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何尝不知凌茵慕姑娘聪颖神算,只是‘知人者未必自知’,想必这应该就是凌茵慕姑娘拜在下为师的目的吧!”东方朔想了想说。

  “‘知人者未必自知’?不知东方先生可否卜算出凌茵慕姑娘的过去?我们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是谁,别无他意!”霍去病恳切的问道。

  “过去?实不相瞒,自从当日进宫与凌茵慕下过棋后,回府便卜了一卦,但这凌茵慕姑娘的过去在下确实无从知晓。这可是在下卜卦以来第一次卜算不出别人的过去,实在惭愧。”东方朔说着无奈的摇摇头。

  杨岭看了霍去病一眼,他心里还有些疑虑,不知这个东方朔到底是真的有卜算之术还是徒有虚名,遂想先试他一试。“东方先生,是不是您的卜卦之术还未到家,所以无法算出凌茵慕姑娘的过去?”

  听到杨岭如此说,精明的东方朔并不以为然,看着杨岭的眼睛瞪了瞪,看来这杨岭是在向自己挑衅,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东方朔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自满的说:“这卜算之术是在下记事以来便潜心修学的,算一个人的过去对于在下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比方说你杨岭,自小孤苦无依,与你旁边的霍去病情同手足,你也视他为唯一的亲人,所以有时候,即使你很喜欢、很在意的也会让予他,这其中滋味想必也只有身临其境的你更清楚。”说着顾不得杨岭诧异又后怕的神情,转身对霍去病说:“你霍去病,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只是从小便因你是私生子的名声所拖累,所以你对自己严格要求,事事都想做到最好,想由此来得到别人的认可,特别是你亲生父亲一家的认可。”

  东方朔顿了顿,看到霍去病和杨岭都没有反驳,接着故意问道:“怎么样?在下说的可对?”

  杨岭面露难色,不再言语,但又不确定这东方朔是否真的已经算出自己心中所念之人,抬头看着东方朔正盯着自己看,眼角露出诡异的笑意,杨岭心里一阵凉意,看来这东方先生应该已经算出自己心中所想。

  霍去病则低头恭敬的说:“东方先生所言极是,在下并不想在舅舅和姨母的光辉下庇佑着,在下只想在有生之年尽最大的努力,闯出一片乐土。”

  东方朔看了看眉眼中透着坚定的霍去病,看来自己这徒儿还有点眼光,只是想想凌茵慕即将面临的危机,确实不知道自己这聪慧的徒儿能否迎刃而解。又看了看神色有些忧虑的杨岭,嘴角微微一笑,看来这杨岭是有些后怕了,只是凌茵慕身边有这么一个甘愿为她做一切又隐藏爱意的男子还真是不错,自己当然不会也不忍揭穿他的。

  东方朔看着面前各有所思的霍去病和杨岭,看来是时候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了。东方朔再一次捋了捋嘴角的胡须,镇定自若的说道:“在下不过随口一说,两位不必当真,今日在下确实有些喝醉了,待在下明早酒一醒便会不记得刚才所言,还请二位不要介怀。只是你们二位所拜托的凌茵慕姑娘的过去之事,此事在下虽然好奇,但确实无能为力,当时的卦象也是一无所获,想必那凌茵慕姑娘确非凡间女子吧!”

  此话一出,紧绷着的杨岭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东方先生确实是君子,定会为自己保守这心中的秘密!

  霍去病并不在意东方先生这一句酒话醉话什么的,他对于自己的过去并不介意,他只想自己以后有能耐能挣得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对于东方先生所说的凌茵慕非凡间女子他倒有些想更进一步的确定,“东方先生,您说这世间有‘未来人’这一说吗?”

  h更新e1最快{上酷t匠、@网

  “对,对,不知东方先生能否指教一二?”杨岭听到霍去病的话顿时想起他们来东方朔府邸的另一个目的。

  “未来人?何谓‘未来人’?”东方朔不解的问,心里对于凌茵慕的部分疑问开始探寻着结果。

  “就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就是很多朝代以后的人,凌茵慕姑娘曾不止一次跟在下说她是‘未来人’,只是在下不解,故特意来请教先生。”霍去病如实回答着,希望东方朔能给他一个答案。

  “很多朝代以后?未来人?你这么一说,在下倒是觉得可能确实如此,因为她来自未来,所以在下无法卜算出她的过去,因为她来自未来,所以她不会卜算就已经知道汉使张骞何时归来。看来在下真是糊涂了,原来凌茵慕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难怪她要拜我为师,想要卜算自己的未来。”东方朔豁然开朗,心里的疑团顿时全部解开了。

  霍去病和杨岭听到东方朔如此分析,顿时明了,原来凌茵慕姑娘真的并非凡人,而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

  但霍去病心里仍旧有些疑惑不解,遂问道:“东方先生,其实在下确也曾想过凌茵慕姑娘可能真如先生所说,是未来人。但,但,在下,在下确实见过凌茵慕姑娘身体背后的‘奴’字刺青,那个专属于淮南王刘安的庶女的那个刺青。只是当时凌茵慕姑娘想要力保在下和舅舅,所以用刀把刺青割掉了。这,这件事,在下可是亲眼可见。凌茵慕如果是未来人,那背后怎么会有那个刺青?”

  “刺青?你是说凌茵慕姑娘确实是淮南王刘安的庶女,那日面圣,不过是她为了力保你和卫青将军使的障眼法?”东方朔吃惊的问道。

  “是,这些都是在下亲眼所见,只是凌茵慕精通药理,她在伤口上敷了自制的药,只是在当时的短时间内,让别人看不出与自身的肌肤有什么异样而已。”霍去病坚定的说,他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子为了保护自己而受到伤害。

  “那‘借尸还魂’呢?凌茵慕姑娘不是跟我们说过,她并非如我们表面看到的这般,只是一个人的躯体,而灵魂却是另一个人的。这个怎么解释?”杨岭提醒着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