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面面相觑,这个小丫头脾气还真不小,下次再也不敢惹她了,要不然像今天这样连个热乎饭也没得吃……

  三个人正在一起合计着怎么逗凌茵慕开心,只听楼下吵吵嚷嚷的,像是在吵架一般……三个人忙下楼来一看究竟。

  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瘫倒在地,口吐白沫,似中毒般,另几个与他相同打扮的仆人男子都在旁边吵吵着要掌柜的出来,带头的那个仆人男子穿着要稍微好一些,听他们吵闹的言语中像是倒地的男子是吃“天一香”的菜中毒所致,带头的那男子不停的叫嚣着让掌柜的给个说法,其余的几个仆人打扮的男子则在后面帮腔,店里的其他客人听到之后也都不敢吃了,站在那几个男子周围,看看这“天一香”的掌柜的要怎么处理此事。

  “什么事?”凌茵慕走上前来,一眼便认出来领头的男子就是昨天那个醉酒的公子旁边的仆人,看来他们今天是故意找茬闹事的,哼,也不看看我是谁!

  “让你们掌柜的来,都出人命了!还什么事?!”领头的男子更加起劲的对着凌茵慕叫嚣着。

  “我就是这‘天一香’的掌柜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凌茵慕泰然自若的说着。周围的人都愣住了,都听说这“天一香”的掌柜长得漂亮,没想到今日一见还真是美若天仙呢,尤其是那种静若处子的感觉,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震撼。

  那领头的男子看到凌茵慕如此沉静,愣了片刻,接着嚷道:“掌柜的,你过来看看,我这弟弟刚吃了你们‘天一香’的菜,现在中毒不起,你看看这事要怎么解决!”

  “中毒吗?我‘天一香’自创办以来可从没有过中毒之事,你们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吃过些什么?”凌茵慕问道。

  “今天就在你们‘天一香’吃过,这就是你们‘天一香’的责任,你们‘天一香’仗着御赐的牌匾,就想草菅人命,今天大家可都看着在,你可别想抵赖!”领头男子仍恶狠狠的说道。

  那四个御前侍卫看到此情景都准备上前把这几个仆人赶走,凌茵慕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不要动。

  凌茵慕上前瞟了一眼桌子上所剩无几的饭菜,看来这些仆人都已经吃过这些饭菜了。“这么多饭菜,一看就知道是你们一起吃过的,既然是中毒的话,那也应该就是你们一起中毒,而不只有他一个人中毒吧!”

  “你,你别管这么多,反正我这弟弟现在已经中毒了,而且确定就是吃了你们‘天一香’的菜才会中的毒,至于他怎么会中毒只有你这掌柜的知道,可能是我们几个身体强壮,所以现在还没有毒发也不说定!”领头的男子是有备而来,可被凌茵慕这么一问倒有些心虚了。

  “喂,你是想故意闹事吧!”霍去病不知什么时候挤到凌茵慕旁边,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仆人吼道,有神的眼睛,凌厉的目光,让众人都害怕的不敢出声。这一吼倒是让凌茵慕心里那口气出了,顿时舒心了不少。

  凌茵慕拉了拉霍去病,跟他对视了一眼,意思是让他放心好了。凌茵慕微笑着走上前去,拔出头上的银发簪,依次在每个盘子里试了一下,然后把依旧银色的发簪递到众人面前。“你们大家看看,这发簪没有变黑,证明我们‘天一香’的菜没毒”凌茵慕又把银簪子沾了些倒地那个仆人吐出来的呕吐物上,簪子仍旧没变色,“大家再看一看,我的银簪子根本没变色,这个人根本不是中毒!‘民以食为天’的道理大家都明白,我‘天一香’既得蒙皇上赏识,必当竭尽全力为大家民众服务的!”

  h:酷-匠"*网永久P免费看小x说

  “好,掌柜的真是既漂亮又宅心仁厚啊!”东方朔带头说着,众人都跟着夸赞道。

  “那我弟弟吃了你‘天一香’的食物之后就呕吐不止,接着就倒地不起,你怎么解释!”领头的仆人仍不依不饶的。

  凌茵慕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仆人,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她蹲了下来,摸了摸这个仆人的脉搏,脉搏跳动明显,凌茵慕再一次确定这个仆人就是躺着装死,嘴角的笑意更加诡异,好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多久!

  凌茵慕起身,把“天一香”的一个男服务员叫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把自己手中的发簪交给了那个男服务员,只见那男服务员点点头便走到装死的那个仆人身边,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脱下那仆人的鞋袜,用凌茵慕给的银簪子尖利的地方往那仆人的脚底心使劲一扎……

  “啊~”那仆人就这样在众人面前,大叫着跳了起来。

  “哈哈,这装死也要不怕疼才行啊,哈哈……”众人皆哈哈大笑起来……

  “来人,把这几个前来闹事之人捆起来送到官府去,我倒要看看这天子脚下谁敢如此猖狂!”凌茵慕不急不忙的命令道,眼神却十分坚定。

  “诺”四个御前侍卫直接上前把那几个仆人制服后捆了起来,扭送到官府去了。

  事情解决了,大家又开始安心吃饭了,凌茵慕好像忘记了开始的不愉快,坐在那跟霍去病他们一起吃饭了,凌茵慕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识过了,大家都不敢再提起那开始的不愉快。

  东方朔闻着手中杯子里的茶香,还真觉得有点来之不易的感觉,好奇心倒使他先开了口“凌茵慕,你是怎么知道刚刚那几个人是来闹事的?”

  “刚那几个人,不就是昨天醉酒闹事的那公子的仆人嘛,东方先生难道连这点都没看出来?”霍去病接话道。

  “我知道那几个人就是昨天醉酒闹事的那公子的仆人。但是,就算他的主子昨天来闹事了,他们也有可能今天还要吃饭的啊!我是问凌茵慕怎么能一眼就看出那仆人是装死的?”东方朔接着问道。

  “因为我看到那个人倒地的时候,其余几个人不管倒地的那个人就直接嚷嚷着找我,特别是那个带头闹事的人,口口声声说倒地的那个人是他弟弟,可行为、神态上都没有一点关切的样子!因为昨天的事,他们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了,他们点了很多菜,这些菜的价钱也不便宜,如果只仆人自己来吃饭的话,肯定不会点这么多贵的菜,而且吃饭之前和吃饭的时候都没什么动静,等到饭菜都快吃完了才开始闹事,很明显这是昨天的那位醉酒的公子心有不甘,才让他手下的人今天又来闹事的。”凌茵慕边吃菜边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