,好自为之吧!”卫青说着转身向营地走去。

  霍去病看到卫青离去的身影,感到无比的温暖,忙快步跟了上去……

  住的问题解决完后,大家围坐在帐篷外的篝火旁吃着凌茵慕从“天一香”带来的酒菜,一些年轻点的将士们还打来了野兔和羚羊,洗剥干净烤了起来,坐在这美丽的星空下,听着潺潺的溪流声,看着四周忽隐忽现的萤火,闻着香气扑鼻的烤肉,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凌茵慕特意避开汉武帝,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东方朔则坐在凌茵慕身边,汉武帝的身边坐着霍去病、杨岭和各位将军。将领们在一起总是会多聊些战场上的事,凌茵慕也不搭话,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自娱自乐,别有一番滋味。

  大家正聊着起劲,荀公公过来禀告道:“陛下,太中大夫张骞前来求见”汉武帝闻言笑着让张骞过来,不一会,身着朝服的太中大夫张骞便来到了众人面前,跟在他身后的宫人们抬着一筐筐水果……

  张骞来到汉武帝面前行屈膝之礼,“臣太中大夫张骞,得知陛下前来狩猎,特呈上今年在葡萄宫中种植的西域水果,前来请陛下和诸位将军品尝。”

  “太中大夫不必多礼,这里不是在宫中,用不着这么多的繁文缛节,快把你种植的西域水果呈上来,朕倒要尝尝这西域的水果是什么味道。”汉武帝笑着说道,眼光有意无意的瞟了瞟坐在角落中默不作声的凌茵慕。

  “诺”太中大夫张骞起身,命身后的宫人们将水果呈上来,这些水果对凌茵慕而言并不陌生,葡萄、石榴、哈密瓜……这些在凌茵慕的未来世界里是很常见到的,但在这里,交通不发达,运输困难的西汉朝,这些所谓的西域水果就变得特别珍贵。

  凌茵慕顺手拿起颗葡萄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不经意间看到很多将领对面前的水果议论纷纷,不知如何下口,更有甚者将石榴当苹果那样直接咬下去,想起师父东方朔说过的话,凌茵慕只好尽力忍住笑不再吃了。可这一幕早已被汉武帝看在眼里,他制止住准备教大家吃水果的张骞,开口问道:“凌茵慕姑娘,你可知道这水果要怎么吃啊?”

  凌茵慕忙起身准备行礼,汉武帝却笑着示意凌茵慕坐下,“凌茵慕姑娘,不必多礼,坐下随便聊聊就好。”

  凌茵慕只好坐着回答道:“启禀陛下,民女只是以前在西域的时候见别人吃过,太中大夫博学多才,能将这些好吃的水果植入中原,民女望尘莫及。”

  “呵呵”汉武帝笑着说道:“太中大夫在西域呆了近十三年,对种植这些水果颇有研究,朕特在这上林苑中设立葡萄宫让太中大夫在此培植西域作物,凌茵慕姑娘如果喜欢的话就多吃一些。”

  “诺,民女谢陛下恩典”凌茵慕毕恭毕敬的说道,跟东方朔对视了一眼,手心里不由出了一把汗。

  诸将领有些已经按捺不住了,催促着让太中大夫张骞教他们吃水果,篝火边一下子热闹起来,凌茵慕也不避讳,教东方朔吃着水果,在她看来汉武帝已然注意着自己在,想掩饰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先吃饱了再想办法吧。

  太中大夫张骞教了汉武帝和诸将领们如何吃水果之后,径直走到凌茵慕身边,恭敬的说道:“凌茵慕姑娘,不知在下能否坐在这里?”

  凌茵慕忙起身,让出位置,“太中大夫不必客气,随便坐就好了。”

  张骞也不在意,坐到凌茵慕旁边热情的同凌茵慕攀谈起来,“在下刚回汉朝的时候就听说过,凌茵慕姑娘早已预知在下会在出使西域之后的第十三年回汉朝,可见凌茵慕姑娘并非凡人!在下早就想找机会跟凌茵慕姑娘详谈,前段时日又在上林苑中忙于培植西域的植物……今天正好有机会,还望凌茵慕姑娘不吝赐教!”

  凌茵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太中大夫言重了,凌茵慕当初不过是随口一说,就单纯的感觉,太中大夫实在不必太介意。”说完便向旁边的东方朔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东方朔笑着开口道:“太中大夫历经千险,荣耀归来,还给我们带来了美味的西域水果,真可谓是功不可没啊!不过这西域的植物要怎么种植,太中大夫可否跟我们讲解一二啊?”

  一提到种植西域植物,张骞就像关不住的话闸子,一直说个不停,凌茵慕不禁在心里感叹着,还是东方朔有办法。

  刚从右北平回来的李广将军清楚的明白,这个与他们坐在一起的凌茵慕便是自己的儿子李敢提到过的那个‘天一香’的掌柜的,不过身为飞将军的他,并没有太在意此时的凌茵慕,李广认为以自己的能耐和儿子李敢的发展前景,儿子以后根本不用愁找不到喜欢的女子。而且看到汉武帝对凌茵慕的态度,李广心里当然清楚这个女子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他记着要特别告诫自己的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