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岭听罢爽朗的大笑起来,“既然你都口口声声叫我杨大哥了,哪还有哥哥怪妹妹的道理?!只是经过上次才知道你棋艺了得,连东方先生都对你甘拜下风。”

  凌茵慕听后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东方先生让着我的,杨大哥你这么一夸,凌茵慕倒有些羞愧了。”

  杨岭见状忙开解道:“凌茵慕你不要羞愧,姑娘家家的,会下棋都已经很不错了,像你这样棋艺如此高超的,真真是少见的很。”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已拜东方先生为师了,想跟他学习卜算之术。”凌茵慕岔开了话题。

  “拜东方先生为师?除了你恐怕不会有第二个女子会这么做,我听说他的口碑不太好,好色成性,而且每每成亲不出二年就会不惜散尽家财让妻子离开,如此薄情寡义之人你可要多多留心。”杨岭提醒着说。

  凌茵慕不以为然,“你们这的男人动不动就三妻四妾的,我觉得师父这么做正是因为他感情专一。”

  “感情专一?大丈夫娶妻纳妾不就是要对她们负责任吗?!怎能逞一时之快,后又因妻妾色衰而弃之不顾?!”杨岭显然不赞同凌茵慕的看法。

  “是啊”凌茵慕有些感慨的说道:“色衰而爱驰,既然无法避免倒不如在这花样年华里把握机会,好好的爱一场,待色衰之日洒脱的离开。”

  杨岭怜惜的说道:“本想要宽慰你,倒不曾想让你有如此感慨。不过我杨岭一定会对所爱之人负责到底,既然爱了,当然会珍爱,哪有因为色衰就嫌弃的道理!”

  “那以后的杨大嫂可要幸福了,呵呵……”凌茵慕笑着说,并没有体会到杨岭此时的深意。

  杨岭倒也笑着掩饰着说:“我也希望眼前的小妹能开开心心,幸福的过一生。”

  凌茵慕看了一眼这春意盎然的御花园,她还从没想过自己的一生要怎么过,思虑片刻的她对杨岭说:“放心吧,杨大哥。‘智者因境而变,明者随遇而安’的道理凌茵慕还是明白的,既然无法预知未来,倒不如好好把握现在,以后我回忆这里的时候也会觉得不虚此行。”

  “‘智者因境而变,明者随遇而安’,说得好!一直觉得你不是普通的女子,我相信你一定能过上想过的生活的。”杨岭赞叹道。

  %酷@匠Y网Q@永!久7免/费6看#/小m`说

  “哪里,哪里,凌茵慕确是平凡的女子,只是来自未来世界,只是这些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的。”凌茵慕欲言又止的说。

  杨岭虽有些一头雾水,但看凌茵慕不想说又不好再问下去了,只得宽慰道:“放心吧,不管你是来自哪里的,你都可以当我是你大哥,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帮你的。时候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杨岭怕凌茵慕再呆在自己的旁边,自己会更加不舍得她离开。

  凌茵慕听到杨岭这么说有些感动,看来这个大哥是认对了。看着时候确实也不早了,便告别了杨岭往未央宫走去,杨岭则静静的看着凌茵慕远去的背影,迟迟不舍离去……

  汉武帝见卫青将军追击匈奴未果,遂命卫青处理完上谷、渔阳等地的军务后回长安,稍作休整再商讨对付匈奴的大计。

  卫青将军接到圣旨后命军士们加快帮助百姓的速度,待边境的百姓安顿的差不多的时候便命军队赶回长安。

  夏日的太阳总是超负荷的工作着,一点也不吝啬地将阳光撒向世间万物,这汉朝的夏天跟凌茵慕现实世界的夏天没什么区别。一大早晨阳光照亮了整个寝殿,别说空调了连个电扇都是人工的,凌茵慕早早的就被热醒了,守在旁边的水月忙拿着扇子帮凌茵慕扇着风,看到水月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凌茵慕拿过扇子自己扇了起来,看来这种环境下不想早起都难,凌茵慕懒懒得起了床。

  镜花和水月早已打好洗脸水,在床边等着凌茵慕。洗漱完后,凌茵慕穿上了薄薄的夏装,一袭粉色的丝绸制的长沙滩裙V领、高腰、无袖,衬得凌茵慕肤色白里透红,体态优雅、婀娜多姿,更重要的是凉爽。

  这件裙子是凌茵慕在卫皇后赏赐的布料中挑出来自己设计的,汉朝的衣服大多比较保守,且呈一色,布料也偏厚,有条件的人家才穿得起丝绸,但样式也是把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不太适合夏天穿。

  这个朝代的人大都不能接受肩膀和手臂露在外面,好在凌茵慕又准备了一件半透的广袖白纱穿在外面,衣边、袖边和裙边用彩线绣着各色花朵和蝴蝶,盈盈走动,蝴蝶则活灵活现的在“花丛”中起舞着。

  凌茵慕让镜花帮忙梳了个简单的发髻,髻上只用了一点粉色的发饰搭配着,毕竟太惹眼了不好。

  看着镜中皎若秋月、瑰姿艳逸的自己,凌茵慕开心的傻笑了好一阵子,身上的衣服也让凌茵慕爱不释手,不停的在寝殿内转着圈,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寝殿内。

  水月看了开心的笑“凌茵慕姑娘人长得漂亮,这身衣服也漂亮,简直美呆了。”镜花也点头赞同。

  凌茵慕边笑边回答:“还是你们姐妹俩手巧,这么快帮我缝制好了,下次再有布料了你们也给自己做一套,我们三个人一起穿。”

  镜花害羞的说:“奴婢可不敢穿成这样,这外衣如此通透,而且做起事来也不方便。”

  凌茵慕低头看了一眼,“这只是半透,还好啊,一件衣服而已,穿得漂漂亮亮的不是挺好嘛!这样穿可凉快多了,我们一人做一套一起穿嘛,好不好?好不好嘛?”凌茵慕是想找个伴显得自己穿着不这么另类,所以便跟镜花和水月撒起娇来。

  镜花的思想还是有些保守的,迟迟不敢答应,“凌茵慕姑娘,你知道宫里的规矩,要不我们做一套鲜亮点的跟姑娘一起穿,这样好吗?”

  水月也有些顾虑,“是啊,荀公公要是看到了也会责罚我们的。”

  凌茵慕也能理解镜花和水月的难处,遂答应了,“好吧,我先这么穿,等到大部分人这么穿了你们再一起穿吧。”

  镜花和水月皆点头答应了,三个人又玩闹了一阵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