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又下旨,命苏建将军和公孙贺将军从朔方出发,张次公将军从右北平出发,共七万大军对抗匈奴,实则目的是为了配合卫青将军的行动。

  大军出征后,汉武帝刘彻天天寝食难安,对着地图沉思。时不时的跟荀公公念叨着大军目前的位置,荀公公除了时刻劝汉武帝多吃些、多睡会,其余的也只能吱吱唔唔的应承着,汉武帝都不确定的事,荀公公当然也不敢妄言。

  “荀攸,对于此战你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汉武帝看着身旁的荀公公问道。

  “陛下,这个奴才可不敢有什么看法,奴才不懂这个。要不奴才去把东方朔给您叫过来,让他跟陛下说说?”荀公公忙回答道,想着东方朔可能会帮皇上解惑的。

  “东方朔?天天让他待昭金马门,也是该他做点事了!荀攸,去让东方朔过来陪朕说说话。”汉武帝想了想说道。

  “诺,奴才遵旨!”荀公公说完,忙退下去往金马门的方向跑去。

  不一会东方朔便来到长乐宫,见到汉武帝忙行跪拜礼。“微臣东方朔拜见陛下,陛下万岁……”

  “好了,东方朔,不用这么多虚礼!快起来吧,朕这几天寝食难安的,命你来陪朕说说话。”汉武帝打断了东方朔的话,他天天在宫中听的这些奉承的话实在太多了。

  “诺,微臣遵旨!微臣时时刻刻愿意为陛下解忧,只是微臣不知陛下的忧从何而来?”东方朔回答道。

  汉武帝示意荀公公把椅子搬到自己对面,又示意东方朔坐下,东方朔起身坐到了汉武帝的面前。

  “你东方朔不是能掐会算的吗?!应该能算出来朕这忧到底从何而来啊!”汉武帝看着面前的东方朔故意说道。

  东方朔故作玄虚的伸出手掐了一番,回答道:“恕微臣直言,陛下是想找微臣品茶还是下棋?”

  “你个东方朔还真好意思说,品茶?下棋?朕还用找你来吗?!”汉武帝一听眼底一沉,怒目瞪着东方朔说道。

  东方朔并不惧怕汉武帝的淫威,徐徐说道:“陛下为攻打匈奴的战事劳心伤神、茶饭不思的,伤了身体可就不好了。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与其在宫里寝食难安的,倒不如相信各位将军可以战胜匈奴!微臣不才,愿时刻陪伴陛下品茶、下棋,以解陛下之忧!”

  WD酷匠~5网》首b发

  汉武帝长叹了一口气,“哎,你说的也对,与其每天担忧倒不如放宽心等着大军的捷报。”顿了顿说道:“来人,上茶,摆棋,顺便再上些茶点过来。”

  “诺”荀公公听了忙吩咐人去办。不一会热茶,棋盘和茶点就都上来了。

  “那东方朔今天就陪朕下下棋再走吧。”汉武帝端着茶杯闻了闻说道。

  “诺,微臣遵旨。”东方朔说完并没碰棋盘,而是毫不客气的拿起一个点心尝了一口说道:“陛下这的茶点可没有凌茵慕姑娘的‘天一香’做的好吃。”

  “你一提起‘天一香’朕也有很长时间没尝过凌茵慕做的饭菜了,朕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这会儿倒有些想吃了。”汉武帝回答着,他们之间好像并不是君王和臣子的对话,而只是汉武帝跟东方朔聊聊家常而已。

  “陛下,要不一起出宫去散散心,顺便去‘天一香’好好吃一顿如何?”东方朔试探着说道。

  “这倒是个好方法,朕也确实有段时日没出宫了,出去走走也好。你先回去换便装,朕去换身衣服,一会在宫门口集合。”汉武帝紧皱的眉头伸展开来。

  “陛下要出宫可是要带几个人护驾才行,要不奴才让杨统领和霍郎官带几个人着便装跟着陛下一起出宫吧!”荀公公听后忙建议道。

  “这样也好,你去准备吧!”汉武帝说着便去换衣服了。

  “诺,奴才遵旨”荀公公说着便吩咐下去准备了。

  东方朔离开长乐宫,准备回去换便装,他心里明白,汉武帝只是太过于专注于汉匈之间的战事,如果再让汉武帝留在长乐宫,仅凭东方朔的能力怕是无法在卫青将军回朝之前舒展汉武帝的心绪。所以他想方设法的让汉武帝出宫一趟,对于推荐要去的地方,东方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凌茵慕在的“天一香”,在东方朔的心里,他认为凌茵慕应该有能力帮此时的汉武帝排忧解难……

  东方朔换完衣服在宫门口等了不久,着便装的汉武帝也过来了,紧跟在汉武帝身后的是着便装的荀公公,后面的就是护驾的杨岭和霍去病等一行人。

  他们一起骑着马很快便到了“天一香”门口,荀公公先下马告知凌茵慕来人的情况,凌茵慕当然知道汉武帝他们只是微服出宫,不可声张,便亲自出门把汉武帝他们一行人迎到了二楼的客房中,茶水、吃食都挑最好的上。应汉武帝的要求,大家倒也没有顾忌君臣之分,坐在一起开心的吃了起来。

  汉武帝的胃口也出奇的好,酒足饭饱之后,汉武帝想起了凌茵慕的棋艺,竟要凌茵慕留下来陪他们一起下棋,凌茵慕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

  汉武帝跟凌茵慕下了几局,凌茵慕都输了,连赢几局的汉武帝倒有些不高兴了。“这倒不像是你的真实棋艺,你今天是故意让朕着的吧!”

  “民女哪有能力让着陛下,民女棋艺本就不佳,近来又每日忙于‘天一香’的大小事物,这棋艺退步也是情有可原的吧!”凌茵慕为自己开解道。

  “棋艺退步?朕看不然,以你的才华这棋艺若不让着朕,朕怎么可能赢你这么多局?!”汉武帝并不认同凌茵慕的解释,他看着眼前含词未吐、气若幽兰的凌茵慕说道。

  “陛下心细如尘,民女惭愧,只是近来民女心绪不宁,做事情没法静下心来,更别说下棋了,还望陛下恕罪。”凌茵慕跪在汉武帝的面前说道。

  “陛下,凌茵慕也是无心之失,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一旁的霍去病紧张的求情道。杨岭双手握拳,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东方朔则并不作声,反倒惬意的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