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哪里敢动,刚刚明明听到汉武帝说的是给凌茵慕尝的,三个人并未做声,只是沉默着。汉武帝听到凌茵慕这么一说倒是忘记这里还有三个人的,看到他们三人都不敢动筷子,忙说道:“你们也尝尝这个,看看西域的吃食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诺”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各夹起一个饼细细品尝出来,还别说,这吃食虽然还自西域,但味道还真是不错!

  几个人说说笑笑,吃过午膳之后,仍聊着,这午后的炎炎的烈日丝毫没有打扰到他们的心情。历史上的君王,朝臣皆被东方朔讲述一番。

  聊着正起劲的时候,一个宫女匆匆跑来跟荀公公汇报着什么,荀公公听后,神色紧张的跑到汉武帝旁边,“陛下”

  “什么事”汉武帝斜着眼睛,似乎很不愿意此时被打扰。

  荀公公急切的说:“陛下,太后宫中来人说太后娘娘这几日病情反复,午膳前昏迷过去,到现在还未醒来,太医院也束手无策。”

  汉武帝剑眉紧锁,双拳紧握,看了眼面前不动声色的凌茵慕,心里已然明白凌茵慕上次跟自己说过太后的病情,但他仍坚定自己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他要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汉武帝定了定神跟荀公公说道:“荀攸,你送凌茵慕姑娘回未央宫中歇息,不得有误!”

  “诺,奴才遵旨!”荀公公忙回答着走到凌茵慕身边,客气的说:“凌茵慕姑娘请吧。”

  凌茵慕站起来福了福身“凌茵慕告退”说着跟随荀公公往未央宫中走去。

  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则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王太后病情严重,现在不正是应该找凌茵慕过去看吗?上次不正是凌茵慕把生命垂危的王太后看好的吗?为什么皇上此时要让凌茵慕回未央宫去?

  汉武帝看着凌茵慕远去的身影,又转身看了诧异着的东方朔三人,用极具震慑力的语气命令道:“你们三人都坚守自己的岗位,只能说今日与朕谈论国事,其余的事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否则杀无赦!”

  “诺。微臣明白!”三人皆异口同声的说。

  汉武帝径直往王太后的寝宫走去,丝毫没有理会面面相觑的东方朔、霍去病和杨岭三人。

  东方朔给面前的霍去病和杨岭使了个眼色,“走吧,看来皇上心里都明白,他这么做应该是在保护凌茵慕。”

  霍去病和杨岭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看来王太后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此时如果再让凌茵慕给王太后看病,而王太后若是遭遇不测,那凌茵慕岂不是难脱干系!他们二个识趣的点点头,“改日再聚”说着他们各自朝着自己的岗位走去。

  凌茵慕跟着荀公公走到未央宫,看到站在门口的荀公公,凌茵慕笑着说:“荀公公尽管放心,太后娘娘的事没有解决,凌茵慕是不会离开未央宫的。”说着便走进寝殿。

  门口原本异常紧张的荀公公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凌茵慕姑娘还是个识趣的主,难怪皇上会对她有兴趣,这样想着便离开了未央宫,准备跟汉武帝复命。

  汉武帝已来到王太后的寝殿,太医院的太医几乎都守在王太后的寝殿中,交头私语,讨论着王太后的病情。看到汉武帝进殿,忙行跪拜礼“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了,都起来吧,说说看母后的病情如何了!”汉武帝不耐烦的让太医们起身。

  “启禀陛下,太后娘娘已病入五脏,仅凭微臣之力,怕是无力回天了。”太医院的院判大人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无力回天?朕要你们太医院有何用?!”汉武帝怒吼道,眼神中充满了凉意。

  太医们都害怕的趴在地上,看来这王太后的病情若是再无起色,汉武帝是想让他们太医院也跟着陪葬啊!太医院众人哪还敢再说些什么,几个年轻的太医都开始发起抖来了。

  院判大人想了想,忙说:“陛下息怒,太后娘娘贵体欠佳已有些时日,微臣和众太医们也已研究此事多日,可都没有结果,确实是微臣和众太医们确实才疏学浅,上次多亏了凌茵慕姑娘的办法才得以让太后娘娘脱离险境,不如陛下这次也请凌茵慕姑娘前来看看太后娘娘的病情,共同诊治……”

  “放肆!你们一个太医院难道连一个女子都比不过吗?到底是你是院判还是凌茵慕是院判!凌茵慕姑娘得了急症,正在未央宫中静养,难道现在还让她来为太后娘娘诊治吗?太后的病就由你们太医院全权负责,治好了,重重有赏!治不好,严惩不贷!”汉武帝听到院判提到凌茵慕,忙打断说,看来不给太医院点压力,他们还想把这责任推到凌茵慕身上!

  “诺,微臣和众太医们定当竭尽全力为太后娘娘诊治,可太后娘娘病情危重,还望陛下能看在微臣和众太医们为陛下和太后娘娘尽忠的份上开开恩。”太医院院判忙乞求着回答道,只希望到时汉武帝能开恩,保他们一条命就好。

  “难不成还要让你来教朕是该罚还是该开恩?!想要保命也要先做好自己的事情!”汉武帝瞪着太医院的众人,眼神充满了凌厉,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微臣该死,微臣现在就跟众太医们一起全力为太后娘娘诊治。”太医院院判说着忙爬到太后娘娘的塌旁,专心诊治起来,众太医们也忙跟着太医院院判身后,不敢怠慢。

  q酷匠i网w`唯r一正TU版、f,|}其他●|都C{是盗版

  汉武帝则守在王太后的塌边,静静的陪着王太后,看着眼前的太医们忙出忙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和无奈,可是眼中却充满了坚定,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很可能躲不过这次劫难了,作为君王的自己对于此事无能为力,但作为人子的自己也只能尽心尽力的陪伴母亲这最后的时光了……

  太医们忙到第二天的清晨,终于无力回天,太医院的院判带领着众太医们跪到汉武帝的面前战战兢兢的请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