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在“天一香”酒醉闹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公子在府中,怒气冲天,对眼前看到的杯碗盘盏全部砸得粉碎,看来昨天的酒已然醒了。

  下人们见状忙上前劝阻道:“少爷,这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下次小的们再找更好的给少爷,只是一会老爷回来看到少爷这副模样,又要让少爷禁足反省了。”

  “哼,本少爷还从来没受过这等气,再好的女人我都不要,本少爷就要那个什么‘天一香’的掌柜,哼,做了本少爷的女人,本少爷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神气?!”公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本的堂堂相貌也狰狞了起来。

  “少,少爷,小的刚刚打听过了,那‘天一香’的掌柜可是皇后娘娘的人,就连那‘天一香’的招牌都是皇上御赐的,少爷咱们就此作罢吧,这天下之大,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其中一个奴仆战战兢兢的劝诫道。

  “哼,皇后的人又怎么样,御赐的招牌又如何,此气不除,难解本少爷心头之恨,你们几个还不快帮本少爷想想要怎么出这口气!”公子恶狠狠的说道。

  “少爷,要不小的们去‘天一香’吃饭,然后假装……”一个穿着特别的奴仆贴着公子耳边小声的说着。

  公子听后笑逐颜开的点了点头,“哈哈,这个办法好,还是你小子的脑子灵光!就按你说的办,本少爷要让这个‘天一香’在长安城中消失!事成之后,本少爷重重有赏!”

  “好咧,少爷尽管在家等着好消息吧!”那个穿着特别的奴仆不怀好意的说着,使了个眼色,示意身后的几个奴仆跟他一起。几个奴仆便一齐出了府往“天一香”的方向走去。

  “天一香”这边杨岭果然说话算话,早早的来了四个穿便装的御前侍卫,而且管吃管住还给钱的差事,大家倒也都乐意过来。凌茵慕交待了这几个御前侍卫“天一香”的布局和他们要负责的事情,便开始看昨天的帐本。

  凌茵慕教镜花记帐的方法是现代世界常用的,简单易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一些常用的字体凌茵慕倒还能认识。

  帐本还没看完,杨岭、东方朔和霍去病都已经来了。看来这三个人是要把这“天一香”当自家厨房的节奏了,可是刚答应了吃饭不要钱,看来凌茵慕这次还真是亏大了点。

  “怎么了?难不成昨天才答应我们三个吃饭免费的,今天就要反悔了?放心好了,我们可是带了银子过来的!”霍去病看到凌茵慕转动的眼球故意问道。

  看到杨岭也在,哪能忘恩负义呢,凌茵慕瞪了霍去病一眼,笑着回答道:“怎么可能反悔呢?!你们到我这‘天一香’来,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我呀再想几个新菜式,争取让你们吃不腻才好呢!”

  “哈哈哈哈”杨岭、东方朔和霍去病三人听后发出爽朗的笑声,“我这妹子的嘴就是甜,今天刚好休息,顺便过来看看我这几个部下能否适应你这环境。”杨岭回答道。

  “呵呵,借着杨岭的光我们才好意思过来,要不然真在这白吃白喝的我这当师父的脸就不好搁喽!”东方朔玩笑似的说道。

  酷gX匠网}{正版*首5发A

  “哎呀,就是,我们几个男人在一个姑娘家这里白吃白喝的,传出去多不好意思!”霍去病也帮腔似的说道。

  看来他们三个是准备好了一齐让凌茵慕表态来了,在这汉朝时代能遇到几个知己如此不易,凌茵慕当然不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好了,好了,小女子怎么了?!都答应了以后你们吃饭都免费的,放心吃好了,我凌茵慕绝不会反悔的!再说这点钱算什么!还抵得过我们之间的情谊不成?!”

  “哈哈哈哈……”他们三个笑得更大声了,“你看,我就说她不会在乎这点钱吧,怎么样?你们两个,给钱,给钱!”东方朔笑着说着伸手问杨岭和霍去病要钱,原来他们来之前定了赌约,看看凌茵慕会不会在乎他们三个真的在这白吃白喝的,可恶的是霍去病和杨岭都赌凌茵慕会在乎……

  “好哇,你们几个……太可恶了……”凌茵慕生气的说着,拿起手中的帐本就往他们三人身上打去,霍去病和杨岭早看出了凌茵慕要打他们,忙拉着东方朔跑了,留下凌茵慕独自在柜台前零乱……

  “凌茵慕,我们坐楼上在,别忘了快点给我们上菜啊,我们爱吃的你都知道……”东方朔从楼梯上露了个头,看着站在楼在柜台里的凌茵慕说道。

  凌茵慕怒不可遏的说道:“哼,你们,等着吧!”转头跟镜花说道:“哼,今天不许上他们喜欢吃的菜,他们不喜欢吃什么偏要上什么,哼,听到没有!”

  “诺,凌茵慕姑娘你先喝点茶,消消气吧!”镜花笑着说道,随手递了杯茶给凌茵慕。

  凌茵慕端起茶,喝了口,怒气仍未消的说道:“也不许给他们上茶,就说没水了,哼,等到最最后了再给他们上菜!”

  镜花看着凌茵慕是真的发怒了不敢再笑了,想了想说道:“凌茵慕姑娘,真这么做的话,杨统领他们会不会觉得姑娘你小器?”

  “哼,就要让他们觉得我小器,好让他们再不敢欺负我们,哼!”又喝了口茶,凌茵慕稍微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看在杨大哥的面子,那就先给他们上点白水喝吧,记着就只能是白水啊,不许放茶的!”

  “诺,我这就按姑娘说的办!”镜花说着就下去忙了。

  看到镜花过来倒茶,东方朔、杨岭和霍去病相视一看,待镜花把白水往他们茶杯里一倒,三个人都傻眼了,这个小妮子还真生气了?

  东方朔和霍去病都给杨岭使了个眼色,杨岭不自在的轻咳了几声,弱弱的问旁边倒茶的镜花:“那个,镜花,你家掌柜的还在生我们的气吗?”

  镜花瞪了杨岭一眼,“就怪你们几个,把我家姑娘弄生气了,我家姑娘说了,你们的菜要等到最最后了才能再上,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