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朝后,凌茵慕被荀公公叫住,荀公公见四下无人便告诉凌茵慕当初跟皇上的约定仍有效,待凌茵慕想到心愿之后只需将皇上的龙形玉佩归还,皇上便会满足凌茵慕的心愿。因顾忌王太后,所以汉武帝要在退朝之后命荀公公特意嘱咐。

  凌茵慕请求荀公公帮忙谢过皇上,便开心的回了宫。回到寝殿的凌茵慕看到汉武帝赏赐的黄金已经送到,卫皇后也带着宫人们在未央宫中祝贺着。凌茵慕拿了些黄金给卫皇后和宫人们打点了一下。

  卫皇后并未要黄金,这些对她而言早已司空见惯,她在乎的是凌茵慕的心意。宫人们知道凌茵慕是皇上和皇后的红人,巴结还来不及哪敢要凌茵慕的黄金。

  等到祝贺的人都走了,凌茵慕一个人偷偷的开心了好一阵子,她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黄金,心里美滋滋的,毕竟在现实世界是没机会这么零距离接触这么多的黄金。

  汉武帝在长乐宫的寝殿里仔细的看着桌案上的地图,他在等待张骞休息好之后告诉他匈奴的地理形势,在他的心中攻打匈奴是他毕生的心愿。

  镜花和水月得知后也开心的祝贺着凌茵慕,凌茵慕给了镜花和水月各五十两黄金,算作这段时间以来悉心照顾自己的奖励。镜花和水月虽然有所推辞,但也拗不过凌茵慕非要给她们,想想她们小小年纪就要在宫中服侍别人也挺不容易的,给点金子作为家用也是好的。

  用过晚饭,霍去病来到未央宫,说是来看望卫皇后和太子。卫皇后当然明白霍去病的真实用意,便嘱咐霍去病去祝贺被封赏的凌茵慕。

  待慧心叫凌茵慕过来,卫皇后便称自己有事,留霍去病和凌茵慕独处。

  凌茵慕静静的帮霍去病倒茶,霍去病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凌茵慕。待凌茵慕倒完茶抬头看霍去病,两个四目相对,倒让凌茵慕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不自然的低下头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霍去病仍看着眼前的凌茵慕,带有磁性的声音温柔的回答道:“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看,就想多看看,好清楚的记在心里!”

  凌茵慕没想到这汉朝的霍去病竟也会说出么这肉麻兮兮的话,心里暖暖的说:“油嘴滑舌,不正经。”

  霍去病听到凌茵慕这么说有些着急,一把拉住凌茵慕的手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分不正经的意思!”

  凌茵慕有些不知所措的忙把手抽了出来,看来是这古代人还不能理解现代人打情骂俏的方式,忙换了个话题:“那个,那个,某人是不是要满足我一个心愿了?!”

  霍去病终于移开了视线,想起了自己当初和杨岭跟凌茵慕的约定,心想着要怎么赖掉才好?现在还是先装傻算了,“哪个?哪个?某人是谁?”

  好啊,看来这霍去病是想赖账,“霍去病,你和杨大哥可都是堂堂的七尺男儿,难不成要对我一个弱女子食言?这事若是传出去看你们的脸往哪搁?”凌茵慕急着说。

  “我?杨岭?当然是堂堂七尺男儿!可不像某人明明是姑娘家家的还非要装成男子跑去军营……”霍去病依旧装傻的反驳道。

  “你!要不是我,你那伤口怎么会好得那么快?!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还好意思翻旧帐!我不理你了!”凌茵慕假装生气的说道,说着便起身离开。

  霍去病看到生气的凌茵慕,急着站起来一把拉住凌茵慕的手,凌茵慕极力想挣脱可却被霍去病拉得更紧,见凌茵慕不再挣脱了但仍气鼓鼓的样子,霍去病急着把凌茵慕搂在怀中,俯身在凌茵慕的耳边轻声说:“你要我满足什么愿望我都答应你。”

  “哼!”凌茵慕仍不解气的把头扭到一边说:“声音这么小,人家都听不见!”

  &看K*正版O章EK节g上F酷匠》‘网{^

  霍去病看了四周,确定没人又俯过身,稍大声的说:“我霍去病愿意满足凌茵慕的愿望!别说一个愿望了,什么愿望都答应!怎么说我也是个郎官,你就大人大量,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呵呵”这倒是给凌茵慕逗乐了,她没想到外表严俊的霍去病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那个,霍郎官,我渴了……”

  话音未落,霍去病忙倒了杯茶端到凌茵慕手中,低头说:“凌茵慕姑娘,请用茶,请用茶。”

  凌茵慕开心的接过茶,喝了一口“嗯,这霍郎官倒的茶就是甜嘛,好喝,好喝。不过这可不是你满足我的那个愿望啊。”

  “凌茵慕,没人的时候让我做什么都行,别人面前给我点面子行不?”霍去病商量的说道。

  “那可得看你乖不乖了”凌茵慕转动着眼睛说。

  “乖,乖,保证乖,那个,私底下你让我怎么做都行,但这事你不能告诉别人,杨岭也不能告诉,就只能我们两个知道。”霍去病乞求的说道。

  “杨大哥?他也是欠我一个愿望的。”凌茵慕提醒着说。

  “他?他好歹算是我大哥,你就高抬贵手,饶了他算了。再说了,谁不知道凌茵慕你又漂亮又聪明,肯定不会在乎这一两个愿望的,是吧?!”霍去病知道自己已经折服在凌茵慕的石榴裙下,无法自拔,只要能让凌茵慕开心要他怎么他都愿意。

  凌茵慕觉得玩笑开得差不多了,“那好吧,我也不是太想为难你们的,只是想让你们重视我的看法。”

  霍去病忙低头应承道:“岂敢不重视,我和杨岭觉都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女子。只是我们都不明白,难不成你真会占卜之术?”

  “看看,就说你们不重视我的看法吧。我是未来世界的人,就是你们这个汉朝的很多朝代以后的人,你们汉朝对于我的世界而言只是历史,这么说你能理解吗?”凌茵慕在霍去病面前,不想放弃任何一个想要解释自己来历的机会。

  “有点明白,但也不太能明白。因为对于你而言,我们只是历史,所以你知道我们这个朝代的事。可是如果你是汉朝的很多朝代以后的人,按理说你存在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死了,你怎么又会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还有,你背后的刺青的事,别人不知道,难不成你想瞒我不成吗?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是淮南王的庶女就看不起你的。”霍去病分析着说得头头是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