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接过东方朔手中的发簪,这个发簪确实漂亮,金光闪闪的簪子上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华丽的光芒。“师父,这个簪子应该挺贵的吧!”凌茵慕仔细端详着发簪,突然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你别不好意思,再珍贵的东西在你面前也会显得黯然无光,你天天喊我师父,其实我知道的没你多,又帮不了你什么忙,我心里倒是有些惭愧的。就只当是为师给你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吧,这个一定要收下的,要不然你以后再叫我师父我可不答应的!”东方朔似醉似醒着说着,他应凌茵慕之邀帮她找寻回家的路,可这么长时间并无半点成果,他的内心深处对于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比的愧疚。

  听到东方朔如此回答,凌茵慕心里明白,自己不应该给东方朔太大的压力,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回到现实世界的途径。

  看到面前东方朔无奈的神态,凌茵慕莞尔一笑,宽慰着说道:“这个我当然要收下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只当抵你们的饭钱了。回不回去无所谓的,可能上天让我来这里是有什么特殊的使命。看我现在过得不挺好的嘛,有你们这几个好朋友,还有‘天一香’,这样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可以了!”

  “什么跟什么?你们两个是不是都商量好的,再说怎么能随便就送姑娘发簪的!”霍去病急着斥责着东方朔和杨岭,他可是什么都没准备的,而且看着凌茵慕手里的两个发簪,霍去病竟有一股莫名的醋意浮上心头,他一把抓过凌茵慕手里的两个发簪攥在自己手中,“哪有姑娘随便要别人发簪的,这两个发簪你不能要,只能放我这里了。”

  东方朔哪能让霍去病轻易带走自己挑了这么长时间的发簪,忙拉着霍去病的手说:“我说霍郎官,你想送也自己买来送给凌茵慕姑娘啊,凌茵慕姑娘都已经说收下了,你又拿走是个什么意思?好歹我也是凌茵慕姑娘的师父啊,师父送徒弟发簪有什么不可以的?!”

  “就是,我还是凌茵慕姑娘的大哥呢,大哥送小妹东西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难不成是某人也想送,可既没什么名目又不好意思,所以只好让我们也别送!”杨岭也帮腔道。

  霍去病一听这话,哪还好意思再把簪子握在手中,他瞪了一眼东方朔和杨岭,拉过凌茵慕的手,把簪子放回凌茵慕手中,盯着凌茵慕目不转睛,故作轻松的说:“不就是一个簪子嘛,送了就送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凌茵慕拿着手中的发簪,突然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这个霍去病就那么在乎自己接受别的男子送的礼物吗?!

  “既然没人有意见,那我下次再看到好看的别的饰物就再买给凌茵慕好了,为师以前的夫人们可都挺喜欢为师买的饰物呢!”东方朔喝了口茶,像是有意挑衅着某人的耐性。

  “我说东方先生,凌茵慕好歹是你的徒弟,买饰物之类的哪能麻烦你破费,你还是想想给你以后的夫人买什么吧!”霍去病终究是按捺不住了。

  “徒弟跟夫人之间是可以转换的啊,难不成我就不能让凌茵慕这个徒弟变成我的夫人吗?”东方朔笑着回答道,时不时的看看凌茵慕的反应。

  “那怎么可以,你既然是他师父,怎么可以有非分之想,我是坚决不会让凌茵慕嫁给你的!”霍去病急着说道,好像东方朔真的要娶凌茵慕一样。

  “就是,你们之间既已是师徒关系,还怎么能让凌茵慕当你的夫人,再说你都娶了这么多夫人都不得善终,不能再娶凌茵慕了!”杨岭这次则站到霍去病这边。

  “好了,好了,我们那里师徒是可以变成夫妻的,但是你们好歹要问下我自己的意见,难不成任凭你们来决定我未来的归宿吗?”凌茵慕实在不想让自己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了,应该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未来自己做主。

  “对,对,对,应该让凌茵慕自己决定自己的归宿。”东方朔忙接过凌茵慕的话说道。转头悄声对霍去病和杨岭说道:“凌茵慕姑娘都同意师徒是可以变夫妻的,不仅你们可以喜欢凌茵慕,我也可以喜欢凌茵慕的!”

  霍去病和杨岭对视了一眼,不屑得看着东方朔。东方朔看到霍去病和杨岭不情愿的样子,忙大声的掩饰着说道:“看什么看?!我同意凌茵慕的看法有什么意见吗?”

  霍去病和杨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凌茵慕,希望她只把东方朔当师父。凌茵慕看在眼里,淡然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不再言语。

  镜花拿了一些切好的水果过来,大家一起开心的吃水果,刚才的事也不再提起了。

  吃过饭之后,几个人聊了下当前的时局,匈奴的铁骑不时的进攻汉朝的边境,边境的民众生活疾苦不堪,看来王太后的国丧一过,汉武帝就会派兵反击匈奴了。

  东方朔倒是很想听听凌茵慕的想法,可凌茵慕并不想把曾经学过的历史告知他们,因为她心里实在不希望大家的命运遵循历史的轨迹,或许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让原本可悲的历史转变成皆大欢喜的团圆剧。

  东方朔明白凌茵慕有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勉强凌茵慕。

  酷¤匠网~(正*`版8首`(发{;

  日复一日,生活似乎平平淡淡的没有一丝涟漪。“天一香”的经营已经步入正轨,镜花学习得很快,凌茵慕不用天天过去看了,平时陪陪几个公主玩玩闹闹,跟东方朔下下棋,睡睡懒觉好像是凌茵慕生命的全部了。

  宫内的钟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凌茵慕从梦中惊醒,这钟声预示着王太后的丧期已过。早朝之时汉武帝下令,将宫内的白幡全部撤去,全国禁战和禁歌舞的禁令也相继解除。

  宫里表面上看似一切如常、十分平静,汉武帝的内心对于攻打匈奴蓄谋已久,终于等到王太后的丧期满了,急急的密令关内候卫青带三万精兵从高阙出发,自寻作战机会对匈奴发动主动进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