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塌上的凌茵慕用被子蒙着头,想到刚才霍去病的反应,倒有些后怕了,不知霍去病现在想什么在?真是的,这个在现实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而已嘛,还有一些国家只当这个举动是打招呼而已的,所以如果那个霍去病有想法的话只能说明他想多了!

  凌茵慕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感情用事,如果自己回到现实世界怎么办?如果到时霍去病阵亡了怎么办?凌茵慕对于自己的以后一无所知,照此情形来看,不管哪一种以后,她和他之间都会有离别的那一天……

  此时的凌茵慕突然意识到,原来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无能为力的,无尽的害怕和无奈在凌茵慕的心底油然而生。既然她自己和霍去病之间的结果谁都无法意料,既然自己机缘巧合遇到了霍去病,那好好的把握现在应该是凌茵慕可以选择的吧,或许真有那一天,凌茵慕真的改变了霍去病的未来,改变了这汉朝的历史……

  霍去病魂不守舍的回到了住处,他甚至有些分不清楚刚才的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愣愣的想了好久才确定刚才凌茵慕那一吻是真实而不是梦境,因为每每在梦境中则是霍去病主动吻的凌茵慕……

  再细细的想来,凌茵慕那一吻,她的气息是那么的清晰,霍去病顿时觉得浑身酥麻、心跳加速,躺在塌上,嘴角露出满足的笑意,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刚才那一瞬间……

  不知过了多久,杨岭回到住处,一进门就被躺在自己塌上,满面桃花、笑语呢喃的霍去病吓了一跳。杨岭心里嘀咕着,这个霍去病该不会是撞邪了吧!走上前去,用力的拍了下霍去病的肩膀。

  沉溺在幸福中的霍去病满脑子想的都是凌茵慕,这么突然被拍醒,方看清眼前站着的杨岭,一脸的失落。

  杨岭看着一脸不情愿见到自己的霍去病,眉毛一挑,“你没事吧?”

  “没事”霍去病头也不抬的说,嘴角又露出了笑意。

  杨岭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这小子是又看到了那个天天念叨的凌茵慕了,杨岭眼角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失落,随即笑了笑,也躺到了塌上调侃着说:“哎,有些人就是生色轻友啊,哎……”

  这句话着实有效,霍去病顿时清醒了不少,他看着身边躺着的杨岭,猛地反应过来,“你怎么躺我塌上了?”

  杨岭一听,难道这霍去病变傻了?杨岭目不转睛的看着霍去病,看霍去病如往昔一般坚定而深邃的眼睛,好似这塌本就是他霍去病的。杨岭无奈的指了指旁边的塌,“你要是想换塌睡,我不介意。”

  霍去病一看旁边的塌,那熟悉的被子和随身物件,不正是自己的塌吗?!又转过看了看已经开始捂嘴偷笑的杨岭,恍然大悟,顿时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不敢作声……

  “哈哈哈哈……”杨岭还是第一次看到霍去病害羞,这样子也确实太好笑了,杨岭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霍去病被杨岭嘲笑了一番,想想自己是怎么到杨岭塌上时却怎么也想不想来,看来自己真是有些晕晕乎乎的,虽然被杨岭看了笑话,但他心里仍旧美滋滋的。看到杨岭不住的笑着自己,霍去病推了推旁边的杨岭,“还笑,你今天应该谢我的,还好意思笑。”

  “谢?谢你什么?”杨岭歪着脑袋看着霍去病,难道这个霍去病怕自己笑话他,故意这么说的?

  “谢什么?要不是我,你就要欠凌茵慕那小丫头一个心愿了,还谢什么?!你还好意思笑话我?!哼!”霍去病扯开了话题,但心里仍想着和凌茵慕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u酷匠Q9网首m发

  “心愿?也对,那个丫头鬼精鬼精的,指不定那心愿是干什么呢。这么说来我倒还真是应该好好谢谢你了。”杨岭听罢忙止住了笑。可杨岭的心里又难免有些失落感,纵是尽全力满足她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也好啊,心里暗暗决定,如果他日凌茵慕有要求的话,自己一定会答应的。

  “她如此聪明,虽是一个女子,但冷静、睿智决不输给任何男子,可即便如此,这个女子也一定会有脆弱、害怕、孤独的时候。我想一直守着她、陪着她、保护她,无论是为她做些什么都无所谓!”霍去病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杨岭听到霍去病的回答,心里倒有些敬佩,若说对凌茵慕的心思,他杨岭一点也不比霍去病少,可霍去病对凌茵慕竟可以放下身段和尊严,毫无掩饰的爱护着她。

  此时的杨岭内心做了艰难的决定,虽然他早已选择退出与霍去病争夺佳人的比赛,但看到此刻霍去病的表现和谈吐,想必凌茵慕对霍去病也是有意的。即便此时的他心如刀绞、万分不舍,还是坚定的准备只做凌茵慕的哥哥,永远的保护着、守护着他心中的佳人。“你说凌茵慕,我倒想起来前几日在御花园偶然碰到凌茵慕,听她说起,她拜了东方朔为师。”

  “东方朔?你说的是那个东方朔吗?”霍去病疑惑的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那个名声不太好的东方朔,听凌茵慕说是要跟他学什么卜卦之术,我当时还提醒过凌茵慕,让她小心。”杨岭如实说着,他不希望凌茵慕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我今天也问过凌茵慕是如何卜算出张骞的归期。可她倒说不是卜算出来的,还说什么她是未来世界的人,你觉得这可能吗?”霍去病思索的询问着,希望杨岭可以帮他解开心中的疑惑。

  “未来世界的人?凌茵慕上次确也跟我提起过,你还记得元宵佳节那天,她说的什么‘借尸还魂’,难道世间还有这等奇事?”杨岭也有些质疑。

  “我说,要不,我们找那东方朔仔细问问,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霍去病迟疑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若是那东方朔不告诉我们,又或是把凌茵慕的情况告知别人,那凌茵慕岂不是有危险了?”杨岭也道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担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