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真是个复杂的问题,“这样吧,打个比方,你是霍去病,我是凌茵慕,可如果我的灵魂跟你的灵魂互换,那么你霍去病的外表里就是我凌茵慕的灵魂,我凌茵慕的外表里是你霍去病的灵魂,而此时的凌茵慕的外表下,你觉得应该是凌茵慕还是霍去病?”凌茵慕祈盼这么说不会把霍去病说晕。

  霍去病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你说的似有几分道理,可这种假设真的存在吗?”

  “存在,真的有可能存在”凌茵慕忙说。

  酷匠5网(首,P发j

  看来霍去病真有些晕了,看着霍去病皱着眉头深思的凌茵慕接着说:“算了,你慢慢理解吧,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的回答我。”

  “那好我回去再慢慢琢磨琢磨,什么问题,你问吧。”霍去病认真的听着。

  “你是如何知道我是女子的?”凌茵慕问出了她一直想知道的问题。按理说自己当初在军营的时候一直都掩饰的很好在,为什么霍去病会发现的?

  “那个,那个”霍去病神情有些不自然,虽然他竭力掩饰但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他转过头不再看凌茵慕,“那个,这个,等你嫁给我了,我再告诉你。”

  “哼,就不嫁给你,看你怎么办。”凌茵慕嗔怒道。

  “是你自己说的到十八岁了再嫁人的,我也会等你的,在我心里早已当你是我的妻子。反正我不管,你偷了我的心就要嫁给我!你若不嫁给我,我就跟别人说你是我妻子,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霍去病急着有些威胁着说。

  凌茵慕忙上前制止道:“你小点声,是你自己说要什么建功立业了再成家的,还有,我现在还没答应要嫁给你的,你自己说会求得我同意之后才嫁给你的,你现在还没求得我同意凭什么跟别人说我是你妻子?!”这个霍去病还真是不能将他逼得太急了,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男的骨子里的霸道还真是不太容易改变的!

  “嗯,对,对,是要建功立业再成家。到时我建立了战功再娶你,到时候你若不嫁给我,我便天天求你嫁给我,直到你答应为止。”霍去病坚定的说。

  一提到战功,凌茵慕就有些迟疑,难道一定要上战场才是霍去病一生的宿命吗?凌茵慕眉头紧锁,不再言语。

  霍去病看着突然沉默的凌茵慕,关切的问:“怎么了?是不是累了?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凌茵慕看着霍去病准备离开的背影,心里莫名的失落,忙上前从背后抱住霍去病,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哭着说:“一定要去打匈奴吗?为什么一定要去战场打仗?我不想让你去!”

  被心爱的人这么一抱,霍去病倒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她在担心着自己啊!霍去病怜惜的转过身,抱着凌茵慕柔声安慰道:“没事的,我不会有事的,你不是也说我会当上大司马的吗?!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不,我不要你当大司马,我不要你去打匈奴!”凌茵慕哭得更厉害了,此时的她很后悔自己当初跟霍去病说过的那个“预言”。

  “你放心,我霍去病答应你一定会立了战功安全的回来,到时娶你为妻,好好陪伴你、保护你,今生今世只爱你凌茵慕一人。”霍去病温柔的看着凌茵慕坚定的说,磨了茧的手指轻轻试去凌茵慕脸颊上的泪水,在他年轻的心里,单纯的以为只有上战场杀敌,取得战功,才能给眼前这个自己所爱的女子幸福的生活。

  凌茵慕止住了哭泣,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霍去病,她无法告诉他,其实他的人生只有短暂的二十四年,她更无法预知自己何时可能离开。过了许久,凌茵慕开口了:“如果,如果我离开这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去找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到时我就陪在你身边,再也不会分开的,一切有我在。”霍去病回答说,此时的他并不能体会凌茵慕心中的顾虑,只是以为凌茵慕太担心他所以有此胡思乱想而已。

  “我不要你找我,答应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离开了,你要在这好好活着,答应我,好不好?”凌茵慕急切的想要霍去病给她答案,或许这样她的心里才能有些慰藉。

  “好,我答应你,我们都会好好活着的。”霍去病笑着拿出了放在胸前口袋里的那块琥珀,放在凌茵慕的眼前。“你看,这里面的两只小虫子,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纵使沧海桑田,你都是我唯一的爱人!”看到凌茵慕的情绪缓和了些,霍去病温柔的声音又在响起在凌茵慕耳侧。“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回去好好睡一觉,一切的担子都由我来担,你只要开开心心的等着我来娶你,好不好?”

  听到霍去病发自肺腑的、暖人心脾的回答,凌茵慕宽慰的点点头,既然自己能来到这遥远的汉朝,或许凭借自己的能力真有改变历史的可能。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先计谋看看,怎么知道能否成功呢!

  凌茵慕定了定神,抬起头看着霍去病,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坚定和责任,英俊潇洒、气宇不凡,这样一个完美的小男生这么爱着自己,还真让凌茵慕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

  看着霍去病温柔、坚定而又深邃的目光也看着自己,凌茵慕面若桃花,惦起脚,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霍去病的唇上。

  霍去病被凌茵慕的举动惊住了,来不及感受凌茵慕的樱桃小口贴住自己双唇的感觉,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傻傻的盯着凌茵慕看。

  凌茵慕看着霍去病的表情,蓦地反应过来,这个朝代可能还接受不了女生主动的,害羞着不顾呆愣着的霍去病转身跑开了,霍去病愣愣的看着凌茵慕远去的身影,许久回不过神来……

  一路跑回寝殿的凌茵慕,顾不得梳洗便径直躺在塌上,镜花和水月见此情景还以为是凌茵慕太累的缘故,没有上前打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