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尸还魂?借用躯体?贯通古今?看来这凌茵慕姑娘确实并非凡人,难道在下怎么都算不出她的过去。看来是这凌茵慕姑娘的灵魂来自未来,只是借用了淮南王庶女的身体罢了。”东方朔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还能遇到如此传奇的女子,看来她是想要回到未来世界,所以要拜自己为师,一来可以学习卜卦之术,知道自己的未来,二来也可让自己帮忙找寻贯通古今之术,有朝一日可以回到未来世界。

  听到东方朔这么回答,霍去病心里也明白了,看来凌茵慕那日的害怕是必然的,她是害怕自己如果有一天真的回到了未来,那么,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们二人此生定不会再相见了,难怪她那天会害怕得如此厉害。

  “未来世界的灵魂,借用了淮南王庶女的灵魂?这,这可能吗?”杨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应该正是如此,你们想想,如果凌茵慕姑娘只是淮南王刘安的庶女,据在下所知那淮南王刘安的庶女被荼王后关在阁楼中数十载,与世隔绝,切不说她知道汉使是何时归来,就连汉使是张骞恐怕她都无从知晓。在下还听说,凌茵慕姑娘跟太后娘娘治病的过程,她的胆识和医术都不可能是淮南王刘安的庶女。”东方朔分析道。

  “对,凌茵慕姑娘曾经跟在下和杨岭一起去攻打匈奴,她曾以一人之智救了我全营的将士,还有‘鸣镝’,还有帮我缝伤口……我确定她定是未来人无疑,至少灵魂是来自未来世界的!”霍去病想着以前跟凌茵慕相遇的点点滴滴,确定的说道。

  “看来她也只是对我们三人信任才会跟我们说这些的,只是别人若是知道她外表确实是淮南王庶女的身份,定会对她、霍去病、卫青将军和卫皇后不利,所以我们三个要保守好这个秘密。不如我们明日进宫约见凌茵慕姑娘,看她有什么需要,也好应对?”东方朔思虑深远,他不想让自己的爱徒受到伤害,同时对于这个未来人他也充满了好奇。

  “好”霍去病和杨岭皆点头同意,三人达成一致,见天色已晚,正准备离去,但东方朔则热情的让他们二人留在府中就寝,三个人就凌茵慕的话题聊到半夜,兴奋的无法入睡,只是想到第二天入宫要办的正事,则悻悻的躺在塌上,但又有谁能睡得着?!闭目养神好了!

  翌日一早,镜花告知凌茵慕,东方朔在上次下棋的地方约凌茵慕见面,有要事相商。本来还有点睡眼惺忪的凌茵慕,一下子睁大了美丽的眼睛,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难道师父他老人家帮自己找到了回到现实的路了?

  凌茵慕心里倒有些犹豫了,难道真的要舍弃这汉朝的一切,回到现实世界吗?凌茵慕无法决定,正如当时从现实世界来到这远古的汉朝世界一样无法割舍!

  或许,或许,回去之后还有机会再过来,或许,还可以发现这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发展个旅游什么的……凌茵慕想着嘴角露出久违的笑靥。

  开心的梳洗完之后,凌茵慕随便吃了点糕点就去了御花园找东方朔去了。

  刚到柳树边,就看到东方朔在上次下棋的凉亭中远远的等着自己在,站在东方朔旁边还有两个人,他的轮廓随着距离的拉近而逐渐清晰,那熟悉的眸子和气息,不是霍去病又是谁?!

  站在霍去病旁边的则是杨岭,杨岭看到凌茵慕和霍去病对视的眼光,一股莫名的悲伤浮上心头,可能还要再适应一段时间吧。

  东方朔把这三个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明白:原来自己这爱徒心里喜欢的确实是霍去病,杨岭则为了尊重凌茵慕的想法和霍去病的友谊,宁愿把自己的爱意埋在心底……

  凌茵慕缓缓走近,对东方朔福了福身,“凌茵慕见过师父。”

  东方朔忙扶凌茵慕起身,“不敢当,不敢当,怎么听你叫我‘师父’都觉得别扭,要不你跟他们二人一样叫我东方先生吧。”

  凌茵慕挑了挑眉,莞尔一笑着说道:“那怎么行,师父既已收我为徒,凌茵慕当然要尊师重道,这‘师父’二字当然是不能不喊的。”见东方朔并未应答,凌茵慕又故意嗲声问道:“难道师父是觉得凌茵慕愚笨,反悔了?”

  酷R匠,网永\S久免F费~看小说t

  东方朔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凌茵慕,有些闪神,被她这么一问,倒有些急了,“哪里敢嫌姑娘愚笨,只是在下已知凌茵慕姑娘并非凡人,而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别说在下的未来,就是整个汉朝的未来,怕是姑娘也早已心中数。实在是惭愧,在下这点愚智确实难以跟凌茵慕姑娘相较。”

  “未来人?”凌茵慕看看了东方朔旁边的霍去病和杨岭,他们对于东方朔刚才的话语并未惊奇,看来他们三个应该是统一了说法,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东方朔不想当自己的师父?难道他是怕自己身上这淮南王庶女的身份连累了他?

  凌茵慕环顾了四周,发现除了他们四人并未有别人在场,看来嘴巴再不甜点,还没等到自己回到未来的那天就会混不下去的。遂直接开门见山的说:“看来师父已经知道凌茵慕的身份了,只是凌茵慕并无他意,师父你博古通今,凌茵慕身在未来世界时都对您钦佩有加,没想到还能意外的穿越到这汉朝,能与师父你相见相识,已是凌茵慕最大的满足,凌茵慕拜东方先生为师的目的别无他求,只是想通过卜卦知道自己的未来,还望师父你成全。”

  东方朔看着如此诚恳的凌茵慕,心里喜忧参半,“姑娘一心想认为在下师,在下心里甚喜,只是在下又何德何能,连姑娘上次让在下帮忙找的‘贯通古今’之法也没有任何眉目,在下只怕是以后也无能为力。”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得放手时须放手,前方无路莫强求。’这是师父上次教凌茵慕的,可无论以后结果如何,能够趋吉避凶自然是好,如若不然,凌茵慕只希望能够顺应天理、无愧于心!”凌茵慕泰然自若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