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骞惊讶的说:“微臣出使西域着实辛苦,连自己都不能预知能否归来,这凌茵慕姑娘竟能知道微臣何时归来,看来此女子并非凡人,微臣定是借她吉言才有幸活着归来面见陛下,微臣请求陛下先赏赐此女!”

  满朝文武皆附和着,觉得即便是凌茵慕会卜卦之术,也定精通卜卦,应该重用。只有远在殿门口的东方朔露出异于他人的担忧,可他很快恢复了心绪,并未让人觉查。门外的霍去病和杨岭也觉得凌茵慕应该被封赏,只是他们相视的神色露出些许尴尬,看来那凌茵慕又要用那一个愿望在他们面前自诩了……

  这满朝文武的反应正合汉武帝的心意,他面露喜色,命荀公公叫凌茵慕上殿。

  荀公公忙遵旨,一路小跑到未央宫找凌茵慕。

  听到荀公公带来的口谕,凌茵慕紧张万分,不解的询问着荀公公上殿的原因。荀公公开心的把张骞回来的喜讯告知凌茵慕,凌茵慕听后不禁一阵窃喜,看来历史就是历史,那两个人的愿望自己还是收定了,嘿嘿……

  凌茵慕稍稍收拾了一下,便去面见圣上,看到站在殿门口的霍去病和杨岭,骄傲的使了个眼色,发现霍去病和杨岭两个头也没敢抬,脸也红到了脖根,才满意的进去。

  等到凌茵慕进到殿内,霍去病无奈的给杨岭使了个眼色,杨岭也回应了霍去病一眼,看来他们脸红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当时跟凌茵慕的赌约输了……

  凌茵慕看到王太后也在殿上,忙对汉武帝和王太后行跪拜之礼。汉武帝对此时柔美飘逸的凌茵慕目不转睛,满朝文武也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凌茵慕侧耳听到大多数人在议论自己的穿着,心里无奈至极,早知道就换身衣服了,穿个衣服有什么好议论的,真封建啊!难怪镜花和水月都不敢穿!

  王太后看了看凌茵慕,又看了看汉武帝看凌茵慕的神情,嫌恶的说道:“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哼!穿成这样都被说成没体统,那现实世界的夏季穿着比基尼的还要坐牢不成?!凌茵慕解释说道:“启禀太后娘娘,夏季炎热,这样穿着既凉快又清爽。”

  汉武帝倒是喜欢看凌茵慕的穿着,“一件衣服而已,母后若是喜欢,朕也着人做一套给母后。”

  王太后不屑的说道:“难得皇上惦记,不过哀家可没这福气,若真穿成这样哀家还怎么见人?!皇上还是给后宫的美人们做吧!”

  最新~R章V●节上酷y匠网#

  汉武帝指了指张骞,对凌茵慕说道:“凌茵慕,你可认得此人啊?”

  凌茵慕看了看回答道:“民女并不认得,但民女听说汉使张骞出使西域归来,看穿着,这位应该就是归来的汉使大人吧!”

  张骞诧异的看着旁边的凌茵慕,赞叹道:“陛下,看来这凌茵慕姑娘确实是天资聪颖、才智过人!”

  “哈哈”汉武帝发出爽朗的笑声,“确实挺聪明的,当初你跟朕说张骞会在出使西域后的第十三年归来,朕当时还以为你是在宽慰朕,现在看来你说的还真对!朕好奇的是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凌茵慕心里一紧,若说自己是现代人,恐怕他们这些汉朝人只会以为自己是疯子,看来只能胡扯一通,蒙混过关算了。凌茵慕定了定神,镇定自若的说:“民女只是猜测,感觉汉使会在今年归来,陛下乃旷古明君,自有神明护佑陛下,心想事成也是必然的。”

  “看来你颇通卜算之术,朕记得当时跟你的约定,满足你一个愿望,赏黄金千两。”汉武帝笑着说道。

  王太后忙制止道:“愿望?什么愿望?皇上怎么能跟一个民女有如此荒唐的约定?”

  汉武帝对王太后解释说:“母后,这是朕当时答应过凌茵慕的,如今张骞已归,说明凌茵慕确有占卜之才,理应封赏。”

  王太后瞪着凌茵慕说道:“占卜之才?那凌茵慕你倒是说说看哀家还能活多久?”

  满朝文武皆知王太后这是在跟汉武帝置气在,都不发表言论。汉武帝则劝解道:“朕当然希望母后长命百岁,身体康健,怎可用卜术来决定母后的寿辰?”

  王太后不以为然,紧逼着说:“不行!既然这凌茵慕有占卜之才,哀家今天就要让她算算哀家到底还能活多久!”说着又瞪着凌茵慕“凌茵慕,你倒是算算看!”

  凌茵慕清楚的明白这王太后命不久矣,但这实话一说恐怕自己的小命先不保了,怎么办?怎么办?跪在地上的凌茵慕心里格外紧张。

  殿门外的霍去病心急如焚,他摸着手中的佩剑,有些按捺不住,杨岭见此情形忙按住霍去病摸着佩剑的手,示意他不要冲动。杨岭虽然担心但他心里倒还清楚,如果就这样冲进去,只会给凌茵慕带来更大的麻烦。

  凌茵慕思考片刻,故作镇定的说:“太后娘娘福泽深厚,千岁千岁千千岁。”

  汉武帝大悦,“说得好!母后乃是千岁,有何可算的?!”

  满朝文武皆同呼“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杨岭和霍去病皆松了手,没想到这凌茵慕还真有点小聪明,这种状况都能摆平,以前还真是小觑她了。

  王太后听到凌茵慕如此答复,仍旧不悦,接着说:“人固有一死,你不必奉承哀家!你再说说我汉朝的国运气数如何?”

  此时的霍去病和杨岭并没什么太大反应,他们相信凌茵慕定能解决好的。

  凌茵慕当然明白这个也是不能说实话的,她顿了顿,镇定自若的说:“陛下儿孙满堂,大汉永世长存!”管他呢,反正百年以后大家都不在了,谁还会追究此事,呵呵,凌茵慕心里暗笑着……

  “哈哈,说得好!凌茵慕甚得朕心!”汉武帝大笑着说。满朝文武皆附和着说“大汉永世长存”。

  王太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同意。

  殿外的霍去病和杨岭,不由得赞许着。

  汉武帝见状则命人拟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使臣张骞出使西域,历经艰险,不辱君命,持汉节不失!特封太中大夫,赐黄金万两!封跟随张骞出使归来的堂邑父为“奉使君”,赐黄金三千两!赐预言张骞归来的凌茵慕姑娘黄金千两!汝等应勤谨努力,为我朝效力!钦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