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霍去病”凌茵慕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嗯,怎么了?”霍去病转过头看着凌茵慕,那灼灼的目光顿时让凌茵慕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我如果让你帮我经营‘天一香’,你愿意吗?”凌茵慕试探着问道。

  “你要是觉得累了,我当然可以帮你经营的,等到我出征去匈奴了你还觉得累不想经营的话就可以把它卖掉,反正有我在,你什么都不会缺的。”霍去病温柔而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眼神依然坚定。

  这个呆子,天天想着出征匈奴,真拿他没办法。凌茵慕瞟了瞟霍去病,不再言语。

  霍去病见凌茵慕不再言语,以为她答应了自己的看法,看着柔美飘逸、含娇欲滴的可人儿近在咫尺,镇定如霍去病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只见他静静的伸出右手环住了凌茵慕的纤纤细腰。做这一切的霍去病无一点不自然,好似凌茵慕早已是他的妻子一般。

  这一举动倒是让凌茵慕诧异了,还以为这古代的男子多有原则呢!原来也有小心思的时候啊!一个念头在凌茵慕的脑中闪过,不如逗逗这个霍去病,看看他的反应,嘿嘿嘿嘿……

  凌茵慕想着掩饰着眼角的笑靥,故做生气的挣开霍去病的怀抱,站起来,瞪着霍去病说道:“你,你这个人怎么如此轻薄?!”

  霍去病也忙站起来,听到凌茵慕的指责,尴尬的解释道:“我,我以为,你已经答应我了呢。”

  ,+最&3新!章{节上、k酷I匠。B网

  “答应?我答应你什么了?我刚刚又没说话,我哪里答应你了?你不要用你的想法来主张我的思想!”凌茵慕辩驳道。

  “我是不会用我的想法来左右你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尊重你的想法。只是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我之间已成定局,我还以为你同意我刚刚这么做呢?!”霍去病坚定的说道,似乎刚刚做的一切都理所应当的。

  “肌肤之亲?喂,你不要乱说啊,我什么时候跟你有过肌肤之亲的,人家可是女孩子,你不要毁人家的清白!”凌茵慕心想,看来这个霍去病是把自己上次的“情不自禁”记住了,再这样发展,自己以后还真要嫁给他不可了,可不能让他有这种想法,打死都不能承认!

  “那次,在姨母的宫中,你抱着我,然后……”霍去病回忆道。

  “什么?在未央宫?我哪有抱过你?还有什么?你不要以为自己喜欢我就可以诬蔑我的!想让我嫁给你可不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凌茵慕急着说道。

  “我,我没有诬蔑你。”霍去病忙摇头着说道:“我明明记得很清楚,那次你抱过我,亲过我,我还以为你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呢!”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是你自己天天想我,所以自己做的梦吧!”凌茵慕忙装作镇定的回应道,手心里都急出了一手的汗。

  “做梦?那是做梦吗?怎么感觉一切都特别真实的,不像是做梦啊!”霍去病喃喃的说道,难道自己真的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了?

  “当然是做梦了,我可是女孩子,怎么会主动抱你、亲你,不是做梦是什么?!还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的,原来天天做这么恶心的梦,还非说那是真的!”凌茵慕故做委屈的说道。

  听到凌茵慕这么说,霍去病有些不知所措了,难道自己真在做梦吗?有这么真实的梦吗?霍去病抬起头,静静的看着眼前有些生气的凌茵慕。

  被霍去病这么一看,凌茵慕倒有些不自在了,她强装镇定,做眼睛却有些不听使唤,眨个不停,心虚的说:“你,你看什么看,还想做什么?”

  “你以前不是说你们未来世界的女子如果遇到喜欢的男子,也会主动追求的吗?你抱我、亲我,这都是可能的啊!”看来霍去病还是挺清醒的。

  “我,我们那里是有这种情况,但也不是所有都是这样的啊,大部分还是男子追求女子的,我又没说我是那种女子。”凌茵慕有些牵强的说道。没想到这个霍去病心里还挺清楚的嘛。

  “是这样啊”霍去病看着眼前不敢抬头的凌茵慕,似乎已经把她看透了一般。“我以前听别人说过,只要是说谎的人,眼睛就会不停的眨。”

  凌茵慕一听,忙刻意把眼睛睁大,但越这样,眼睛越是眨个不停。“是,是吗?还有这种说法吗?我说的可是真的哦!”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霍去病,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小丫头,敢作弄我,我差点还以为自己真的是连梦境跟现实都分不清了呢!不过这样子还真是可爱呢!

  看着霍去病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看,凌茵慕觉得自己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急着想转移霍去病的注意力,“你看那边的云彩,还,还挺好看的。”

  霍去病哪还有心思看什么云彩,一个箭步上前紧紧的抱住凌茵慕,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凌茵慕耳边响起:“再美的云也没有你美!”说着,猝不及防的吻上了凌茵慕薄薄的双唇,如触电般酥麻的感觉让此时的霍去病清楚的明白,上次的那一吻绝不是自己做的梦。

  看着在自己怀中不敢动弹的凌茵慕,霍去病颇有成就感的说:“这次可不是在做梦了吧?!”

  见凌茵慕并不回答,霍去病再一次霸道而有力的吻住了凌茵慕的双唇,贪婪的吮吸着,吻得凌茵慕喘不过气来,凌茵慕用尽全力,推开霍去病,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忙说:“是真的,是真的,不是在做梦,不是在做梦。”

  感觉到凌茵慕离开他的怀抱,霍去病有些失落,但这样也好,他怕再这样下去自己无法控制,听到凌茵慕的回答倒是有一种征服感,霍去病禁不住爽朗的笑了笑。

  二人又嬉闹了一会便往回赶,霍去病送凌茵慕到未央宫门口,像往常一样看着凌茵慕进去才离开……

  回去后的凌茵慕累了一天,连镜花给的帐也没看就早早的睡下了。霍去病则激动的睡不着,手中不停着摩挲着随身携带着的琥珀,脑海中不停的想着凌茵慕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