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拿起桌子上的金子,看了看身后的镜花,关切的说:“没事了,没事了。”又示意店里的人把这里收拾一下。拉着镜花到他们的桌子那边坐下,安抚着受惊的镜花。看着凌茵慕在身边,镜花的害怕倒也减轻了不少。

  东方朔看着处之泰然的凌茵慕,佩服的笑了笑,跟霍去病和杨岭一起坐了下来。凌茵慕看着杨岭,笑意盈盈的说:“杨大哥,你今天可真要多吃点。”说着示意酒楼的服务人员再多上几道杨岭平时爱吃的菜。

  杨岭看着凌茵慕有些不自然。东方朔心里应该明白他这徒弟是在有求于杨岭才先弄些吃的到时好让杨岭嘴软。霍去病看着此时的凌茵慕眼中只有杨岭倒有些醋意了,忙说:“你不要以为杨岭升了官就对他这么好,我以后也会升官的!”

  凌茵慕瞥了一眼霍去病,这个傻瓜,懂不懂行情,扭过头仍笑盈盈的看着杨岭说:“杨大哥,别管他,你快多吃点。”

  杨岭看看凌茵慕又看看霍去病黑下去的脸,连筷子都有些不敢动了。

  “呵呵”东方朔忍不住笑出了声“凌茵慕你有事求杨岭就直接说吧,再这样大家都要误会了。”

  听到这话大家都松了口气,不易查觉的失落在杨岭的脸上一闪而过。凌茵慕仍旧笑着说:“杨大哥,你看我这酒楼人多嘴杂的,就像刚才那样有了争执又不好处理,这镜花又是个姑娘家家的。不如你……”

  “难不成,你是想让我在这里保护你们酒楼,没事的时候还行,有事的时候还真顾不上,毕竟皇命难违。”杨岭一听忙为难的说道。

  “我岂敢让杨大哥亲自来保护我们酒楼的安全,这不是大材小用了嘛!我是想让杨大哥看看你们御前有没有身手敏捷,又想在业余时间赚点钱补贴家用的。”凌茵慕忙说。

  “身手敏捷?他们倒是个个身手敏捷。业余时间?什么意思?”杨岭思虑着说道。

  “就是平时不当班,休息之余,想赚点钱的,算是我请他们的,饭菜管够,还开工钱。就想让杨大哥帮忙牵个线,杨大哥现在是御前侍卫统领,肯定一呼百应,这点小事肯定不在话下。”说着把刚才拿在手中的那锭金子放到杨岭手中,讨好的说:“这个算是杨大哥的辛苦费”。

  杨岭看着凌茵慕有求于自己的样子,心里欢喜是自然的,但他仍不动声色故意说道:“就这,就想打发我了,那可不行!”

  凌茵慕忙说:“这,这可不敢打发杨大哥,杨大哥可以开条件嘛,你看你想加钱呢还是想加菜。”

  “肯定得加菜,这几个菜哪够啊!这掌柜的都开口了,当然得多加几个菜了!”杨岭笑着说。

  “没问题,没问题,不止今天加菜,只要以后杨大哥来这吃饭都免费,怎么样?杨大哥,这个条件可好?”凌茵慕忙笑着回答道。

  “嗯,嗯,这个好,这个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杨岭开心的应承了下来。

  “就知道杨大哥最好了!”凌茵慕说着示意服务人员加菜。镜花见状也忙下去帮忙。

  “哎呀,都说这做生意的人精明,这确实是对赚钱精明的很呢!不过对我这个做师父是不是有些苛克了点?”东方朔一听忙说。

  “就是,人家升官了就忙跟人家免费,什么时候也没见给我们免费过。”霍去病也帮腔道。

  “哎呀,好了,好了,今天搭在杨大哥的面子上,一个是我师父,一个又是……算了,算了,都免费吧,不就是几顿饭嘛,我凌茵慕还是请得起的!”凌茵慕一听,豪爽的说。反正这“天一香”赚得够多,这几个饭钱算什么。

  “什么?一个是你师父,一个又是什么?”霍去病忙问道,他是想听凌茵慕当着大家的面说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

  “什么什么?一个是想当未来将军的人啊!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你还想不想以后吃饭免费了?”凌茵慕当然知道霍去病的心思,瞪了他一眼说道。

  大家相视一笑,霍去病也不恼反而有些开心,四个人又开始开心的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往回走去,凌茵慕跟镜花交代了下杨岭准备派御前侍卫过来的事,订了御前侍卫的伙食跟工钱,一切准备好之后就准备回宫去。

  凌茵慕从“天一香”出来,就看到等在门口的霍去病,此时的霍去病高大帅气、英武不凡,午后的阳光撒在默默地守护着心中所爱的霍去病身上,显得格外温柔……

  “霍去病,你怎么还没走?”凌茵慕迎上去问道。

  霍去病看到翩翩走来的凌茵慕,严俊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当然是在你等你!你一个人回去我总放不下心,今日时辰还早,想不想玩会再回去?”霍去病说着指了指身后的两匹马。

  凌茵慕看了看霍去病身后的那两匹马,心里想着:还真是好长时间都没骑过马了,趁这个机会去兜兜风也不错。

  “嗯,好”凌茵慕点点头,朝马匹走去,霍去病递了其中一匹马的缰绳给凌茵慕,见凌茵慕上马之后,霍去病也纵身一跃骑在了另一匹马的背上,二人缓缓穿过热闹繁华的长安街区朝郊外走去。

  “嗒嗒嗒……”的马蹄声伴随着轻快的马鞭声,二人追逐着,嬉笑着,霍去病驭马娴熟,在马背上的英姿不禁让人望而生畏,凌茵慕驾驭的马比较温顺,一看就知道是霍去病特意挑选的,此时的凌茵慕虽身着女装,但在马上也是飘逸不凡,英姿飒爽倒也不输男子。

  rW酷?8匠}~网正版.H首发“‘

  二人玩累了,在郊外的河边下马洗了下脸,让马儿也喝点水吃点草以做休整。曾经军营里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凌茵慕心里明白,自己的“戎马生涯”已经结束了,可身旁一无所知的霍去病,他的军营生活或许还没开始,凌茵慕知道霍去病的结局,自然也害怕这个开始。可如果真的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霍去病应该就会在历史上消失了,但这样至少可以保住他的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