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一女子从殿外盈盈走来,此女身着一身淡粉色的留仙裙,清新淡雅。裙子上精心绣着白色的樱花花瓣,举步轻摇,樱花随动飘舞,婀娜翩跹。走近一看,正所谓云鬓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此女并不是别人,正是凌茵慕姑娘。丝竹之声骤停,众人皆停下当下的活动,不自觉的注视着凌茵慕的一举一动……

  凌茵慕落落大方的走到大殿中央,足尖轻移,长袖舞动,舞态生风,柔美飘逸,风姿尽展,真可谓粉腻酥融娇欲滴,风吹仙袂飘飘举。朱唇轻启,天籁之音沁人心脾:“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字字清脆,声声婉转,如新莺出谷,娇莺初啭……在座众人皆屏息凝神,生怕少看一眼漏听一字……

  坐在角落中的东方朔看着凌茵慕的表演,又环顾四周众人的神情,东方朔已然心中有数,看着汉武帝的神态,东方朔端酒的手不自然的颤抖起来,杯中的酒洒出来不少,好在众人并没有注意到独自坐在角落中的东方朔。

  霍去病看得如痴如醉,看着眼前的凌茵慕舞姿凌云欲飞,歌声悠扬婉转,歌词中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佳人对自己的诉说,霍去病拳头紧握,暗暗决定:此生誓要娶凌茵慕为妻!

  汉武帝的视线一直没有从凌茵慕身上离开,他醉心丝竹,却从没见如凌茵慕这般灵秀雅致的女子,再看她跳舞时的含娇带笑,如此佳人,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卫皇后看着凌茵慕的表演,心中自叹不如,悄悄看了看旁边的汉武帝,空前的危机感让卫皇后有片刻的不知所措。卫皇后怎么说也是后宫主掌凤印之人,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早已让她磨炼出喜怒不露于形色,她定了定神,看着凌茵慕的神情只不过是看着席间的霍去病,卫皇后的心里找到些许慰藉,看来这凌茵慕不过是想在霍去病的面前展现出她美丽的一面罢了,且听这曲意,凌茵慕是想让霍去病不要一心只想着征战杀场而忽视了自己。但看着旁边汉武帝的神色,卫皇后不免有些为自己担忧,看来自己是应该找个恰当的时候撮合霍去病和凌茵慕的事了,这样对自己,对太子刘据都好。

  杨岭看着恍若仙子的凌茵慕,真希望时间可以永远留在这一刻,至少此刻的凌茵慕并不属于任何人,只是他的小妹……

  妍儿跟随李侍奉,在宴席的后面跟音律院的人一起弹琴,她看着大殿中央翩跹起舞的凌茵慕,看着周围人赞许的目光,心中的嫉妒之情油然而生,凌茵慕的舞技明明是自己教的,凭什么她可以在大殿之中赢来众人的赞赏,而自己只能在这阴暗的背后为她伴奏?!她偷偷看了一眼席间的霍去病,此时的霍去病正沉醉在凌茵慕的美妙的表演之中,妍儿觉得自己的才貌和舞技一定在凌茵慕之上!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心里滋生着,对,是时候把霍去病约出来了。在妍儿自负的心中,霍去病一定没有理由拒绝她的!

  这其中还有一个特别的人,就是因捋获匈奴小王有功而被汉武帝封为随成侯的赵不虞,他现在身份尊贵,战功显赫。他此次回来正是为了自己心中日夜挂念的凌茵慕,在战场上的拼死搏杀、获取战功,是他认为自己可以配得上凌茵慕的唯一途径。看着眼前飘逸柔美的凌茵慕,他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曾与他住在同一营帐、患难与共的“凌木”。看来凌茵慕在宫中还算安好,只是不知现在的凌茵慕是否已经沦落做了舞姬吗?无论凌茵慕是不是舞姬,他都决定尽最大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他相信自己会让凌茵慕幸福的!

  舞毕,凌茵慕走上前去向汉武帝和卫皇后行屈膝之礼,“凌茵慕拜见陛下!拜见皇后娘娘!民女在此吉日祝陛下圣体康健,福泽万年!祝皇后娘娘千岁吉祥,青春永驻!”

  “哈哈哈哈……好,凌茵慕你今日国宴上的膳食本就精细,没想到你的舞姿更让朕倾心!如此佳人,甚得朕心!朕可要重赏你!你说说看想要什么赏赐啊!”汉武帝开心的发出爽朗的笑声,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凌茵慕的喜爱。

  卫皇后当然清楚汉武帝的想法,但她是皇后,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也只能做出母仪天下的姿态,夸赞着笑了笑。

  “启禀陛下,今日国宴并不是凌茵慕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御膳房和音律院所有人努力的结果,凌茵慕不过是为师父东方朔完成心愿而来。若论赏赐陛下还是赏给师父吧。”凌茵慕听到汉武帝的赞许,心有余悸的回答道。让朕倾心?甚得朕心?什么意思?我可不想当这后宫三千佳丽之中的一个啊!

  “你若不说朕差点忘了,如此说来东方朔确实功不可没。东方朔,你倒是说说看想要什么赏赐啊?”汉武帝挑了挑眉,看着独自在角落中悠然自得的东方朔问道。

  “陛下,微臣这点心思陛下还不知道吗?微臣至今还孤身一人,每每回到府中都觉得凄凄凉凉的,不如陛下借此机会为微臣赐一佳人作为良配可好?”东方朔看看了殿上的凌茵慕试探着回答道。

  文武百官皆为东方朔的胆大而倒吸了一口凉气,都看看东方朔又看看汉武帝,其中有几个人的眼睛则瞪着东方朔!

  汉武帝并不急着回答东方朔的话,反而端起面前的汤羹静静的饮了起来,文武百官见此情况自然不敢搭腔,大殿上瞬间安静了下来,能清楚的听到汉武帝拿银汤匙在碗中一勺勺舀起汤羹的声音……

  酷}匠fh网!正“版b首9发

  待汉武帝把汤饮完,荀公公忙上前接过汉武帝手中的碗,又盛了一碗放在汉武帝的手边。汉武帝没有急着喝,直起身抬头扫了一眼四周,最后定格在凌茵慕身上,剑眉一挑的说道:“东方朔你这见色起意的嗜好还没改好吗?!此佳人岂是你能惦念的?!难不成你身为人家的师父倒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