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刚过,荀公公急切的跑到汉武帝面前,“陛下,陛下,陛下……”

  汉武帝正在批阅奏折,头也不抬的说:“荀攸,急什么?没看朕忙着在吗?”

  荀公公仍旧急着说:“回来了,回来了,陛下,你朝思暮想的人回来了。”

  汉武帝抬起头,低沉的说:“谁回来了?朕朝思暮想谁了?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荀公公急着说:“张骞啊,陛下,您朝思暮想的张骞回来了!”

  “张骞?”汉武帝眼前一亮,“张骞?”他有些不确定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

  “是张骞,陛下派去出使西域的张骞,就是城门口,守城将士发现了来禀报,问陛下是否要现在召见?”荀公公接着说。

  “见!”汉武帝颤抖着放下手中的奏折,猛的起身,在案前踱了几步,“现在就见!下旨让满朝文武都来朝堂上等候,朕更完衣就过去!”

  “诺”荀公公欢快的下去吩咐了。

  汉武帝沉思了片刻,再一次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便开始更衣。待汉武帝来到朝堂,满朝文武早已到来,汉武帝给荀公公使了个眼色,荀公公忙宣张骞上殿。

  随着一声声宣召的叫喊声,汉武帝无法抵制住自己内心的颤抖,他日夜期盼张骞归来,但却一次又一次的安慰着自己……伴随着一步步沉重的脚步声,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走进殿中,见到坐在龙椅上的汉武帝成熟而庄严,方知岁月已逝,不禁失声痛哭,但仍不忘礼节,行跪拜之礼,“汉……汉使……张骞……奉……奉命出……出使西域……归来。”

  听着张骞哽咽着、结巴着说出他梦寐以求的话,满朝文武皆泪流满面。

  汉武帝起身走下来扶起张骞时,强忍已久的泪水终于落下,二人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张骞告知了汉武帝和满朝文武奉命出使西域的经过,原来他带领着数百人刚到西域就被匈奴单于发现,扣留在了匈奴,匈奴单于想让他们永远留在匈奴,便强让他们娶了匈奴女子为妻,生子……

  但张骞牢记自己的使命,几年后趁匈奴人松懈的时候逃了出去,前往大月氏、大宛国等地,快要回国的时候途经匈奴又被掳获,在监牢中呆了一年多,汉朝和匈奴打仗之乱才得以逃脱。跟随张骞一起出使的一百多人只剩下张骞和他的奴仆堂邑父二人得以回朝,历时十三年……

  汉武帝和满朝文武仔细听着,时不时的感叹着、拭泪着。在此之前没人知道张骞能否归来,可能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早已认定张骞遭遇不测、回汉无望了。

  可汉武帝的心里清楚的明白那个凌茵慕竟可如此准确的说出张骞会在出使西域的十三年后归来,难道她真有过人的占卜之术?

  站在殿门外的霍去病和杨岭也疑惑的对视一看,有些不知所以然。

  汉武帝正有些疑惑的思索着,只听殿外的公公通传着:“太后娘娘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通传声越来越近,满朝文武均跪迎王太后的圣驾到来,一声声“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震耳欲聋。

  “都平身吧”王太后顾不得看满朝文武一眼就径直走上前去,坐到了汉武帝的左边。

  汉武帝忙起身扶王太后坐下,关切的说:“母亲大病初愈,何不多休息休息?”

  王太后急切的说:“哀家躺着也难受,听说你十三年前派去出使西域的张骞回来了,哀家想来听听有没有你姐姐南宫的消息。”

  看{;正?(版章节i上r-酷匠网*

  汉武帝恍然大悟,忙问道:“张骞,你出使西域被匈奴单于扣留期间可曾见到朕的皇姐南宫公主?皇姐可还安好?”

  张骞跪在地上“启禀陛下,启禀太后娘娘,微臣曾见过南宫公主两次,南宫公主体恤微臣,本想放微臣离开匈奴回汉朝,可匈奴单于多方阻拦,南宫公主只好作罢。公主让微臣带话,若微臣有幸重返回朝,让微臣告知陛下和太后娘娘,公主一切安好,让陛下和太后娘娘好好保重,待大汉与匈奴和平友好之日,公主便可与陛下和太后娘娘再次团聚……”

  王太后和汉武帝听到张骞的回答皆泪流满面,满朝文武也感动的哭了起来……

  汉武帝边擦着眼角的泪水边说:“姐姐,姐姐她就是这么单纯。”顿了顿咬着牙接着说:“都是那匈奴扰我边境,辱我臣民,父皇才不得不让姐姐去那苦寒之地,等朕派兵踏平匈奴,直接让姐姐回长安,享尽一切荣华!”

  “不可!”王太后厉声说道:“你姐姐现已嫁到匈奴,匈奴单于就是你的姐夫,你派兵攻打匈奴就等于是打你姐夫,你姐姐还能好过吗?”

  “一个匈奴单于算什么朕的姐夫,不过一个强盗而已。我汉朝边境子民屡受匈奴欺辱,朕有生之年必铲除之,让父皇派姐姐去和亲的事永远不再发生!”汉武帝坚定的说。

  王太后带点哭腔喊道:“哀家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有一个这么狠心的弟弟~~那几个边境民众怎么比得过哀家那高贵的公主!哀家那可怜的女儿啊~~~”

  满朝文武皆不敢再吭声,汉武帝不耐烦的皱着眉头看着跪在殿内的张骞,遂说道:“张骞,你这一路走来着实辛苦,朕要重赏你,众爱卿可有异议。”

  满朝文武皆明白汉武帝是在转移注意力,都争相附和着说应该重赏张骞和堂邑父。王太后见此情形也明白了汉武帝的用意,但识趣的探试眼角不再哭了。

  汉武帝见状倒是想到当时跟凌茵慕的约定,遂开口道:“张骞,你可认识一个叫凌茵慕的女子?”

  张骞想了想说:“凌茵慕?微臣不曾认识,还请陛下明示。”

  汉武帝接着说:“或许你曾见过她,只是没有印象了呢?当时这个女子可是确定你一定会归来的,还确定了你一定会在出使西域后的第十三年归来。”

  王太后一脸不悦,“那个凌茵慕竟有如此能力?”

  满朝文武皆诧异着、议论着,没想到那个凌茵慕还有这个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