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不虞点点头,觉得赵福盛言之有理,当即写了折子上奏希望皇上下旨将凌茵慕赏赐于他,写完折子便命人急急的送入宫中,自己则满意的睡着了。

  次日,汉武帝在长乐宫中批阅前一天晚上和当天白天的奏折,看到随成候赵不虞上的折子后气愤的把竹简扔到了地上,侍奉的奴婢们见状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动弹,荀公公忙低头摆手示意侍奉的奴婢们都退出去,汉武帝怒目横对,咬牙说道:“传旨,让大将军卫青即刻前来见朕!”

  “诺,奴才即刻就去”荀公公忙起身朝殿外走去,又给守门外的奴婢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小心侍奉着。没过一会儿,荀公公便回来了,跟在荀公公身后的便是着官服的大将军卫青,卫青上前对汉武帝行屈膝之礼:“臣卫青,叩见陛下,陛下万岁……”

  “行了,别行这些虚礼了,大将军可知朕现在叫你过来所谓何事啊?”汉武帝瞪着卫青挑眉问道。

  卫青觉查到汉武帝的愤怒,仍跪在地上没敢起身,“臣不知,还请陛下明示。”

  酷3…匠#}网F1永@久T%免0费2看…小说

  汉武帝示意荀公公把地上的竹简捡起来给卫青,荀公公忙照做了,卫青拿过荀公公手中的竹简一看,脸色微变,忙解释道:“陛下恕罪,臣并不知道随成候的想法,未能劝阻,还请陛下不要跟随成候一般见识!”

  “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卫青打了几场胜仗,每日深居简出的,倒还勤谨,但你下面的人怎么不知道好好管管?!一个小小的随成候竟敢在朕面前狂妄自大,立了点战功就不得了了?!别人跳个舞就是舞姬了?!就算是朕的舞姬就可以任他随意凌辱吗?!”汉武帝一声声质问的怒吼回荡在长乐宫的大殿中,显得威严而又震慑。

  大将军卫青虽征战沙场多年,但汉武帝威严的怒吼声仍让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不寒而栗,卫青跪在地上低头请罪道:“臣治军不严,教下无方,还望陛下恕罪!”

  汉武帝看着殿内的卫青毕恭毕敬的,倒也没再发脾气了,示意荀公公贴耳过来,荀公公忙走上前来,汉武帝在荀公公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荀公公忙点头跑到侧殿,将汉武帝的旨意传达给侧殿的御吏。一会功夫,荀公公捧着御吏写好的圣旨递到汉武帝面前,汉武帝看了看示意荀公公将圣旨给卫青,荀公公忙点头照做,双手捧着圣旨送到了大将军卫青的面前。

  汉武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卫青淡淡的说道:“此事本与你无关,朕拟了道旨,你先看看再转交给随成候,顺便好好教一教他,别以为自己偶尔立了战功就可以为所欲为!要让他心里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卫青忙接过荀公公递过来的圣旨,打开仔细的看了一遍,“臣遵旨,谢陛下不治罪!”

  “好了,你下去吧”汉武帝示意卫青退下,拿起桌案上的折子继续批阅了起来,卫青忙起身,捧着圣旨走出大殿。圣旨的内容是:随成候因功而骄,任意凌辱他人,有损大汉朝军威,理应当贬为庶民!然朕念及随成候骁勇善战,御匈奴有功,特赦免其罪,命随成候及其手下的军士们戍守边关,非诏不得入内,即日起程!

  汉武帝从卫皇后口中得知凌茵慕与霍去病两情相悦,虽自己中意凌茵慕,但作为君子却不想夺人所爱,且自己也甚是喜爱霍去病的才华,准备予以重用,想到这些汉武帝本就心情烦闷,正计划着找个合适的机会一举两得,没想到这个该死的随成候竟不知天高地厚,上奏称自己因俘获匈奴右贤王的小王有功,便要求汉武帝下旨赐舞姬凌茵慕予他为妾,这无疑激怒了汉武帝,在汉武帝的心中,自己看中的女人岂是他人可以觊觎和羞辱的!对于那个随成候是汉武帝刚封的,如果现在重罚他会引得军队里的将士们内心的恐慌,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他一辈子戍边,永不录用!

  汉武帝喝了口茶,平复了心情,汉武帝看到一个密奏不由得皱了皱眉,称自己想一个人静一静,打发了荀公公和侍奉的人们都出去。大殿内顿时空荡荡的,汉武帝敲了两下面前的书案,清脆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一个隐蔽的侧门打开,一身夜行衣装扮的韩嫣走了进来,跪到汉武帝面前,说道:“臣韩嫣叩见陛下”

  汉武帝示意韩嫣起身走近,“韩嫣,朕刚看了你呈的折子,这上面所说的你可都查证过了?”

  韩嫣上前细细的禀告道:“启禀陛下,折子上奏明的微臣都一一核实过了,淮南王刘安派其太子刘迁正与匈奴王族交涉,欲里应外合,夹击我汉朝。淮南王之女刘陵在京中逗留多日,不过是为了在大臣将领中套取有利情报转交予匈奴人,并聚焦王公贵戚中意欲谋反之人。此外,淮南王王后荼氏,以权压人,横行霸道,强取豪夺,鱼肉百姓。且微臣手下的细作混入淮南王府,意外发现淮南王密谋造反的证据,淮南王的密室之内有私刻的玉玺和各级官员的玉印,其余的证据还有待微臣再搜寻。”

  “淮南王刘安这个老匹夫,朕早就想处置他了,韩嫣你且派人盯着他淮南王一行人,特别是他那个密室,记住要不动声色,切莫打草惊蛇,待朕找到借口逼他就犯,到时便可将他们一网打尽!”汉武帝凶狠而坚定的说道。

  “诺,臣遵旨”韩嫣说着又从侧门走了出去。

  殿内又沉寂了下来,只留下汉武帝坐在桌案前皱眉深思着,当初他发现淮南王可能有谋反的趋势的时候,便密秘的派韩嫣去监视与淮南王有关之人,寻找证据,现终于有些眉目了,汉武帝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要沉住气。淮南国的面积是所有藩王中最大的,势力也是最强的,如果可以将淮南王一行人全部严惩,那么其余的藩王看到之后也会有所畏惧,引以为戒的,接着汉武帝就可以倾全国之力彻底的攻打匈奴,开拓西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