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宫内廷李侍奉的妹妹妍儿倒是常来凌茵慕的寝殿,每次都会带些礼物稍坐片刻,有时还会偷偷教凌茵慕一些舞技,凌茵慕也乐意学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趁现在有时间多学些如果真的回到了现代倒可以留个念想。

  闲聊之中,凌茵慕得知妍儿也不过十四,比自己还小一岁,妍儿倒也乖巧,亲切的叫凌茵慕姐姐,凌茵慕也欣然接受。二人的关系逐渐升温,妍儿倒是常常跟凌茵慕打听霍去病的事,凌茵慕以为妍儿是想知道霍去病跟自己的事,刻意避开,对于霍去病的感情并未在妍儿面前流露。

  这样一来,妍儿以为只是凌茵慕曾经女扮男装从军时救过霍去病,所以霍去病对凌茵慕的事上心只是因为凌茵慕是霍去病的救命恩人。妍儿情窦初开的年纪,早已偷偷的把对霍去病的感情埋进了心里,时不时的打听霍去病喜好,努力把自己变成霍去病喜爱的样子。

  霍去病有时到未央宫拜访卫皇后,“顺便”看一下凌茵慕,见到妍儿也不冷不热的,想着是凌茵慕的朋友,多少不能太凶,但霍去病的心里哪里还容得下别的女子?!

  妍儿倒是有些开心,至少跟凌茵慕靠近些就有机会看到她心中所念的男子,虽然这个男子此时的眼中并没有自己,但她自己在心中暗暗的下决心:凭借自己的才貌,总有一天会让这个男子的眼里只有自己!

  s酷c匠&2网永久免费wQ看td小oC说

  李侍奉觉得自己的妹妹跟皇上和卫皇后面前的红人多接触接触自然是好的,可能自己也会有机会做人上人,不用在宫中当这个令人消愁解闷的优伶角色了!

  世间的事总是如此,在很多不知情的时候就会埋下危险的种子......

  在只有凌茵慕和霍去病在的时候,凌茵慕对霍去病倒是常开玩笑的问道:“我想知道,你倒底是喜欢我的灵魂多点还是喜欢我的外表多点?”

  常常逼着霍去病急着表态,“你当初女扮男装进军营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当时的我还时常因为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子而发愁呢!我喜欢的是凌茵慕,不论你身在何处,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只喜欢你!”

  “喜欢?你以前不是说爱我的吗?这才多久怎么都变成喜欢了?”凌茵慕故意问道。

  “你……”让霍去病急得顿时说不出话来。“不是你问我喜欢不喜欢你的吗?我是喜欢你,但我更爱你!”

  “呵呵呵呵……”两个人的笑声响彻整个院落,热恋中的恋人们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会觉得甜蜜!

  日子就这样在每个人各怀所望中悄然而逝,凌茵慕似乎早已忘记曾经的未来世界了,又或许她穿越时空、历经艰险,正是为了某人而来的吧!

  杨岭对于御前侍卫一职做得游刃有余,杨岭平时就谨小慎微、勤奋兢业,在一次捕猎时,皇上的马受了惊吓,杨岭不顾自身危险冲上前去把马制服,护了皇上周全,汉武帝甚喜,封杨岭为御前侍卫统领。

  凌茵慕得知后也很开心,请了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一齐在“天一香”吃了一顿,四个人祝贺着杨岭的升职之喜。

  四人正边吃边聊,非常开心,此时的凌茵慕却看到不远处的镜花竟被一个醉酒的年轻男子拉着不放,这男子虽也算相貌堂堂,但酒醉之后的轻薄举动倒让人觉得恶心。男子边拉着镜花边把酒杯递到镜花面前说:“来,美人,陪本公子喝一杯。”

  镜花哪里见过这场面,吓得忙往后退,不敢言语。凌茵慕忙上前,一把扯过镜花护在身后,面对眼前的男子,泰然自若的说:“这位公子,请你自重,如果你想找姑娘陪你喝酒应该换一家店。”

  男子看着眼前的凌茵慕,轻薄之意更甚,满嘴吐着酒气说:“哟,这美人更美,她不陪,那你来陪本公子。”说着上前准备拉凌茵慕的手。

  凌茵慕向后退了一步,此时霍去病、杨岭和东方朔已经走了过来,霍去病忙上前拽住了那男子的手,顺势按在了桌子上,男子看起来也是个练武之人,准备用另一只手打霍去病,霍去病哪是那么轻易被打到的,还未等那男子的另一只手过来,霍去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刀手打在那男子的脖颈处,那男子毫无招架之力,全身倒在了桌子上,“叮叮当当”的把桌子上的碗盘打碎了一地。那男子还不服气,从桌子上起来,不顾身上的污渍跟霍去病打了起来,霍去病几下就把那男子打趴在地,模样甚是狼狈。

  与那男子同行的几个人,见状,忙起身道:“放肆!我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说着就准备动手抢人。

  可他们哪里是霍去病的对手,没有人能近得了凌茵慕的身。他们看霍去病太厉害,遂想去抢镜花,杨岭看到站在自己旁边害怕的发抖的镜花,忙说:“别怕,他们碰不到你的。”镜花顿时觉得心里一暖,静静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杨岭的一举一动。杨岭说着把过来的几人都打倒在地,其余的人也都不敢再动了。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我们公子是何人吗?!到时禀明了我家老爷,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其中一个人恶狠狠的说。

  “我管你家公子是何人,我可是这‘天一香’的掌柜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我这‘天一香’是皇上亲自题名,御赐的牌匾!你们敢在我这里闹事,待我禀明皇上治你们的罪,到时候看你家老爷能有什么本事救你们!”凌茵慕微笑着带着几分威胁的说道。

  几个人一听,忙拉着他们口中的公子,悄着说着:“公子,他们是皇上的人,都惹不起,快走吧。”几个人扶着狼狈的公子正准备离开。

  “等等!”凌茵慕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几个人。

  几个人站在那里不敢再动了,凌茵慕看着几个人害怕的样子笑着说:“你们吃的饭钱,酒钱,还有打坏的碗盘钱还没付呢!难道就想这么走吗?”

  那公子气得咬牙切齿的拿出一锭金子放在桌子上,“这个总够了吧!你们给我等着,此事我决不这么罢休!”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