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关系,那国宴上那么多的乐师舞姬,说不定哪个就是我的东方夫人!”东方朔说罢忙拉着凌茵慕求道:“好徒儿,你就帮帮为师吧,看在你未来师母的面子上,就帮帮为师吧……”

  大家都看着滑稽的东方朔,偷着乐。凌茵慕看着东方朔哀求的表情,倒有些心软了,弱弱的说道:“那不知凌茵慕能帮师父做些什么呢?”

  “为师倒有一个办法,你听着啊”东方朔说着走近凌茵慕,俯下身来,在凌茵慕耳边轻声说道。

  凌茵慕有些面露难色,“这样不行吧,师父,我……”

  “这有何不可的,为师看好你的!帮帮为师吧,我的好徒儿……”东方朔见凌茵慕不答应,连忙软磨硬泡着说道。

  凌茵慕想了想,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东方朔看到凌茵慕答应了,忙开心的跑到汉武帝面前,笑逐颜开的说道:“陛下,微臣这次可有功劳了。”

  “哦?什么功劳?说来听听?”汉武帝问道。

  “凌茵慕,微臣的好徒儿,她在国宴那天会帮助御膳房准备膳食……”东方朔急忙邀功的说道。

  “就这些,这能叫功劳?”汉武帝皱着眉头说道。

  “陛下别急,还有,还有,凌茵慕在国宴那天还会跟乐师一起表演,怎么样?微臣的劝说功劳还是有的吧!”东方朔急忙说道。

  汉武帝虽然热衷于治国强兵,但对于丝竹管弦也十分醉心,一听凌茵慕还会在国宴上表演,这倒是引起他内心深处浓烈的兴趣。他拿起茶杯,故作镇定的说:“好吧,那你这所谓的劝说之功算是勉强通过吧!”

  东方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看看,微臣就知道,这肯定是有功劳的嘛!”

  大家又说说笑笑了一会,汉武帝一行人才起身回宫。东方朔借故有事,单独跟凌茵慕聊了一会。

  “凌茵慕,你知道刚刚那情况,皇上的心思为师心里明白,为师也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你记住,国宴那天的表演越平常越好,如果太引人注目,为师只怕因此而给你招来祸患,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想必你也清楚的,万事小心为妙!”东方朔语重心长的提醒道。其实东方朔早已看出了汉武帝对凌茵慕的感兴趣程度,如果他不主动开这个口,汉武帝逼着开了口,结果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现在由东方朔自己开了这个口,凌茵慕只要随意一舞,无伤大雅即可。

  “师父言之有理,只是凌茵慕想着,历史终究是历史,可能并不是我们可以随意更改的,放心吧师父,我会很小心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凌茵慕思索着说。凌茵慕本身就是来自于现代世界的人,她所认知的汉武帝是从历史书中认识的,历史书中可没有凌茵慕这个人......

  听到凌茵慕这么说,东方朔会心的点点头,跟着汉武帝一行人的后面,住宫里走去。

  凌茵慕命人收拾完桌椅之后,“天一香”休假一日,这段时日的忙碌让凌茵慕身心俱疲,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凌茵慕早早的回宫,洗漱完就躺在了塌上,任思绪纷飞,从未来世界到汉朝世界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历史究竟能否因为自己的一己之力而有所改变呢?这个问题一次又一次扣问着凌茵慕的心扉!不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到底是什么样!可一想到几年之后,霍去病就会英年早逝,凌茵慕的心里就疼痛难忍。想了许久,凌茵慕最终还是决定试试,就算霍去病以后不会出现在未来的历史中,就算他会变成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但至少这样一来可以护他一生周全。

  凌茵慕猛的起身,睡意全无,她翻箱倒柜的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找出来,对着铜镜一一试穿,最后挑出了一套淡粉色、薄丝样面料的留仙裙,但这裙子颜色又太单一了点,凌茵慕想了想,有了,让镜花和水月帮忙绣些图案不就OK了嘛!嘿嘿嘿嘿……我这现实世界的脑子就是好使!

  酷C◇匠i网$正版Q!首^发●D

  待凌茵慕都计划好,天已初亮,凌茵慕与其不再睡了,坐在塌上等着镜花和水月过来。

  镜花和水月晨起看到凌茵慕,还没来得及诧异凌茵慕起得早,凌茵慕便拉着镜花和水月,让她们姐妹俩帮忙。

  镜花和水月当然乐意为凌茵慕效劳,凌茵慕先把她想象的图案描在衣服上,然后镜花和水月就按照凌茵慕的吩咐,将图案绣在那件留仙裙上,“天一香”的事凌茵慕准备自己处理,这几天镜花就先在宫中绣衣服就好了。

  汉武帝选定了吉日,五日之后便宴请百官和与匈奴之战中有功的将领,宫里为此每日忙的不亦乐乎。汉武帝像是有意让凌茵慕轻松,膳食的事让御膳房总管全权负责,凌茵慕只管教御厨们如何做菜便好,除此之外,凌茵慕每日的闲暇时间都让妍儿教她舞技,她倒不在乎国宴时出丑,只是计划着希望用舞蹈拴住某个人的心……

  五天的时间很快过完,很快就到了吉日这一天,宴会一大早就开始了,汉宫内苑热闹非凡,满朝文武百官聚集在此,谈论着国家大事。美丽的宫娥们姿态轻盈的在大殿上鱼贯而入,将一盘盘珍馐美味轻轻放在殿内的桌子上,一壶壶美酒飘洒着诱人的香气,让人有一种未饮先醉的感觉。

  凌茵慕精心准备的膳食点心也让各位大人十分满意,“天一香”的名声大家是知道的,只是凌茵慕将改进后的菜式和“天一香”招牌菜、新品菜依次摆上,让文武百官眼花缭乱、赞不绝口!

  汉武帝和卫皇后坐在大殿之上,依序向文武百官敬酒,与匈奴之战的有功将领也在其中。大家相互敬酒相赞、酣畅淋漓,场面甚为浩大。皇上下旨让音律院演奏新曲,各种丝竹管弦抑扬顿挫、悦耳动听,乐师舞姬凌波回旋、曼妙多姿,东方朔独自一人坐在角落中听曲饮酒,好生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