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应该不会,看那东方朔对他那几任妻子,虽令人不齿,但他宁可散尽家财,也没亏待那些曾经的夫人们,实乃君子所为,他应该有自己的处事原则,既然他已收凌茵慕为徒,定不会置凌茵慕于危险而不顾。即便他不愿意告诉我们也断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们且去试试。”霍去病分析道。

  杨岭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好,若那东方朔有意为难凌茵慕,我便……”说着杨岭握紧了拳头。

  两人达成一致,便写了封竹简命人送到东方朔的府上,内容则是希望与东方朔把酒下棋。看到手下的侍卫去送信,两人皆焦急的等着,他们想知道凌茵慕的过去,但也怕知道。

  霍去病心中忐忑难安,他迷恋着凌茵慕又好奇着她,想知道她的事,帮她分担心中的苦闷,但又怕知道后会对她带来不便,也怕东方朔不见他或不告诉他实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对凌茵慕如此患得患失起来了。

  杨岭也很好奇凌茵慕的身世,但他更担心的是凌茵慕的安危,无论她是谁,他都是她的大哥……

  在自己府中查阅群书的东方朔这段时日应凌茵慕的要求查找贯通古今之法,却一无所获,正在书房中发呆的他,看到家丁送来的竹简。

  东方朔随手拿过竹简扫了一眼,若是别人,怕是东方朔连理都不想理,可看到那署名是霍去病,下棋那日,那个霍去病对凌茵慕的心思他早已看在眼里,看来就让自己这个当师父的帮她好好审视下这个卫皇后的外甥,他回了一封竹简,命家丁送出说是傍晚时分会在自己府上恭候他们的到来……

  霍去病和杨岭收到东方朔的邀请,匆匆拿着出宫的令牌,前往东方朔的府邸。

  东方朔则早已命人摆好了酒菜和棋盘等候霍去病和杨岭的到来。

  杨岭和霍去病来到东方朔的府邸,三个人客套般的寒喧了一番之后,就坐后东方朔特意支开了府中的下人,边喝酒边聊天。

  霍去病和杨岭对于东方朔的热情倒有些不太习惯,难免有些拘束。东方朔对于二人的到来并不介意,想必在他的心里,已经猜到霍去病会来找他一样。一开始三人皆在谈一些国家政事及汉武帝的喜好,酒已喝过大半壶了,二人却只字未提及凌茵慕分毫。

  三人就这样边喝边聊,眼看已酒过三巡,东方朔看着同席而坐的霍去病和杨岭,提醒的说道:“在下接到二位郎官的信,早早的命人备下棋盘,不知二位哪一个先与在下对弈?”

  霍去病看了杨岭一眼,记起今日这来意还没结果,这下棋分明是一个借口,聪明如东方朔应该早已看出他们二人的来意并非下棋,遂开门见山的说:“久仰东方先生大名,我二人皆是前来拜会,曾有幸见过东方先生下棋,这棋艺在下万分不及,今日想要请教先生些问题,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东方朔捋了捋嘴角的胡须,微笑的摇了摇头,“二位的心意在下已然明白,只怕是在下才疏学浅,无法解答二位心中的疑惑。”

  霍去病狡黠的一笑:“素闻东方先生才通古今,善卜生死吉凶,只是不知先生能否算出我们二人为何前来拜访?”

  东方先生微微笑着掐指一算,淡然的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二位来找在下当然是为了你们心目中的那位‘窈窕淑女’了。”

  霍去病愣了一下,看来这东方朔还有两下子,不禁喜上眉梢。杨岭则眉角略带愁容,难道这个东方朔真能猜出自己心中那女子是凌茵慕吗?

  "¤酷=匠网Vh唯iU一正_版~,D其他都b$是盗◇,版。

  东方朔细细的看着霍去病和杨岭的表情变化,心中已有定论,但并未就此点破,接着问道:“二位既然不反驳,那在下算得可对?”

  霍去病定了定神,决定按心中所想试上一试,遂起身向东方朔一揖到底,“先生如此神通,在下实在佩服,只是心中有太多疑虑,还望先生指点迷津。”

  东方朔见状,心里倒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霍去病竟为了自己那徒儿行如此大礼,足以看出凌茵慕在霍去病心中的地位不低。

  东方朔忙上前扶起霍去病,“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同在朝为官,为国尽忠,怎受得起如此大礼。你有什么疑问不妨直说,在下定当知无不言。”

  霍去病顺势起身,缓缓说道:“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并非为国家社稷,更不是为君王百姓,只为在下心中念念不忘的一个女子。”看东方朔毫不怀疑在眼神,霍去病明白东方朔应该早已猜出他所说的女子是谁。“想必先生已经猜出在下所指的这女子就是曾与先生下棋的凌茵慕。在下听闻凌茵慕已拜先生为师,遂想跟先生讨教一二。”

  东方朔并不吃惊,对于霍去病的坦然倒也欣赏。“在下确已收凌茵慕为徒,她想学习卜卦之术。在下确实很喜欢她,但也只仅仅只有师徒之情,决无非分之想,这点还请你们二位放心。”

  霍去病和杨岭的情绪都有所缓和,听到东方朔这么回答像吃了颗定心丸。

  杨岭看着眼前的东方朔,问道:“东方先生,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先生可否如实相告?”

  “但说无妨,在下定当如实相告。”东方朔保证着说。

  “敢问先生在汉使张骞归来之前,东方先生可曾卜算出汉使张骞何时归来?”杨岭接着问。

  东方朔摇了摇头,“恕在下无能,别说汉使何时归来,就是汉使能否归来,在下也并不知晓。”东方朔觉得二人态度诚恳,此举也不过是关心自已的小徒儿,便也直言相告。

  霍去病一脸诧异的看着东方朔,有些不敢相信。“东方先生,些话当真?”

  “决无虚言”东方朔坚定的说。

  “恕在下直言,那凌茵慕姑娘既然知晓汉使张骞何时归来,那她的卜卦之术应该在先生之上,何以还要拜先生为师,学习卜卦之术?”霍去病不解的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