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王太后顾不得多想,求生的欲望让她费力的点点头。凌茵慕让镜花帮忙,两人一齐帮太后褪掉裤子,并摆成屈膝仰卧位,将小盆放在太后的臀部,找准了尿道口的位置,抬起头跟王太后说:“太后娘娘,请深吸气。”

  待王太后深吸一口气的同时凌茵慕快速将手中的细葱芯轻轻的插入王太后的尿,道中,“啊~~~”因为异物刺激导致王太后疼痛难忍,大叫了起来。帘外的宫女们闻讯准备闯进来,“先别进来!”情急之下凌茵慕连忙对帘外的宫女们吼道。

  凌茵慕定了定神,示意镜花按住王太后,安慰道:“就快好了,请太后娘娘再忍一忍,尽量不要乱动,深吸气,慢慢吐气……”见王太后的心态稍一平稳,凌茵慕快速将细葱芯插入,待细葱还留有约两寸长在王太后的体外的时候,一股尿液顺着细葱芯从王太后的体内排出,流入小盆内。

  随着尿液的流出,王太后觉得腹痛减轻了些,不再叫喊也不再乱动了。凌茵慕估摸着尿液差不多流满大半盆的时候,用干净的布帮王太后边擦边把细葱芯拔出体外……

  王太后的腹痛渐渐好转,凌茵慕让王太后宫中的掌事宫女从御膳房拿了些稀粥侍奉王太后先吃下。

  吃过稀粥后的王太后病情有所好转,凌茵慕见势又开了些生黄芪、当归、桃仁、川贝母、甘草等药材制成的药丸,送与太后服下。又让掌事掌事宫女热敷王太后的下腹部,并让王太后听流水的声音……大约过了大半日,王太后已经可以自行排尿了。

  这样持续了几日,经凌茵慕治疗的王太后病情大有好转,已经可以下塌行走了,但凌茵慕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只是对症治疗,要想完全治愈则需要手术治疗。可是在这种缺医少药、条件又艰苦的汉朝,手术实施起来本就困难,而这个朝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的封建思想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凌茵慕思前想后,作为一名现代世界医生的她,高尚的职业操守还是让凌茵慕决定试一试。至少这样可以让王太后多活一段时间,可这事要如何说起呢?这个倒是难倒凌茵慕了……

  正在凌茵慕思前想后,为王太后的病劳心劳力计划手术方案的时候,王太后已经让她寝宫中的掌事宫女请皇上到太后宫中。

  皇上得知王太后的病情有所好转,不禁大喜,特意吩咐不让早朝,急忙到王太后宫中拜见。

  王太后见到面前的汉武帝,忙示意汉武帝坐到自己身边。

  待汉武帝坐定,王太后定睛仔细看了又看自己的儿子,幽幽的说道:“彻儿,母后差点就不能坐在这儿看你了,母后心里害怕呀!”

  汉武帝拉着王太后的手安慰着说:“母后不必担扰,朕一定会尽全力保护母后的。”

  王太后一听汉武帝的话,就像吃了定心丸,连忙絮絮叨叨的说:“彻儿啊,以前你父皇并不待见我们母子二人,可母后为了保全你处处小心、唯唯诺诺,历尽千辛万苦才帮你夺得这个皇位,其中受的委屈可是旁人无法体会的。现在日子稍微好过点了,母后年纪大了,体力也不支了,有些人就想借机羞辱母后,彻儿可不能不管母后啊。”

  “朕今天的一切都是母后用生命和尊严换来的,母后受辱朕岂有不管之理?!只是不知母后所指何人?”汉武帝试探的问,眉头已经皱成一团。

  |最!@新)章节-)上◇X酷匠网

  王太后面露不悦,生气的说道:“还能有谁?!你宠爱的那个卫子夫,本只是你姐姐平阳公主府中低贱的歌妓,你却破例封她为皇后。”

  汉武帝打断说道:“子夫她掌管后宫,事无具细、劳心劳力,并无不妥之处,又生儿育女,皇长子也是子夫所生,不知母后所指的羞辱所谓何事?”

  王太后更加不悦了,厉声说道:“那个卫子夫收留的叫凌茵慕的那个来路不明的民女,假借给哀家看病之名让哀家难堪,这后宫众人皆以为哀家老了好欺负,都私下相传那个凌茵慕给哀家治病的过程,这样的羞辱让哀家的脸往哪搁?!”说着竟捂着脸抽泣起来……

  汉武帝一听顿时明白了王太后的意思,王太后为难凌茵慕是假,想削弱卫皇后和卫青的实力是真。但看着王太后哭又没办法,只得示意不远处的宫女拿来手帕亲自帮王太后擦着眼泪。见王太后的情绪有所缓和,汉武帝顿了顿说:“当时母后病情危急,太医都束手无策,是朕让凌茵慕姑娘来给母后医治的,她这不是把母后的病看好了吗?!”

  王太后并不领情,“看病也不能这么看啊,拿一个细葱给哀家小解,让哀家颜面尽失,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汉武帝分明是在维护卫皇后,“凌茵慕姑娘这么做法也是奇怪了些,但让她看病是朕开的口,现母后的病也已治愈,本应封赏,若是加以责备那以后谁还敢为国、为皇族尽忠效力?!既然母后如此不悦那就以功抵过,朕不封赏也不责罚她就是了。至于后宫传言,朕会下旨,凡传言此事的宫人一律处死,母后尽可放心好了。”

  王太后听到汉武帝如此答复,也知道汉武帝的心里已有计较,只得勉强答道:“那哀家就一切为了大汉,皇上做主吧。哀家休息的时间到了,皇上也去忙自己的事去吧。”

  “那好,朕先回长乐宫了,母后也早些休息。”汉武帝说着便走出了太后的寝宫。

  处理完了朝政,已经入夜,汉武帝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让荀公公连夜把凌茵慕请来,内心深处无尽的压力压得这个在外人眼里骄傲的君王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太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找个人聊聊天……

  刚梳洗完的凌茵慕听到荀公公带来的口谕有些不明就里。心里嘀咕着:这么晚了叫我过去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防范下也是好的。凌茵慕特意换了一套普通的衣服和发饰,才应邀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