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还知道夸人家,这个霍去病也不是什么木头嘛!凌茵慕满意的笑着说:“舞是妍儿教的,歌嘛是随口唱的,衣服是上绣的当然是樱花喽!”

  “妍儿是谁?”霍去病显然不记得妍儿了。

  “那个我们在平康巷救的女孩,音律院的李侍奉的妹妹,长得挺漂亮的!”凌茵慕特意抬高“漂亮”二字的音调,提醒道。

  “长得再漂亮也没有我的凌茵慕漂亮!随口唱的歌都这么动听,我还以为你是专门为我唱的呢!”霍去病显然明白凌茵慕的用意,想到在大殿上听到凌茵慕唱歌时的情形,那曲调那词义不正是凌茵慕在跟自己的诉说吗?!

  此曲确实是凌茵慕专门为霍去病准备的,凌茵慕深知霍去病的未来,所以凌茵慕实在不想就这么让霍去病上战场,但此时被霍去病看穿,凌茵慕不好意思的否认道:“专门为你唱?怎么可能?!不要动不动就往自己脸上贴金好吧!”

  霍去病却听不进凌茵慕如此说辞,他轻声笑道:“是吗?!看来是我自做多情了,还以为这是佳人为了留住我而唱的曲子呢!既然如此,我明日就跟舅舅请缨去军营算了!”

  话音未落,凌茵慕情急的拉住霍去病的手,“你不能去!军营中又不缺你一个,再说皇上那里没有你护驾怎么办?而且你才多大,怎么能上得了战场?!”

  看到凌茵慕如此为自己着急,霍去病不禁暗自窃喜道:“怎么去不得,我十五岁的时候不就去过战场了吗,现在都十八岁了,还有什么去不得的,皇上那里有杨岭就行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去,我不让你去!”凌茵慕见劝说无用就改用耍赖战术。

  “呵呵呵”霍去病幸福的笑着,凌茵慕从霍去病的笑声中明白过来,原来霍去病是故意逗自己的,顿时生气的挥舞着小拳头朝霍去病的胸前打去,“好你个霍去病,长大了是不是,翅膀硬了是不是,敢不听我话了是不是……”

  霍去病傻傻的站着,任由凌茵慕如暴雨般的小拳头捶打着自己,微笑的看着凌茵慕生气的样子,直到凌茵慕打累了,喘气的看着自己,才故作乖巧的认真回答道:“我是长大了,没有长翅膀,但不敢不听娘子的话。”

  “你,你,不许叫我娘子,我又没说要跟你结婚,你不许毁人家的清白,再这样子,我以后都不理你了!”凌茵慕边喘气边警告道,这个霍去病,给他点颜色还开起染房来了!

  霍去病一听,忙保证道:“不说不说”看到凌茵慕如仙子般的衣服随风飘舞,忙转移话题道:“你刚说这衣服上绣的是叫樱花吧,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花的?”

  凌茵慕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栩栩如生的花朵,转怒为笑,很有成就感的说道:“这个是我们那里常常见到的花,春天的时候樱花就会盛开,樱花树枝上一团团一簇簇开满了樱花,微风一吹樱花瓣就会像雪一样随风起舞,那场景别提多美了!”

  “凌茵慕喜欢樱花吗?”霍去病听后问道。

  “当然喜欢了,樱花选择在盛开的时候就随风起舞而不是跟别的花一样,呆在枝头等着凋落,就像人一样,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等到别人来安排。”凌茵慕向往的回答道。

  看《Z正8"版Q4章a节3上*:酷匠☆,网X

  “是啊,人是应该在最好的年华里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等着别人来安排自己的命运。”霍去病若有所思的说道。

  凌茵慕觉查到霍去病所想的应该就是像他舅舅卫青一样,征战沙场,取得战功吧,“霍去病,其实你是想要出征去匈奴的吧!”凌茵慕试探着问。

  霍去病回过神来,在他的心里,男儿征点沙场,立功扬名,既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又可以给身边的人带来更好的生活,但对于凌茵慕的心意,霍去病自然是明白的。

  霍去病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着自信和憧憬,虽知道凌茵慕的灵魂来自未来世界,却没有想过要过多的问凌茵慕关于西汉和他自己的未来,在他的内心深处只认为:作为男人就应该有责任让自己所爱的人过上自己所想过的生活,所以他以为凌茵慕之所以不希望自己上战场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担忧自己的安危而已……

  太阳渐渐西沉,周围的景色也暗了下来,霍去病轻轻的把凌茵慕揽入怀中,深情的看着凌茵慕,温柔的说:“我确实是想跟随舅舅出征,如果取得战功,立得功名,我就可以让你过上你想过的生活了!你不也说过,我非池中物,还说我可以当上大司马的吗?!到时你就是大司马夫人了!我知道,其实你并不在乎这些功名利禄,但我是个男人,我有责任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也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所以不想让我上战场,不过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安然无恙的回来,等我当上大司马,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

  看来霍去病终究是霍去病,或许历史只会重演而不会改变吧,凌茵慕不想再谈这个沉重的话题了,遂问道:“当上大司马才娶我?那我当时也就那么随口一说的,谁知道你当不当得上呢,你若当不上大司马就不娶我了吗?而且我以后要是回去了,你还怎么娶我?”

  霍去病并不着急回答,他好像看出了凌茵慕的顾虑,慢慢的俯下身子在凌茵慕耳边说道:“我觉得我当了大司马才有资格娶你,不过你若想早点嫁给我也行,我就怕苦了你!你若回去了,我就想办法去找你,反正我霍去病此生非你不娶!而且就是娶了你以后,也一定会对你好的!在家里,我不会是郎官,不会是将军,更不会是大司马,也有可能不会是霍去病,但一定会是你的夫君!”借着皎洁的月光,凌茵慕分明的看见霍去病的眼中泛着坚定的光。微风拂过他坚毅的脸庞,让凌茵慕觉得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温柔和依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