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姑娘的才华远在为师之上,为师真是自愧不如啊!”东方朔边叹气边说。

  霍去病和杨岭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两人一齐用不屑的眼神瞟了东方朔一眼,接着就一声不响的只顾埋头吃饭,不再理东方朔了。

  酷k“匠%网a永久免ml费看"小bw说☆~

  “喂,我说,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态度,我发点感慨都不愿意听吗?”东方朔很不甘心霍去病和杨岭的表现。

  霍去病接着吃饭,连看都不看东方朔了。倒是杨岭搭腔道:“哎,东方先生,你这才华不如凌茵慕,我们都不是第一次知道了,你就不要再强调了。”

  “你,你,你们……哎……你们……”东方朔竟一时语塞,无奈的说道。

  “是师父你每次都太谦虚了,今天这事就算师父你遇到也一定会有办法迎刃而解的,我要跟师父学的还很多呢!”凌茵慕解围道,这个东方朔可是我回现代世界的一个希望,自己怎么可以自毁希望呢。

  “还是我这徒儿说话中听,不过话说回来,师父还真是要跟你多学习呢!”东方朔边吃饭边说道。

  等到吃完饭,凌茵慕下去准备再看下帐本,霍去病走到凌茵慕面前,把身上的钱袋拿出来递给凌茵慕。凌茵慕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霍去病,想了想说:“饭钱?真不要,拿回去吧,都说了吃饭免费了。”

  “不是饭钱,你的发簪不是少了一个吗?!这个算是给你买发簪的!”霍去病回答道,眼神中的温柔无法掩饰。

  什么?发簪?这个霍去病,说他细心吧他了确实细心,还能考虑到我的发簪没有了。可他也太敷衍点了吧,直接给钱,让我自己去买,也太便宜他了吧!缺心眼!

  “喂,想什么呢?拿着啊!”霍去病看着在发呆的凌茵慕,提醒着说道,强势的拉过凌茵慕的右手,准备把钱袋放到凌茵慕的手中。

  凌茵慕手腕一转,把钱袋反塞回霍去病的手里,“哪有你这样的,你想送我发簪就应该自己买了送给我的,怎么能这么草草了事,反正我是不会要你的钱的,你要有心就买漂亮的发簪送给我。”

  霍去病看着手中的钱袋,不好意思的说:“这发簪是女人戴的东西,我堂堂一个男人怎么买?”

  看到霍去病有些害羞的样子,凌茵慕不禁暗自窃喜,故意激将道:“我不管,有个人天天口口声声说‘爱我、疼我’的,结果连个发簪都不敢给我买,反正我就记着那个人欠我个发簪,至于他买不买,那只有看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呢,还是个只说不做的人!”

  “我当然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放心好了,不就一个发簪嘛,到时买了再送你!”霍去病不甘示弱的说道。

  “那好,我可记住了,你还欠我一个发簪!不过我可要最漂亮的、最特别的,休想随便买一个糊弄我!”凌茵慕忙趁机加条件。

  “好,一定是最漂亮、最特别、最珍贵的!”霍去病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那个,我要回宫了,皇上可能会让我陪他练剑,你一会早点回去,路上小心点。”霍去病又看了看凌茵慕,仍旧温柔的说道。

  “诺,小女谨遵大人指令!”凌茵慕笑着说道,惹得霍去病也开怀的一笑。

  “我说霍郎官,你是舍不得走了还是怎么回事?要不你一个人在这呆着,我们先回去给你请个假?”东方朔把头从门口伸进来喊道。

  霍去病经东方朔这么一催还有些不好意思,严峻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还是不忘再次叮嘱道:“我先走了,你注意路上小心点啊。”

  “嗯,好,你也小心”凌茵慕也关切的说道。霍去病点点头,又多看了一眼凌茵慕,才缓缓向门口走去。

  “哎呀,走了走了,下次有时间再过来吃饭嘛。”东方朔边拉着霍去病边说道,杨岭的脸上倒也没什么异样,三个人说笑着往宫门口走去。

  忙得差不多的镜花又帮凌茵慕沏了杯茶,看到专心看帐本的凌茵慕,轻声问了句,“凌茵慕姑娘,杨统领他们走了吗?”

  “嗯,已经走了,看你还在忙就没打扰你。”凌茵慕头也没抬的回答道。

  “哦,是这样啊。”镜花幽幽的说道,低垂的眼角露出一丝失落。

  “怎么?你找他们有事吗?”感觉到镜花还站在自己身边,凌茵慕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下他们吃的好不好。”镜花忙掩饰着回答道,上次杨岭帮她解围,她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可是在镜花的心中只是想谢谢杨岭这么简单吗?!

  “哎呀,我的好镜花,你就是太善良了,还问他们吃好了没有,放心好了,就是没吃好他们几个也不敢说什么的。”凌茵慕抬起头回答道。

  “嗯,只是觉得昨天杨统领帮我解围,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镜花解释道,好像想及力掩饰着什么。

  “谢谢他?有什么可谢的?男生保护女生这是理所应当的嘛,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下次杨大哥再过来,你直接跟他说‘谢谢’就好了啊,杨大哥这个人是不会计较太多的,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凌茵慕以为镜花只是觉得欠杨岭一个人情,宽慰着说。

  “诺”镜花听后开心的去忙了。此时的她心里清楚的明白,下次自己还是可以见到杨统领的,她不奢望能跟杨统领在一起,只希望他经常来“天一香”吃饭,这样自己就能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了。

  几个仆人被送到官府后,官府一看是御前侍卫送来的,又是“天一香”的案子,自然不敢怠慢,那几个仆人一进官府哪还敢再硬撑,都吓得招供了……

  快傍晚的时候御前的人回到“天一香”,把官府查的结果告诉了凌茵慕,原来昨天那醉酒的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李敢。凌茵慕当然知道这个李敢不是别人,就是传说中飞将军李广的儿子,难怪他气焰如此嚣张。

  官府也忌惮着飞将军的威名,把那几个仆人小惩大诫了一番也就算完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