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宽慰朕?上次她跟朕说汉使张骞会在出使西域后的第十三年归来,张骞果真归来!这次她又断言说此战必胜,大将军果真传来捷报!如果真只为宽慰朕而随便说说,那她还真是金口玉言呢!”汉武帝分析着说道。

  正说着,门外传来凌茵慕清脆的声音:“陛下,菜已准备妥当,是否现在用膳?”

  “好,现在就上菜吧”汉武帝爽朗的回答道。

  凌茵慕盈盈走来,吩咐身后的服务人员们依次摆上了“天一香”的各种美味佳肴,这些菜式色香味俱全,让人看着都有些垂涎欲滴。“陛下,各位大人们,请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凌茵慕便是。”

  “凌茵慕,你也坐下,一起用膳。”汉武帝指着面前的一个空位,命令似的口吻说着。

  “陛下和各位大人们都在,凌茵慕一介女流之辈在此,恐多有不便!”凌茵慕委婉的说道,若真应汉武帝的要求坐了下来,就恐怕不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吧。

  “用个膳而已,能有什么不便的?!各位说是吗?”汉武帝坚持自己的想法,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

  “陛下所言极是”大家一起附和着说道。

  “你这丫头,陛下都发话了,这可是莫大的荣耀,还不快坐下。”看到凌茵慕仍有些迟疑,荀公公忙说道。

  “诺,凌茵慕遵命”凌茵慕说罢走到房门口跟镜花交代了几句,看到镜花点点头走出了房间,凌茵慕便折回坐了下来。

  汉武帝看着凌茵慕坐了下来,开心的招呼着,俨然一副主人公的样子。“来,来,来,各位一起用膳吧,大家都不要客气,多吃一点……”

  一行人应声吃了起来,汉武帝看着面前举止优雅的凌茵慕开口说道:“凌茵慕姑娘,你可知道朕此次前来可不只是用膳这么简单的啊!”

  早知如此,今日应该找个机会不来“天一香”的,凌茵慕心里嘀咕着,表面上仍泰然自若的笑了笑说:“陛下您是知道凌茵慕这‘天一香’只会做膳食,陛下带着各位大人来‘天一香’不只是用膳那还能做什么?”

  “凌茵慕姑娘如此聪慧,能否猜一猜朕此次过来的意图啊?”汉武帝仍旧打着哑谜。

  凌茵慕想了想说:“陛下文韬武略、心思缜密,凌茵慕实在揣测不出陛下的意图。只是凌茵慕想着,陛下胸怀宽广、海纳百川,应该不是为了凌茵慕上次的无心之言而跟凌茵慕对质吧。”

  “呵呵,对质?这倒不至于!只是想着你的金口玉言,故带着大将军来见识一下。”汉武帝一听凌茵慕都这么说了,忙把话题转向卫青将军。

  8更新,6最~E快☆;上g+酷匠网b

  “陛下日理万机、治国有策,大将军不辞辛苦、治军有方,凌茵慕只不过说了几句宽慰陛下的话,这金口玉言的功劳怕是要归功于陛下和大将军了。”凌茵慕忙奉承的说道。

  “凌茵慕姑娘缪赞了,此战匈奴是陛下英明决策,本将军不过是奉行陛下的决定罢了!”卫青将军谦虚的说道。

  “陛下,大将军,你们为国为民,劳心劳力的,此战你们一起打赢的匈奴的事实就不要再谦辞了,微臣还想着到借着陛下和大将军的光,这来多吃点好吃的膳食呢!”东方朔故作馋态的说道,他知道再这样说下去大家不只要饿肚子,怕是汉武帝对凌茵慕会更加感兴趣。

  “就你东方朔嘴馋,怕也是这‘天一香’的常客吧!”汉武帝打趣的说道。

  “那是当然,有一个善于做美食的徒儿,还真是为师的福气呢!”东方朔骄傲的说道。

  “哟~~东方先生还真会顺杆子爬!”荀公公打趣的说道。

  “哈哈哈哈~~”惹得大家哄笑起来。

  “师父说得对,是陛下和大将军带领的汉军打赢了匈奴,换成凌茵慕是万万不可能的!陛下和大将军好不容易来凌茵慕这‘天一香’一趟,这顿饭只当凌茵慕为汉军赢得匈奴而庆祝吧,想吃什么尽管吩咐!”凌茵慕当然知道东方朔这是在帮自己解围,把话题转移到膳食上是最靠谱的选择。

  “好,那大家随便吃,不用客气!”汉武帝开心的说道。

  说着大家一起开心的吃了起来,酒足饭饱之后,汉武帝满足的说道:“还别说,这‘天一香’的膳食还真让人流连忘返呢!朕准备过几日在宫中宴请朝中大臣和此战有功的将领们,不如让御膳房的人也来这‘天一香’学几个菜,以备国宴之时用,凌茵慕你觉得如何?”

  “当然可以,‘天一香’的牌匾都是陛下亲自下旨题的,别说让御厨来学几个菜,就是都学凌茵慕也没有意见啊!只怕这‘天一香’设施简陋、条件艰苦,委屈了陛下御膳房的御厨们。”凌茵慕谦卑的回答道。

  “这个你不用放在心上,朕下旨让御厨在国宴之前必须学会,如果不会就逐出御膳房,这样看谁敢有意见!”汉武帝严峻的说道。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微妙,每个人都有些惧怕汉武帝的威严,不敢再出声了。

  “陛下,那是不是宴会当天还有丝竹管弦和乐师舞姬?”东方朔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

  “就你东方朔想的多,有,有动听的丝竹管弦,有美艳的乐师舞姬,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你东方朔!”汉武帝故意跟东方朔说道。

  “别啊,陛下,别啊,美艳的舞姬都有了,没有微臣多没意思啊!”东方朔一听急着恳求道。

  “那得看你东方朔有什么功劳了!有功劳的人才能去的!”汉武帝挑着眉对东方朔说。

  东方朔看了看汉武帝,又环顾了下四周,所有人都把目光移开,好像都不准备趟这浑水了。

  东方朔并不放弃,他慢慢的走到凌茵慕旁边,见凌茵慕故意别过脸不理自己,他忙做出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凌茵慕,我的乖徒儿,你就帮帮师父这个忙吧,你看师父多可怜啊,一个人孤零零的……”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东方先生,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跟去国宴有什么关系?”荀公公打趣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