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飞将军李广正任右北平太守,李广还未回府就接到府尹派人告知几个家仆的事,问明了原因之后,就怒气冲冲的从右北平往回赶去。见到李敢,上去给了李敢一巴掌,“你这个逆子,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

  府里的人闻声都知道老爷在发脾气,哪还敢吱声。被父亲一巴掌打蒙了的李敢捂着脸,他当然知道父亲为何事生气,再不解释点什么,今天肯定是要被父亲给禁足的。李敢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疼,忙上前跪着,委屈着说道:“爹,我不过是看上了那‘天一香’的掌柜的,她不给我面子就算了,还扣了阿贵他们几个,这就是不给爹面子嘛。”

  “你堂堂一个李府的少爷,天天不思进取,就知道跟阿贵那几个下人在一起瞎混,还想让谁给你面子啊?!”李广怒目横视着李敢吼道。

  “爹,爹你先消消气,阿贵他们只不过是看不过去他们‘天一香’的人不给我面子,帮我出出气罢了,他们明知道爹你就是堂堂的飞将军,他们还扣下阿贵他们,这可不就是要给爹你一个下马威嘛,爹可不能让咱们将军府平白受了外人欺负。”李敢接着在李广的旁边扇风点火着说道。

  “消消气?怎么消?!你还想让我再去找人家的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阿贵他们都闹到官府去了,让我这老脸往哪搁,为了区区一个女子就做出如此丢脸之事,明天起,让阿贵他们离开李府,别再让我看到他们几个了!从今以后,你就禁足在府中好好练功,到时我会亲自检验你练功的成效,若是练不好功还天天想着出去闹事,老子就打断你的腿!”李广似乎并不吃李敢那一套,身经百战的他对于自己的儿子依然很严厉。

  “爹,爹,求你开开恩,别让我禁足啊!”李敢一听忙跪行着上前拉住李广的衣角求道,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这要是一禁足就意味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府,再说自己这武功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久经沙场的飞将军。

  “老子这也是为了你好,现在时局不稳,北方匈奴屡犯边境,皇上一门心思想要对抗匈奴,现今正是重用武将的时候,我们李家一门习武,你也要正好趁此机会好好练功!皇上对付匈奴的战争一旦暴发,我便推举你跟随我一起出征,到时夺得战功,你我就能加官进爵、光宗耀祖!到时别说一个‘天一香’的掌柜,就是全长安城的女人都会争着抢着进我们李家的门,你小子给老子争点气!”李广分析着说道。

  李敢听了李广说的话,想了想说:“父亲大人所言极是,我一定会勤加练功,到时取得战功,以报今日之耻!”

  “好,我儿志向远大,必定会为我李家争光!”李广赞许的说道。两人达成共识,李广便连夜赶回右北平去了。

  此时的他们并不知晓,他们家族未来的命运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而知道他们家族未来命运的也只有来自未来世界的凌茵慕……

  镜花已经回宫,看到凌茵慕还没睡,上前悄声问道:“凌茵慕姑娘,今天来闹事的人以后还会来吗?”

  “应该不会再来了,今天闹事之人是飞将军李广府上的家奴,李广是个执法严明的人,今天的事他应该已经知道原委了,以他的性格断然不会再纵容家奴作威作福的!好在这事发现的及时,我们‘天一香’也没有太多的损失,怎么说也要给老将军一个面子的,这事先就这么算了!如果他的儿子李敢再有什么动作,我自有办法!”凌茵慕淡然的回答道。

  “原来凌茵慕姑娘认识飞将军李广啊,也对,他们的老爷都是个正直的人,他们家的家奴也不会差太远的,可能只是想跟我们开个玩笑罢了。”镜花笑着说道。

  认识?这应该还是从历史课本和电视剧中认识的吧,在这遥远的西汉朝,凌茵慕还真是不曾见过这个传说中的飞将军呢!“认识倒不然,我也只是听人说的,不早了,你也忙了一天了,快休息吧!”凌茵慕看到有些疲倦的镜花提醒着说道。

  “诺,姑娘也早些歇息”镜花说着,回房休息去了。

  留下凌茵慕独自一人思索着未来,她当然知道李广将门出身、才气无双,后因屡战败北,追击匈奴的时候迷路而自尽,就连李广的儿子李敢后来也命丧霍去病之手……凌茵慕真希望自己亲眼见证的西汉历史可以有所改变。

  凌茵慕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会教镜花经营“天一香”的方法,“天一香”的经典菜式也都逐一教给镜花了,镜花学得也很认真,其中做的最好的就是肉夹馍。原因只有镜花自己心里明白,因为肉夹馍是杨岭最爱吃的……

  东方朔并没有放弃帮凌茵慕找寻回未来世界的方法,杨岭当了统领之后显然比以前忙了很多了,霍去病也常常陪汉武帝练剑,三个人只要一有空闲的时候就会相约到凌茵慕的“天一香”来大吃一顿,凌茵慕也并不在乎这点饭钱,只要大家一起吃得开心就好了。

  更l新,4最“快…上酷●匠dr网7'

  镜花也常常加入他们一起吃喝,但这个腼腆的姑娘大多数时间都只帮大家添菜倒酒之类的,对于自己内心深处藏着的情愫她倒没表现出来,跟凌茵慕和杨岭他们一起吃饭的这种气氛对她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一日他们几个人吃饱喝足之后,镜花下去收拾东西。杨岭从怀里掏出一个银簪子递给凌茵慕,“上次你那个发簪弄脏了,我又帮你买了一个,你看这个喜不喜欢?”

  凌茵慕接过簪子仔细看了看,这个簪子确实跟上次那个挺像的,只是做工要精细很多。“还是杨大哥细心!不像某些人,对我一点也不好!”凌茵慕忙夸赞道,顺便不屑的瞟了旁边的霍去病一眼。

  “可不只有你杨大哥细心哟!”东方逆说着也从袖子里拿出一枚发簪递给凌茵慕,“为师总在你这吃饭多不好意思,上次看到这个簪子挺漂亮的,就寻思着买回来送给你,你平时戴的簪子都太素雅了,这回给你换下装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