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凌茵慕慢慢睁开眼睛,眼前一抹熟悉的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赵不虞本想打自己的右手停在半空中被眼前的身影拽住,左手抚着自己的脸,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人,“霍,去,病!”赵不虞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

  没错!此人就是霍去病!在大殿一睹凌茵慕歌舞的霍去病,意乱神迷,看到凌茵慕出来,不自觉地也跟了出来,只想多看看这个柔美飘逸的可人儿,没想到刚一出大殿就看到赵不虞也跟着凌茵慕身后,他本以为赵不虞只是许久未见,不过想叙叙旧而已,没想到这个赵不虞如此过分,竟因他取得的那点战功就要凌茵慕跟随他,凌茵慕不愿意竟拉住凌茵慕不放,听到凌茵慕为自己辩护,这个赵不虞还想出手打人,这让霍去病如何再忍耐得住?!遂径直上前拽住赵不虞准备打凌茵慕的手,狠狠的给了赵不虞一耳光,以解心头之恨!

  霍去病用带有磁性的声音凌厉的说道:“随成候还记得我真是难得,看来随成候还有些记性的!只是不知道随成候是否还记得凌茵慕曾救过你我的命,也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还有这里是皇宫,不是你随成候的营部!凌茵慕不过一女子,也并非你随成候手下的军士,岂有想打就打的道理?!”霍去病并不在意这个现已封为随成候的曾经下属,语气严肃,目光深沉而凌厉,让赵不虞有些自惭形秽,不由得想往后退,霍去病哪里肯让赵不虞就这么走了,他拉住赵不虞的手并没有半点要松开的意思,盯着赵不虞的目光充满着杀气……

  凌茵慕对挡在自己面前的霍去病很是感激,这个汉朝男子还不满十八周岁,在凌茵慕的现代世界中,十八岁的男孩子大多还在父母的呵护下上学,可是霍去病却常常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像一个成熟的男人一样将自己庇护在他的身后。但此时霍去病只是个郎官,寸功未立,而赵不虞却是刚得皇上嘉奖的随成候,再这样下去,如果闹到皇上那里,只怕不好收场,毕竟这个朝代最大的还是皇上,还是不要惹事的好!凌茵慕拉了拉霍去病的衣角,劝说道:“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随成候现在身份尊贵,哪里还会与我们为伍,我们走吧!”

  霍去病听到凌茵慕的声音,瞪了一眼赵不虞一眼算是警告,松开手,震慑的说道:“无论是随成候还是赵不虞,都休想对我的凌茵慕无礼!”

  *酷匠C网2首发

  说罢看也不看一眼赵不虞难看的表情,便拉着凌茵慕离开了,从刚才霍去病的眼神中赵不虞分明看到了凌厉的杀气,而且霍去病的力道强劲,赵不虞不确定自己是否是霍去病的对手,故不敢再上前,只得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羞怒难当,凭什么?!凭什么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眼里却只有霍去病?!那个霍去病有什么能耐,不过是有一个当将军的舅舅和一个当皇后的姨母,这个凌茵慕也太不识好歹了,本候都如此屈尊降贵了她还不领情,赵不虞心中的妒火转变成对霍去病和凌茵慕的恨意!“霍去病,本候一定不会罢休的!凌茵慕,你也休想逃出本候的手心!”

  霍去病拉着凌茵慕不知不觉走到了御花园深处,看着一言不发的霍去病,蓦地想起霍去病对赵不虞说的话,“我的凌茵慕”,凌茵慕倒有些后怕了,难不成他真以为自己是他的人了吗?!人家的清白都被他毁了,以后还能嫁得出去吗?!可霍去病竟面无表情,一点谦虚的态度也没有,凌茵慕不自觉的嗔怒道:“喂,霍去病,你怎么动不动就跟别人说我是你的人,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嫁出去?”

  霍去病转过身,一动不动的看着凌茵慕,眼神温柔而深邃,似乎要用将凌茵慕吞噬掉,带有磁性的声音轻声说道:“谁说你嫁不出去,你早晚要嫁给我的!”

  又这么说,凌茵慕撇了撇嘴白了霍去病一眼,不说话了。

  霍去病看到凌茵慕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知道,要征得你的同意,我会慢慢等的!”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用严峻的口吻说道:“那个赵不虞你以后不要再理他了!”

  什么意思?吃醋了?“人家现在可是候爷,你得罪了他,他恐怕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凌茵慕故弄玄虚的说道,想吓吓这个看起来镇定自若的霍去病。

  可这招对霍去病并不受用,他挑了挑眉,不屑的说:“哼,不过是偶尔幸运抓住匈奴右贤王的小王罢了,他算哪门子的候爷,下次上战功我也抓几个俘虏给他看看!再敢动你一个指头,我杀了他!”

  凌茵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汉朝的男人也太血腥了吧,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还是换个话题吧!“不说他了,倒是你怎么出来了,不用护驾了吗?还是你跟踪我?”

  “护驾?杨岭带人护驾就行了,那个,我出来透透气!”霍去病不太自然的掩饰说,想了想又补充道:“还说呢,要不是我,刚刚赵不虞还不知道要对你做什么呢,那个匹夫,以后你不能再见他了!”

  又开始了,“不见他?不知他还会不会再来找我,记得他以前在军营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有些人还真不适合加官进爵的!”凌茵慕喃喃的说。

  “他找你你也不许理他!还有,你跟他以前的事也要忘掉,记得我还是可以的!”霍去病霸道的说。

  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记得你,恐怕想忘记都难吧,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凌茵慕陷入沉思之中,夕阳西下,晚霞照在凌茵慕美丽的容颜上呈现出一抹红晕,霍去病静静的看着身边的凌茵慕,陶醉在这唯美的景色中。

  许久,凌茵慕收回思绪,看着霍去病盯着自己看,不由得娇羞的低下了头。

  “呵呵”旁边传来霍去病傻傻的笑志,手轻轻的被霍去病握住,温柔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在耳畔响起:“你今天的舞跳得真好看,歌也动听!还有你的裙子上绣得是什么花?我好像从没见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