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营中,大将军帐内,卫青把手中的圣旨递给随成候赵不虞,并下军令让赵不虞及其手下的副都尉赵焕臣和赵福盛带兵去戍守边境。

  看到圣旨的赵不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愤懑的看着面前的卫青质问道:“是不是你和霍去病从中捣鬼?我出征有功,陛下亲自嘉奖并封候,现陛下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舞姬如此大怒,一定是你们从中作梗……”

  卫青历经沙场,像赵不虞这种居功自傲的人见识的太多了,他看着面前可笑的赵不虞冷笑道:“哼,本将军可没这个闲功夫!随成候,你之所以落得如此境地是因为你太过于高估自己的战功,又太过于低估皇上对凌茵慕的喜爱!当初庆功宴之时皇上对凌茵慕的态度如此明显,你却浑然不知,还妄想纳凌茵慕为妾,却不曾想到,那凌茵慕岂是你能觊觎的!再说也无益,即刻执行军令吧,随成候!”说着派了自己的亲信监督赵不虞一行人离开。

  看着赵不虞离开时的不甘和失落,此时的大将军卫青担心的是自己的外甥霍去病,霍去病对凌茵慕用情颇深,可汉武帝对凌茵慕的在意他也已明了,只怕君命难违,他准备找机会好好跟霍去病谈一谈,像赵不虞这样为了一个女人触怒龙威着实让人担心!可就怕霍去病这小子一根筋,不听劝,想到此处的卫青将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夏末秋初的天气凉爽了不少,凌茵慕早早的就起来了,无聊的呆在“天一香”中看着进进出出的食客们,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到了自己面前,霍去病看着凌茵慕“呵呵”的傻笑着,凌茵慕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东方朔和杨岭,看来今天大家都很清闲,所以才有机会取到一起光临凌茵慕的“天一香”,细想一想上次大家一起聚会还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怎么了,掌柜的不愿招待我们?”东方朔看着若有所思的凌茵慕调侃道。

  “岂敢不招待师父和杨统领,只是我想着现在正值初秋,天气凉爽,且今日阳光甚好,不如我们带些酒菜到野外郊游去,如何?”凌茵慕想了想说。

  “如此甚好,‘天一香’虽好,就是少些山水间的诗情画意,能去郊外边赏景边吃饭当然甚好。”东方朔附和着说。

  “好是好,只是不知能否带上我们同行?”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大家不难听出门外的不是别人而是当今的皇上,汉武帝刘彻,凌茵慕愣神之间汉武帝和荀公公一行人着平常百姓的装扮走了进来,见凌茵慕等人没有应答,汉武帝走上前去询问道:“怎么了,凌茵慕嫌本公子碍事了?不想让本公子跟你们一起去郊游?”

  知道汉武帝在外不喜声张,常以公子自居,凌茵慕忙反应过来回答道:“凌茵慕岂敢,只怕怠慢的公子,还有安全方面我们怕是有些保障不了……”

  “呵呵,这倒不用你担心”汉武帝笑着说道,随手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一行人,“他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武艺高强的羽林军,安全方面没有问题。这么一说本公子倒是有段时日没有狩猎了,不如我们一起去上林苑狩猎如何?”

  皇上都开口了,谁敢不从?!大家只好领命,凌茵慕还没狩过猎,去见识一下西汉时期的上林苑也好,凌茵慕交代了下店里的事务,又命人带了些上好的酒菜便出发了,汉武帝又请了几个将军,有卫青,公孙敖,公孙贺,李沮等人,好像听说还有驻守右北平的飞将军李广,李广正好回京面圣,汉武帝也命他随行。一行人浩浩荡荡、策马奔驰在阳光明媚的长安城外……

  更%Y新@最o快3上☆酷3(匠5)网

  行程中凌茵慕和东方朔跟在队伍靠后面的位置,汉武帝在队伍中稍前面的位置,在汉武帝旁边的就是大将军卫青、公孙敖、公孙贺、李沮和李广等将领,紧跟在汉武帝身后的则是杨岭、霍去病等御前侍卫和羽林军。

  “师父,前几天宴会上的事凌茵慕还没来得及谢你呢”凌茵慕开口对东方朔说道。

  “谢什么谢,我这个做师父的本想帮你的,结果,哎……只怕为师我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没等凌茵慕说完,东方朔便打断说道。

  “可是师父还是冒着危险想要帮凌茵慕脱离险境,难道不是吗?”凌茵慕当然明白东方朔的想法,对于宫宴上东方朔所做的事也能理解,所以想安慰下东方朔。

  “说到底还是为师的错,如果不是为师当初邀你去宫宴上一舞,又怎么会生出如此事端来,想要帮你脱离险境,哎,结果反倒弄巧成拙,终究还是让你离危险越来越近!为师这段时日天天在家自省,想要帮你找到离开这的方法,不过,哎,只叹为师我才疏学浅,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东方朔听到凌茵慕如此安慰自己反倒自责起来。

  “师父,此事要从长计议,‘天生我材必有用’嘛,再说了,我们是不是想太多了,也许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的,皇上或许只是喜欢歌舞,也许谁跳他都会喜欢呢?”心存侥幸的凌茵慕悄声说道。

  “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不过,我说凌茵慕乖徒,我知道你心里对那个霍郎官是有意的,但你也不能自欺欺人吧!就拿刚出‘天一香’到现在来说,那霍郎官总共回过头了八次,每次都是在看你,这说明他心里在乎你,时时刻刻关心着你,所以才忍不住回头看你。就连杨岭都只看了你三次,可皇上总共回过头了六次,四次看我们这边,两次看跟我们相对的那边,这还不能说明他对你感兴趣?”细心的东方朔分析道。

  凌茵慕咽了下口水,没想到这东方朔还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自己还在跟他聊天,他东方朔还能观察到这么多人的动态。“那,那杨大哥,他只是关心我好吧,师父你不要太多心了,还有那皇上他不也有两次没看我们这边嘛!也许他只是随便看看,并不是在看我呢?”凌茵慕辩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